這是我接手哈拉電子報(公司的電子報)的第一篇
其實感覺還不錯
總要有個push的力量
你才會想寫東西
        經濟學被稱為社會科學之母,理論上應該是與我們的生活息息相關,但是為什麼大部分的人都不覺得自己和經濟學有什麼關聯呢?因為經濟學已經快跟數學劃上等號了,許多人聽到經濟學,腦中已經浮現出無數個公式和模型,甚而產生暈眩而不適的狀況。本書的作者李維特,進入博士班時連微分符號都看不懂,跟大多數「坐擁火力強大的數學工具」的經濟學家相比,簡直像是「拿著美工刀上戰場」。但在這種情況下,他卻為經濟學開拓了一個全新的研究領域。「如何去問問題」是最重要的關鍵。對他來說,經濟學擁有獲得答案的良好工具,卻缺乏有趣的問題。在本書中,他不斷提出問題:「合法墮胎和犯罪率的關聯」、「三K黨和房地產業務員的相同處」,諸如此類看似無關的事件,卻僅使用簡單的統計分析便發現其中驚人的因果關係。

為何毒販還和母親住在一起?

大家經常可以在電影或新聞中看到毒梟與警方大戰的畫面,在電影或新聞中,警方拿著短小的手槍對抗毒梟們的機槍掃射,毒梟們似乎裝備精良,資金供應源源不絕。新聞報導出海洛因1公克單價約1萬元台幣,令人覺得販毒還真是一項收入豐富的事業。但是如果觀察一下,在美國毒品交易量最大的平民住宅區(黑人數遠大於白人數的區域),大部分這些令人稱羨的毒販們,即使從事著高利潤的職業多年後,他們卻從不打算搬離中低收入戶的住宅區,而且還和母親住一起,為什麼呢?難道只是因為方便販毒作業而已嗎?還是他們窮的無法買房子?在本書中,一位無懼的印籍研究生凡卡德希成功的深入毒品交易市場與毒販們一起生活,甚至取得幫派四年內的帳本資料,給了這問題一個很有趣的解答。

    要解答這個問題:「毒販為何很窮?」,我們先從幫派的運作方式說起。攤開幫派的組織圖,會發現其實和一般企業差異不大,特別是麥當勞。本書研究的主體是一個稱為「黑色門徒幫」的組織,幫派的最上層是由20人組成的「董事會」(他們就是這樣稱呼),再往下便是各加盟店,店長必須定期向董事會報告業績收入,並將收入的兩成權利金上繳,以換取繼續在該區域銷售毒品的權利,其餘的收入店長可以自由分配。本書內的店長J.T手下有三名幹部:執法殺手(最狠的角色,負責秩序管理)、出納(高知識份子,負責資產管理)、外務員(負責對外聯繫);在幹部之下,便是25名左右被稱為「步兵」的街頭銷售員(工讀生),他們夢想著有一天能當上幹部。而在之下還有約200名的小嘍囉,他們並不算正式的幫會會員,很多只是為了得到幫會保護而加入,除了拿不到半毛錢,他們還必須繳交會費。

    從組織圖大概可以看出一些端倪,當我們說麥當勞是一個利潤可觀的企業時,指的肯定不是工讀生很富有。從幫會的帳本中提供了一些有意義的數據,這裡列出J.T加盟店在其中一年的資料。

當年毒品業務欣欣向榮,該加盟店的收入十分可觀:

販毒

24,800美元

會費

5,100美元

保護費

2,100美元

每月總收入

32,000美元

 

需要的成本如下:

毒品批發成本

5,000美元

董事會規費

5,000美元

打手

1,300美元

武器

300美元

雜支

2,400美元

每月總成本支出

14,000美元

其中雜支項支出有很大部分支用在「社區服務」(黑色門徒幫努力的在平價社區內建立『社區棟樑』而不是害群之馬的企業形象)以及處理因公殉職成員的相關費用,這方面他們除了提供喪葬費之外,眷屬還可以領到等同於三年薪資的撫恤金,可說是十分優渥。

簡單的計算收入扣去成本後,T.J每個月可以發出18,000美元的薪資。在薪資部分,帳本上第一條寫著「每月淨利應付領導人部分:8,500美元」,無疑的T.J成為加盟店內最快樂的人,而整個「黑色門徒幫」共有約100名加盟店長以及更高層董事會的人物,他們獲得同等甚至更高的待遇。因此,我們認為毒販的生活優渥並不是幻覺,確實有些毒販如此。讓我們再回到T.J的加盟店內,當他搜刮完可發出薪資的一半之後,剩下的薪資分配

三名幹部總薪資

2,100美元

步兵總薪資

7,400美元

扣除幹部不談,步兵平均每人時薪約3.3美元,還不到最低工資。因此步兵們為了維持生計,常必須身兼一份正當的職業,以彌補他們在非法事業上的微薄所得。

除了待遇微薄之外,步兵們還得面對惡劣的工作環境,新進人員必須整天站在街角陪客戶應酬,不過幫會嚴禁成員吸毒,他們無法跟客戶說:「嘿!兄弟!這個我用過還真不錯,要不要試試看?」。而對於步兵來說,最大的威脅來自於暴力事件,根據凡卡德希的研究,如果你是步兵的一員,你在四年內平均遭受逮捕的次數為5.9次,受到非致命傷(還活的下來)的次數是2.4次,被殺害的機率為四分之一。

    單就死亡率來看,四年內死亡機率為四分之一,根據美國勞工局統計,全美最危險的工作伐木工人四年內死亡率為兩百分之一;再看一個數據,在2003年全美處決人數之冠的德州共處死了24名死刑犯,只佔500名死刑犯的5%。也就是說,步兵的死亡率比已經確定判刑的死刑犯還高。那麼,這衍生出另一個問題,為何這麼微薄的薪資加上惡劣的工作環境,卻仍然吸引大量有夢想的年輕販毒者紛紛投入呢?這個問題書中另有解答,將在下一篇作介紹。

本書中討論的問題,風格都很類似以上的這個例子。作者鼓勵所有人多問問題,也許問的問題不怎麼高明,但是仔細想想,基本上真正的好問題都被問的差不多了。但只要我們問的問題夠多,一定會有一些頗令人玩味的東西出現。當觀察到一個不太合理的現象時,設法取得資料並且分析,或許我們就可以得到很不可思議的結論。

創作者介紹

蛛網

mmadcit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