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Home War II

爸媽從疫區歸國。他們在河南爆出第一起病例的當天早上直飛河南,算是勇氣過人。當然,返國後健康無虞,感謝大家關心。

我家平常貓況是這樣:


  The Homw War II-圖-咪.png  

咪最愛我爸。以前提過他的活動範圍在客廳及書房。我爸在客廳時他很安分,不然就對著裡面吹貓螺,硬把人叫出來。平常兩人也常在書房溫存,我爸打電腦時,咪咪就以貴妃姿態躺在電腦桌上,非常可愛。

The Homw War II-圖-咕.png

咕嚕最愛我媽。跟前跟後,連在廚房做菜也要跟,默默坐在後面不發一語,後來培養出吃地上高麗菜的習慣。她有時候看電視看太晚,咕嚕覺得時間差不多了便開始叫床,吵到她沒辦法做事,最後進房間說:「咕嚕來,睡覺。」他就跟進去然後睡在我媽身上。

The Homw War II-圖-皮.png
        皮蛋最愛我弟。幾乎是形影不離,例如我弟打電動,皮蛋會跳到電腦椅的靠背上,明明只有細細一條卻硬要趴在上面。如果去上廁所,他會跑到廁所門口等,或跳到椅子上,逐我弟屁溫而居。晚上跟他們睡一起。

行文至此大家應該可以發現。到了晚上,咪咪睡客廳,咕嚕睡爸媽房,皮蛋睡我弟房。全家唯一沒有貓的場所就是我房間。

        爸媽前進疫區後,咪咪和咕嚕頓失摯愛。咪咪其實還好,只是稍微焦躁一些,無傷大雅。令人驚訝的是,咕嚕竟然每晚跑來我房間睡,連睡五天大破公信榜紀錄。一睜眼就看見貓的感覺真好,不過也只有那幾天。他們歸國後,房間又是空無一貓,不過我們現在要聚焦在歸國第一晚。

        那天才進門,咪咪登時愛火焚身,以各種高難度姿勢對我爸又磨又蹭。弄了一陣後,我爸有事出門一趟。然後我聽到咪咪發出哭叫聲,凹凹凹那樣。他可能覺得為何回來一下又要走,聚少離多的日子老子受夠了啊叫了半天,我聽到我媽跑去陪他的聲音,想說那大概沒事了。

為什麼一直用聽的?因為我在房間玩遊戲分不開身。附帶一提我現在玩的遊戲叫「戰車世界」(WOT)。像CS那樣的射擊遊戲,而主角是戰車。有各種戰車可以買和升級,相當有趣。但我完全不得要領,每次連敵人都還沒看就被暗殺了。明明是戰車,戰力卻逼近一台卡車。

總之我躲在草叢,手心冒汗等著敵軍出現。突然,客廳傳來女人尖叫聲:「不可以」不一會,又傳來相同女人尖叫聲:「不可以」當時家裡只剩我和我媽(也就是該名尖叫女子),剛好戰車也被打爆了,我馬上一個箭步衝向客廳。打開門,一人一貓正在對峙中。我不確定發生什麼事,但很顯然是咪咪攻擊她,因為我找不出其他貓和人類需要對峙的理由。

        雖說是對峙,但我媽氣勢明顯矮一截。咪咪殺氣騰騰,步步逼近,我媽好像遠距離拳擊手被困在角落一樣,感覺就快要被技術擊倒了。眼見這種情況,我快馬加鞭過去救駕,實際作為也是大喊「不可以」。雖然這種時刻大家都喊「不可以」,不過感覺是這樣:我的「不可以」氣勢磅礡,比較像父母教訓小屁孩的「不可以」而我媽的「不可以」帶有抖音,比較像是跟殺人犯求饒的「不可以」。

        咪咪愣了一下,彷彿被震懾到。不過他根本沒聽進去,因為他一回頭又撲向我媽,而且是整個彈到半空中,形成一隻他媽的飛天puma的姿態,簡直奇觀。所幸puma飛彈沒有命中,直接降落地面。

那時候真是進退維谷,其實平心而論,貓有什麼可怕?踹飛他是非常簡單的事,問題貓都是手心肉怎麼忍心啊?人類變的如此卑微不就是為了他媽的愛嗎?不敢打又怕被咬,我們只好他媽的敲鑼打鼓,跟趕走天狗食月般處理。反正拿到東西就往地上摔,我連經濟學教科書都拿來摔了,那本很厚效果不錯。我覺得樓下鄰居有點衰,電視看得正爽,樓上突然砲聲隆隆上演他媽的諾曼地大空降,嚇都要嚇死。咪咪血肉之軀當然也會怕,最後躲回書房,結束事件。

        我媽手臂血跡斑斑,隔著袖子還能咬出如此災情,根本是殺紅了眼。她說原本摸貓摸得好好的,還一副享受的樣子,瞬間就翻臉不認人。而且咬住了死不鬆口,就像鱉一樣。我不知道大家有沒有被鱉咬過,民間傳說鱉咬手指是不會放開的,除非打雷。

講到這裡撻伐聲四起,咪咪你怎麼可以這樣啊你?在此我想為他辯護一下。咪咪雖然外表是家貓,其實內心禁錮著一個戰神靈魂。以前我叔叔還在的時候,帶他去底下散步,連路上野貓都被他打進樹叢裡。你想想野貓在街頭靠打架過活,而咪咪區區一隻溫室貓,走出去比張三豐還厲害,你說是不是武術界的天才?

        不過,天才還是有剋星。有一次我爸出門忘記把他們隔好,咪咪跟咕嚕在客廳活活打了兩個多小時。等我爸回來,滿地毛。咪咪躲在高處,咕嚕在地上瞪他。看這個態勢,咕嚕應該是打贏了,確實咪咪也真的比較怕咕嚕。

這其實相當難以置信。因為咕嚕怎麼看都不像練家子,體型嬌小,肌肉不發達,平常跳個櫃子還要大家抱上去。懂我意思嗎?這就像你說休格蘭把阿諾打趴一樣,怎麼說服人啊?另一方面皮蛋也怕他,當咕嚕對皮蛋吹鬍子的時候,皮蛋整個石化動都不敢動。這麼大隻卻不濟事,就像休格蘭把歐尼爾嚇傻一樣。貓界強弱真不是我們能理解的。

        說回咪咪,他就是如此兩極化。好的時候,最黏的貓就是他。但你不要惹他生氣,他一抓狂變成咪巨人連紐約都拆掉。這次,我想是我爸出門他太不爽,決定血洗全家人來報復一下,無可厚非。後來爸媽一起大罵,咪咪哭了兩聲,似乎有懺悔的樣子。

        最後再講個醫學常識。我和我媽去掛急診,想說打個破傷風什麼的。醫生說破傷風疫苗可以保護五年,問上次打有沒有超過五年。我媽說沒有,我很訝異問:「妳怎麼會記得上次打有沒有超過五年?」像我就完全不記得。我媽說兩年前打過她記得很清楚,我說:「為什麼?」

「被皮蛋咬的。」她說。

養貓人的宿命。The End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madcity 的頭像
mmadcity

蛛網

mmadcit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