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阪奈五日遊()

        接下來兩天要併成一篇講,因為這兩天幾乎都在廟裡渡過,我個人對廟類並沒有研究,覺得每間都很像,導致記憶紊亂好像只過了一天一樣。如果在台灣你多多少少會聽到一些傳聞例如指南宮戀人不能去啊,洪爐地是拜財神是不是?行天宮,以前聯考前一天整個重考班包遊覽車去,所以顯然是拜文昌君的。但日本的神,誰知道他管什麼呢?拜也是白拜。

但,自從國民黨即位以來,台日關係已經到了一個全新的兄弟之邦境界,連人都免簽了難道神明還需要互相過X光機嗎?所以,照理說玉皇大帝跟天狗同桌吃個飯也是很合理的,有時候日本神過來保佑一下大家更是不在話下。既然如此,拜一拜也無妨。

Day 2(京都) 清水寺 八阪神社 花間小路

Day 3(京都) 稻禾神社 宇治平等院 (大阪) 心齋橋商店街
 

廟篇

        這兩天我們一共去了這三座廟:清水八坂神伏見稻禾神社。我囑意將他們合併說明並合稱為「廟廟廟」,主題曲為知名青春歌手徐懷鈺的「妙妙妙,我想叫叫叫」這首歌。

我們先從實質的紀念品面切入。紀念品雖然是坑殺觀光客的行為,但身為觀光客你又離不開他。如果有一個景點很紳士什麼都不賣,你去完大概會一陣空虛。我們可是換了大筆日圓,預計要給這失落十年的日本經濟注入一劑強心針的,有錢買不到東西絕對是一種苦痛啊。不過呢各位不用擔心,廟廟廟完全沒有這方面的缺憾。他們可以說用紀念品鋪成一條康莊大道,你只有被扒光的問題,沒有錢花不完的問題。

        首先是「御守」。有廟有守,是本趟不變的鐵則。所有廟都賣御守,防守的目標差不多只是造型不同。我不得不說這小東西還真是吸引人,第一次接觸的人很難不買。他有各種功能,戀愛守、健康守、金錢守等等。清水寺是我們第一座廟,御守區買聲震天,出場時人手一守。

其中我特別注意到「頭痛守」。這邊打岔一下,頭痛這件事真是天殺的惡劣,一發病就會毀掉你一整天。你可能早上覺得只有一點痛,但他肯定會越來越嚴重,直到最後你不得不昏睡在床上為止。所以我一看到頭痛守馬上無縫掏錢,我希望他像年度最佳防守球員一般誓死捍衛我的頭。特別一提,頭痛守並不是附屬在健康守之下,而是獨立切出來賣,只有頭是這樣,沒有其他的胃痛守牙痛守之類了,注意這裡可不是仁愛醫院掛號中心啊。

再來是「繪馬」,這也是人氣超旺。他是一張木頭做的牌子,每廟必備而且長得都不一樣。有的還一次推出多種造型,像稻禾神社自己就有兩匹馬:狐狸造型和鳥居造型,馬比還多可謂千萬馬。操作方式就是你買下來寫些願望掛在那裡,叫神明幫你實現一下這樣。我個人覺得蠻有紀念價值的,尤其適合情侶們開些空頭支票,或是考生們做最後呼喊,難得來了馬一下也不錯。我自己因為以前在沖繩的一座不知名寺已經馬過了,所以這次就放他們一馬。

        除了這最牛B的兩個品項之外,每座寺廟也各自發展出自己的特色商品,有火燒的,有泡進水裡的,插在檯子上的,五花八門就像拿紀念品機關槍掃射你一樣,你躲也躲不過所以掏錢就對了。我得說明一下我絲毫沒有輕蔑的意思,年輕不要留白,來日本就要破財。而且這些東西都做的有聲有色,花下去不會後悔,嗯,月底吃乾麵連點碗湯的錢都沒有時可能會後悔,但至少當下不會。

        我國中的時候,全家人去高雄的佛光山旅遊。我對那次最大的印象就是捐獻箱WTF(what the fuck)的多。你可能進入某個展示館,裡面陳列很多金剛羅漢之類的。入場先收門票,然後金剛還沒看到先來個一箱,然後平均走20步會碰到一個,像超級瑪莉不時撞磚塊掉出金幣一樣,只不過人家是拿金幣我們是投金幣,投錢後可以在旁邊的功勞簿簽名這樣。我的意思是,同樣是花錢,在日本的寺廟又吃有拿,我們應該惜福了。

講到這裡可能有佛界人士出來抗議,或是有空聞大師要用金剛指戳我。別這樣啊,那是小時候的印象嘛,時代在進步搞不好現在已經很優了。

紀念品介紹完後,接下來我的印象超薄弱。總之就是進去拿香跟著拜,其實也沒有拿香只是拜而已,拜一堆素未謀面的神。我看到一座神社,裡面供著一匹馬,不是那種站起來拿武器的馬,就只是一匹普通馬。我覺得挺酷的,更有趣的是,有一位日本老人在神舍前放下一棵胡蘿蔔當做供品,怎麼這麼cute

最後不得不說的是,日本廟的建築物都頗具特色,每座廟各自有各自的風格,如果你能確實欣賞這點,那就值回票價了。其實不能說我們龍山寺什麼的不好看,是因為我們看膩了,人家老外可是整團整團的往裡面倒啊。

花間小路

        大家應該都聽過「藝妓」這個職業;就算沒聽過也應該聽過「藝妓回憶錄」這部電影;再不知道的話,至少知道楊紫瓊吧?不過光知道楊紫瓊沒什麼幫助,但你還是應該聽過這個人,不然離時尚就太遙遠。在此說明,其實藝妓這個職業,主要宗旨就是把整個臉塗超白並穿和服。但打扮成這樣後,照理說應該還要做些其他事,這方面我就不清楚了。

        花間小路是個藝妓集散地,這地方真的有股神祕感,小小的一條街而已,佈滿了好多家外觀像居酒屋的店。有些是開放式的一般餐廳,有些是密閉式的。這些密閉式就是藝妓表演的地方,他門口會擺個小黑板寫今晚有誰演出例如小花之類的。

        但似乎一般人沒辦法進去這些店,好像要預約,我甚至聽說只有政界大老才能進去什麼的,傳聞滿天飛令人一頭霧水。既然進不去,我們只好在街道上遊盪,逮住藝妓們上班的一瞬間。你可能覺得這行為有點蠢,但其實不會,因為滿街的人都在做這件事。

        有計程車開來,你就會看到大家探頭探腦看裡面坐誰。如果發現是藝妓啊,一群人馬上蜂擁而上,原本空曠的地方突然擠爆了世界各國的人。相機攝影機蘋果陣營非蘋陣營,所有的電器產品架好等她下車。陣仗之大,簡直就像希臘總理跑來大阪宣布歐債問題解決了一樣。

        我們和藝妓的第一次接觸是這樣。本來大家沒什麼作為的閒晃,突然間,伯母的藝妓雷達噹噹噹響,然後她一個人往前猛衝。其他人其實搞不太清楚狀況,但人類是盲從的生物只好跟著衝,衝到定點後果然見到一名藝妓正在下計程車。於是正如我前面所說,四周人狂拍猛照。講到這裡我要說明,藝妓們真的很酷,她面對這種場景連眉毛都不動一下,很自然的下車,緩緩對車裡的人90度鞠躬,然後回頭就目不斜視的往前走,好像周遭人都不存在似的。

後來,有一個漏網的藝妓(下車時沒被群眾發現因而落單)朝盟主的方向直直走來,照理說這是正面特寫的好機會。但,盟主當下竟然往旁邊閃避,錯失拍照良機。事後回憶起這段,她說道:「我被震懾住了」。我也覺得,藝妓走路的姿態真的是非常神聖,那股氣勢會讓人覺得好像她會從你臉上輾過去。這可能像歐尼爾在你面前上籃,你一定會閃開。

        最後我對藝妓的印象就是非常敬業,雖然我們根本沒看到她們表演,甚至根本不知道她們的業務內容。但當你看到她走路的氣勢,面對群眾的從容表現,腦中只能浮現「敬業」兩個字。光從上班的模樣就能推算出她很敬業,我想是非常厲害的。比起每天早上匆匆忙忙提著大包小包,裡面都是麵線或飯糰之類的去上班,外國觀光客似乎沒辦法看出我很敬業。

宇治

        來宇治只有一個目的,就是吃抹茶,不管你多巧立名目你就是來吃抹茶的。我們出車站後,馬上抵達一家超有名的抹茶冰店,但門口竟然沒幾個人在排隊,在這個視排隊為呼吸的國度簡直是不可思議的事。於是我們也跟著狗眼看人低,覺得這家沒什麼了不起,先去逛一逛晚點再來。

        宇治這個地方,大致路線是從車站走一條商店街,抵達一座寺廟:平等院後,過個橋再從另一條商店街走回來。過橋之前很熱鬧,很多店在賣抹茶,還有試吃什麼的,遊客一堆。但過了橋之後,不知道是天色以晚還是怎樣,那條街幾乎沒有其他人,只有我們幾個在街道上走。這是我三天以來第一次感到悠閒,比起去熱門景點人擠人,我喜歡這裡。

        回到抹茶店後,還是沒人,我不禁覺得這家見面不如聞名了。但我們走進去才發現,之前看到的門口根本不是門口,裡面還空曠的很咧。空曠不是問題,問題是他媽的超多人在排隊的啊。櫃檯說要排50分鐘天要塌下來了,這時候所有人退堂鼓打的隆隆作響,唯有一人死守在長板橋,就是鳳三。

他秉持著「既然來了」這個理念就是不走。雖然我們以61的懸殊票數遙遙領先,但在多數決的民主社會裡,即使是少數也是可以輕易癱瘓立法院的。僵持了一陣子,鳳三即使語言不通還是一直跑去櫃檯問,問回來答案永遠只有一個就是「應該快了」,明明人山人海快個屁。

最後我們決定由「放棄黨」的黨政大老我本人去協商,我想到鳳三很期待晚上去藥裝店的行程,於是提出「晚上可以多逛幾家」作為政策交換。最後拍板通過,不等了,改成外帶後在人行道上吃,場景有點淒涼但也別有一番風味,確實值得一吃。

        晚上逛街累死我又沒東西買,所以不寫了。第二三天,完。

京阪奈五日遊系列
京阪奈五日遊 (一)
京阪奈五日遊 (二)
京阪奈五日遊 (三)
京阪奈五日遊 (四)
京阪奈五日遊 (完) 

mmadcit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