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指頭大十八變

剛為了小拇指的問題去看了醫生。這隻右小指,在末日隊的南征北討中一再吃蘿蔔乾,差不多吃了一整盤蘿蔔乾,可以說蘿蔔乾吃到飽。於是,前次的蘿蔔乾還沒好,新的蘿蔔乾又疊上去,我一直沒理他,就讓他成為蘿蔔乾製造機。

但,這個星期六比完賽後,我突然發現他不一樣了。他變了,他變的花枝招展,變成一個我不認識的小指。而且我沒有感覺,我的意思是,沒有一個決定性的時刻讓我覺得:「靠小指又出事了」完全沒有,我們正常比完賽,然後我發現他變了,就這樣。

小指頭有三節,由上數下來第二節和第三節,由於長期大啖蘿蔔乾的關係,已經呈現S型,但角度很小,像寫得很醜的S。這有點像敲釘子一直敲不進去後,你就會突然把他敲成S型。這個部分基本上沒什麼好搞,因為已經太久了,久到我已經忘記正常小指的模樣。 

重點要放在最上面那截。你可以試試看,一般這截是無法隨意彎曲的,除非你連下面那截也一起彎。而我現在卻是長年彎曲,呈現永遠的90度,或說倒L型。像蛇的頭一樣,我本來叫他蛇型刁手,後來朱巡糾正我應該叫蛇型刁指。

小拇指大十八變-圖.jpg  

        我說清楚點,我的小指呈現兩種型態。如果把他攤在桌上,由上往下鳥瞰,以「看見小指」的角度,你會看到一個S型。然後把他立起來,從側面,剖面圖的角度,你會看到一個L型。S型由來已久不管了,而L型初來乍到,我得去看一下。

診療室

醫生:「怎麼了?」

我伸出小指,醫生一陣驚呼:「wow怎麼會這樣?」

我:「打球受傷。」

醫生:「打籃球嗎?」

我:「是。」

醫生指著S型問:「這情況多久了?」

我:「超久了,大概有兩年。」

我:「這個是星期六弄的,主要是他。」我指著L型。

醫生:「好,先去照個X光再說。」

我:「好。」

「幫我註明一下,照小指。」醫生對著護士說。

X光室

X光師:「怎麼會這樣?」

我:「打球弄傷的。」

X光師:「多久了?」

我:「這個超久了,這個是星期六弄到的。」

她把我的小指放在台子上,對準鏡頭照了兩張。然後說:

「我跟你說,這個我私下說的。你等下去醫生那邊,最重要的就是確定有沒有骨折。沒有的話,我跟你講你這個看中醫比較快。」

我:「是喔?」

X光師:「對,我覺得在這邊復健沒什麼用。但如果有骨折的話,就不要去找中醫,不然骨頭會被拉壞。」

我:「好,謝謝。」

「ㄟ,這我私下說的喔X光師關上門前說。

診療室

醫生對著X光片比劃了一陣,指著S型說:「這裡已經沒什麼辦法了,你應該是以前受過傷。」

我:「對啊,一直吃蘿蔔乾。」

醫生:「應該還有別的傷。你看關節部分,健康關節應該是長這個樣子,而你的骨頭已經長歪了,韌帶也有裂痕。」

我:「韌帶受傷會自己回復嗎?」

醫生:「不會。」

兩人相對無語了一陣。

我:「那這邊呢?」我指蛇型刁指的部分。

醫生:「這個喔。一般我們醫治的原則是,第一功能,第二疼痛,第三美觀。」

「你的小指,他還有功能嗎?」醫生彎了彎自己的小指。

「功能應該是還有,但我覺得小指好像沒什麼功能。」我也彎了彎自己的小指,可以彎。我原本真的覺得小指沒什麼功能,後來發現打字老是按不到Enter而按到雙引號,短了一截還是有差。

「那你會痛嗎?」

「不會。」

「那就剩下美觀方面。」醫生看了看我的蛇型刁指,我也看了看,兩人相對無語。

「好吧,你上網去找一下有沒有專做手外科的。」醫生說,「以前榮總有個專門做這個的,可惜他過世了。」

「你可能要做一個支架,一直把他固定起來,但我也不確定會不會好。」

「如果不做會怎樣。」我說。

「就一直保持這樣。」醫生說。

兩人相對無語了一陣。

醫生說:「好吧,給你開個藥膏。」

我:「好。」

這事會怎麼收尾?我大概不會塗藥膏,痠痛藥膏要是能治骨折就他媽的見鬼了。我也懶得上網找手外科或看中醫,因為勞師動眾,而且不見得會好。所以這件事就這麼算了。以後大家會看到蛇型刁指一直跟著我,我打算將他發展成一個觀光事業,像去泰國跟蟒蛇拍照要錢一樣,跟我的蛇拍照也要錢。意者請上網預約,謝謝。

創作者介紹

蛛網

mmadcit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水文
  • 我兩隻手的小指在不同時期, 都曾應打球變成"蛇形刁指", 都是韌帶撕裂, 左手開刀接起來(第一次看到那樣的手指就慌了,想說一定要處理), 右手用本片膠帶固定成直的三個月, 結果右手的幾乎完全復原, 左手的除了有傷痕外,復原的狀況也較差, 千萬別不理它但也別過度治療, 以上提供您參考, 新年快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