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食記】川譜

        有一天,我媽跑到我跟前說:「你知不知道川譜的事?」我知道,他的口頭禪是"You're fired.",後來破產了啊。我當時真的這樣想,不過我並沒有說出口,因為怎麼想,我媽都不可能特地跑來跟我談唐納川普的事。「川譜?」我打算再確認一次,如果我媽說「對,就是那個誰是接班人的主角」,那我就知道她在講什麼。結果我媽說的是:「對,就是那個朱巡同學的朋友...

        啪!我想起來了,確實有這件事。一言以蔽之,就是有認識的人開了餐廳,邀我們全家去吃,然後由我代表寫心得。這類事情,我以前會跳上跳下:「什麼?有人要找我寫心得,我是不是已經進階到知名部落客,例如宅男爆紅的水準了?」但現在,我開始思考,這並不是件容易的事。人家把一生的心血結晶交到我手上,就像劉備把劉禪托孤給孔明一樣,這副千斤重擔,我扛的起來嗎?不過劉禪是個廢物,人家餐廳可是好吃得很,這比喻不太洽當。

        然而,思考歸思考。到目前為止,所有要求我都答應了。包含有人叫我試穿球衣寫心得,也有人叫我試吃維他命寫心得,事實上這兩個是同一人,他似乎把我當成他媽的大仲馬。所以,如此光怪陸離的項目我都OK了,吃的更不用說。尤其川菜本來就在我的射程範圍,如果今天是櫻桃泡泡(這是一家專門給少女吃的下午茶餐廳,整間店pink到不行,客人彷彿坐在Hello Kitty的胃裡用餐),基於陽剛味我可能會考慮再三,但川菜能有什麼問題?除了點頭我不打算做別的事。

食記-川譜-圖.jpg  

 

 川譜

        長久以來,川菜一直被歸類為男人的食物,因為他很辣,一般人越吃越熱到最後只好打赤膊,感覺相當的man。所以當一名男人說俺昨天吃了川菜時,你會覺得這男人似乎靠得住。另外,川菜的用餐環境通常不太稱頭,桌子是大圓桌,椅子是小圓椅,飯要自己添,湯是紫菜湯。這點對女性族群來說是關鍵一擊,姊妹淘聚會最喜歡去亮晶晶的,一進門就有氣泡加乾冰,甚至還有鳥停在肩膀上咕咕叫的歐式庭園餐廳。在坊間川菜館,正妹們打扮的爭奇鬥艷,嘟嘴自拍時背景卻是一群人排隊添白飯,叫她們怎麼走的進去?

不過,這現象在近年來已大有改善,女人們紛紛站起來維護自身權益,老娘也要吃川菜,憑什麼都是男人在吃。有鑑於此,飲食界也起了重大變革,時尚川菜館如雨後春筍般成立,「川譜」也是其中之一。

所謂時尚:燈光要暗,冷氣要強,桌上要擺水,盤子不能是圓形,這就是時尚。我個人認為,這樣的用餐環境自然比別人舒服,時尚一點也無可厚非。講到這裡順便提一下,時尚界我最無法理解的就是時尚牙醫,最近好多。他們把牙醫診所打扮成米蘭街道,大家走進去還不是嘴張大,讓醫生幫你吸口水,這跟時尚真的連的起來嗎?

        總之,雖然這次忘記拍照,不過川譜的裝潢確實走在時代尖端,大家可自行驗證。除此之外,他的菜色也有獨到之處。理論上,你走進一家新餐廳,起碼要發現一道從來沒吃過的菜,才算不枉此去。我這次吃了三道新菜,去一次抵三次實在太划算了,讓我有吃免費的錯覺。事實上,是我媽付的錢,我的錯覺也不算有錯。

        最後補充,這次去吃是有打個折(從打88折變成打85)但不是吃免費,所以沒有吃人嘴軟的問題,請放心閱讀。接下來是菜色介紹:

剁椒臭豆腐 (辣辣辣)

        「剁椒」,在川菜界他跟「水煮」、「宮保」並稱三大辣。這三大辣呢,以稀有度排名是:剁椒>水煮>宮保;以辣度排名也是:剁椒>水煮>宮保。

幾乎在所有川菜館你都可以吃到「宮保」。也不一定要川菜館,99元熱炒店也有,50元便當店也有,充斥著大街小巷。他儼然變成一種國民料理,味道我也不必贅述,沒吃過的人,我懷疑你可能是偷渡客。當然,不是四川來的。

        稍微道地一點的店,你可以吃到「水煮」。這會比較辣,通常是很辣,但更突出的味道是麻,因為裡面放了花椒。我個人對花椒過度溺愛,以致於我遇到水煮必點。如果沒點代表點菜權不在我身上,那太遺憾了,有埋沒人才之嫌。

        更道地的店,你才有機會吃到「剁椒」。這道菜絕對超辣,不夠辣我允許你翻桌。他用的辣椒種比較特殊,雖然我也不是辣椒博士,不知道是什麼種。但依本人淺見,他應該是辣椒界的草地球王。通常只要丟一兩株就辣翻了,連帶一股又香又嗆的味道,這我很喜歡。在此強烈建議大家吃他時務必提高警覺,很容易嗆 ,嗆到的話你可能連喉結都咳出來,當場變成一個女人。

        而最最最道地的則在我家。我奶奶是四川人,她以前隨便炒一道不知名的肉絲都可以把全家人辣死,達到無招勝有招的境界。我有時候蠻懷念那個味道,但嚴格來說那沒什麼味道,菜一入口舌頭就辣麻了,接下來只有嚼而已。

        我們回頭來講「剁椒臭豆腐」。一般我們比較常見到「剁椒魚頭」,至於誰比較好就見仁見智。我是覺得魚頭吃起來很麻煩,魚很麻煩,頭又更麻煩。吃半天吃不到肉就算了,又要吐刺又要吐鱗片,一個不小心連哈母力克法都要拿來用。因此,「剁椒臭豆腐」我高度推崇,首先臭豆腐軟趴趴的,入口即化連嚼都不用嚼,展現驚人的高效率。再來他完整吸收了剁椒的香味,入味程度不是魚頭能比的。

綜合來看,這道菜可以說無懈可擊,唯一缺點是大家搶太快。(評分:10)

水煮牛肉 ()

        我說過我會點的。「水煮」是這樣,大體上只要不搞砸,我都視為美味,因為太愛吃所以不挑。跟林益世一樣,因為太愛錢以致於誰給的都不挑。

        川譜的水煮牛肉屬於沒有搞砸那型,所以我也沒什麼好說。他跟別人不太一樣的地方是裡面加了寬冬粉,這為他爭取了很多分。一般水煮牛肉都太虛了,端來雖然一大盆,堪吃的卻實在有限。很快的,牛肉撈完剩一盆水,又不太能喝除非你想洗腎。水煮牛肉我愛,但虛也是事實。

        所以,川譜的寬冬粉就很稱頭,讓我們在牛肉吃光後還有事情做。當然,不只是打發時間而已,這冬粉可是精英,他吸收了我最愛的水煮湯啊。人生走到這裡,吃下的冬粉不計其數,他搞不好是最讚的。如果我是康熙,後宮有一排冬粉等著朕去臨幸,朕應該會選擇川譜的冬粉,然後生個雍正出來。(評分:10)

螃蟹粉絲堡 (不辣)

        我們家有兩個人不吃蝦蟹,朱巡和伯母,因為他們會過敏。朱巡的狀況比較正統,蝦蟹一吃喉嚨就會癢(過敏),所以他不能吃。伯母的情況就比較異常了,正常蝦她會過敏,龍蝦就不會,據說一隻300元以上的明蝦也不會。蟹的話視情況隨機過敏,大家都說好吃時通常不會過敏,難吃的話還沒吃就先過敏。螃蟹粉絲堡,印象中伯母吃了平安無事,研判是美味蟹堡一只。

螃蟹和蝦共有一個致命的缺陷,就是太麻煩了。魚都嫌麻煩的話,蝦蟹更是要人的命。雖然我們知道那很好吃,但一想到要剝殼就提不起勁。所以如果沒有壓倒性的美味,一般我是不碰的。講到這裡,我想到以前公司有一次員工旅遊,兩個女生把整盤蝦剝好。一盤蝦瞬間變成一盤蝦仁,我一生也沒這麼感動過。

        這道呢,口味不錯,並不能說有什麼獨特的地方,畢竟這菜蠻常見而冬粉再度異軍突起超好吃。我想冬粉可能是本餐廳廚師最擅長的球路,滿球數時都靠他和打者對決。我印象中,那天吃到尾聲大家都飽了,開始有一搭沒一搭的吃。那個當下,我唯一還想吃的只有這道和水煮牛肉的冬粉。

至於螃蟹肉是ok,但我因為懶得剝,只敷衍的吃了一兩口,參考性不大。(評分:9)

干鍋肥腸 (辣辣)

        我以前從來沒吃過,應該要大力介紹一番,不過我有點忘記他的內容物。應該說,那天正在吃的時候我都搞不清楚,更遑論記不記得。簡單來說,有一個干鍋,裡面有肥腸,這兩點我很確定。而除了肥場外,還有一堆不知名的東西,這是我不確定的部份。因為他整鍋黑漆漆的,反正夾到什麼就吃了,你還真分不清楚誰是誰。就像小時候看NBA我只認的出白人,剩下四個每個都有可能是喬丹。

        他很特別,可是沒有類似的東西可以比擬,我只能告訴你口味相當重,包含了麻、辣、鹹三種味道,不配白飯是不可能的事。分數方面,由於有花椒在裡面,我們恭喜他高分過關。(評分:8)

泡椒中卷 (辣辣)

        又是一道從來沒吃過的菜,我連「泡椒」這兩個字都沒聽過。剛剛查了一下,出來的幾乎都是簡體網頁,可見這道菜在台灣很罕見,沒聽過也不用太自責。就我吃來,裡面有一堆長得很像小番茄的辣椒,我想這就是「泡椒」,然後和中卷炒在一起,主要是這樣。

他的味道有辣、鹹、酸。大家聽到「酸」好像一副很瞭解的樣子,其實這是不對的觀念。酸這個口味變化萬千,我光想到酸的世界是如此遼闊,就覺得人類實在太渺小了。所以,提到酸絕對不能輕易就範,一定得深入探討他到底是什麼酸。例如,糖醋魚的酸明顯是醋的酸、泰式料理的酸比較像檸檬的酸、榨醬麵的酸通常是臭酸。而今天泡椒中卷最接近酸筍的酸,就是紅紅裝一罐那種酸筍。我已經盡全力在描述他的酸,會這樣做的人搞不好是影史第一人。

        綜合來說,他的鹹味略重了一點,這是最可惜的地方。但我覺得你可以吃吃看,因為他還是很不錯。況且很少人吃過,拿來跟朋友吹噓也是一大賣點。(評分:7)

乾癟四季豆(微辣)

        這道菜背後有一個發人省思的故事,在此分享給大家。以前有一位年輕廚師,他跟著老師傅學做菜。這天,老師傅打算教他作「乾癟四季豆」。其實很簡單,你就把四季豆弄乾乾的,和蘿蔔干炒在一起就對了。此時年輕廚師說了:「可是師父,難道我們一定要這樣做嗎?」老師傅說:「混帳!大家都是這樣做的啊!」年輕廚師指著老師傅說:「不!你胡說!我一定要做出獨一無二的乾癟四季豆!」然後他就被趕出師門了。

        故事到此結束,我認為相當有啟發性。一道「大家都這麼做」的料理,你照著做絕對錯不了,但你的東西也跟大家差不了多少。在越來越和稀泥的料理界,有時候我們就是需要一記強心針,端出一道讓大家心驚的料理,即使難吃大家也要忍下去。

川譜的乾癟四季豆。他的作法跟別人完全不一樣,盤子上你會看到四季豆和一脫拉庫的乾辣椒。兩者都乾到不可思議,因為沒有一點水份,整個蓬蓬的,輕飄飄的。你如果用電風扇吹下去,四季豆會像櫻花一樣飄滿整間店。

吃起來非常的酥,喀啦喀啦的有點像在吃油條,有辣椒的香味但不會辣,重點是他很獨特。從這道菜就可以看出廚師的格局,他拒絕照本宣科,拒絕炒出路人般的乾癟四季豆。如此氣魄,令我心中浮起上兩段那個故事。所以我重新聲明那故事完全是幻想的,絕不是跑去訪問廚師得到的。

        最後,對我個人來說,這道菜除了有特色也有美味。下次必點。(評分:9)

干貝鮑魚雞 & 東坡肉 (不辣)

        最後一併介紹這兩道菜。我們在點菜的時候,服務生一直大力推薦「干貝鮑魚雞」。一看菜單,一鍋要價2880元,驚悚到可能要砍股票來吃了。於是大家把我爸推舉出來說哎呀這個人不吃雞,好可惜啊,要不是他這樣我們就點了。

        弄了一下服務生又推薦這道「東坡肉」,點了,我忘了多少但要價也不便宜。他走出去後我們還竊竊私語說這服務生也太殺了,一開口就是2880當我們觀光客嗎?最後結帳時才知道,老闆根本是要招待,早知道管我爸吃不吃,先點個四鍋再說。

        招待的東坡肉,我個人覺得也不是販夫走卒。嫩度絕佳之外,一般東坡肉走上海風都帶有甜味,這家卻沒有。有沒有甜味到底是加分還減分不確定,應該是各有風味但我要說一個故事給你聽。我爸平常是個連魯肉飯的小肥肉都會挑出來的人,今天碰到這一大塊脂肪卻吃的津津有味,我不知道怎麼回事,但相當勵志(評分:7)

結語

        一如往常般沒有結語,只是預告一下,下禮拜我就要再去吃了。The End

店家資訊:

地址:台北市仁愛路四段345421號一樓

電話:02-2731-9991

創作者介紹

蛛網

mmadcit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留言列表 (5)

發表留言
  • 鎖十一郎
  • 一如往常,我留言時仍然沒什麼人留言。
    我想....那盤蝦仁應該是最好吃的。
  • 小風
  • 感覺應該不便宜耶,價位在多少上下呀?
  • snooker
  • "嗆到的話你可能連喉結都咳出來"
    我在喝的水真的噴出來了
  • 大安國中國文科教學研究委員會
  • 螃蟹粉絲「煲」

    乾「煸」四季豆(乾癟四季豆也錯得太好笑了吧,雖然它真的長得蠻乾癟的)

    這道菜名背後有一個發人省思的故事,在此分享給大家。以前有一位年輕學生,他跟著
    老師學國文。這天,老師打算教他寫「乾煸四季豆」,可是老師自己一直以為是「乾癟
    四季豆」。Google了一下發現蠻多人都以為是癟,那應該這樣寫就對了。此時年輕學生
    說了:「可是老師,難道我們一定要這樣寫嗎?」老師說:「混帳!大家都是這樣寫的
    啊!」年輕學生指著老師說:「不!你胡說!我一定要寫出正確的乾煸四季豆!」然後
    他就被趕出師門了。

    故事到此結束,我認為相當有啟發性。一個「大家都這麼寫」的錯字,你照著寫絕對
    ok,但你的東西也跟大家差不了多少。在越來越和稀泥的國文界,有時候我們就是需要
    一記強心針,寫出一個讓大家心驚的字。
  • 小猴
  • 看得我好想去吃喔(這樣老闆應該會開心點)
    但是我好害怕把我的胸部咳出來
    先列入口袋名單好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