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銷與我

本來我在寫一篇電影叫華爾街之狼。照理說華爾街大家都知道,是一條搞金融的街。因此,華爾街之狼理論上也應該是搞金融的。但這電影演起來,怎麼看都像搞直銷的,這可從李奧納多多次教主式發言看出端倪。我寫著寫著,霎那間,一道直銷之雷打進心中。

曾經,我在直銷界留下了足跡。

直銷與我  

大一暑假,人到了那年紀通常陷入一場渾沌。轉眼間你將化為一名成人,從平頭世代跨到曾文鼎世代。你很想執行成人的作為,卻沒有成人的口袋,換句話說你很缺錢。此時,我在火車站新光三越廣場巧遇一名發傳單的女人。

是這樣的,我跟一名高中同學約見面,結果原地等了他媽的兩小時。不見人影,又連絡不上。有人說為什麼不打手機或賴他呢?會這麼說的人,我等人那天你大概連受精卵都還沒當過。那來這些東西?當時最熱門的科技頭條應該是類似:「英國研究指出,Call機傳520相當於傳我愛你,網友感到神奇」。

那天不知為何,我鐵了心等,真稱的上海枯石爛。那個人嚴格來說也算不上正妹,身材乾癟、個子不高、皮膚黝黑,而且是個男人,我幹嘛他媽的這麼執著啊?好險天氣不錯,如果下豪雨我可能會淹死在橋墩下,成為新一代七爺八爺。由於在廣場待了兩個小時,什麼物換星移都經歷了,最後碰到發傳單的女人。

女人一開口就是:「你性交嗎?」

I am kidding,那是騎腳踏車的外國人才會這麼問。(你信教嗎?)

女人說,「你要打工嗎?」要啊

「OK,就我觀察你兩個小時,你充分具有不隨意移動的特質,正是本公司所缺的人才。」

那時薪約莫多少呢?約180元,有沒搞錯?這是三個麥當勞的價格啊!幹不幹?當然幹!於是約了時間面試,地址在南京東路某大樓。結果各位大概也猜的到,抵達現場發現我身處他媽的直銷總部。幹不幹?當然幹!比剛剛還幹!

既然來了,一時半刻也走不了,只好跟著大隊行動。現場塞滿為了時薪180掏金夢而上船的傻B,我們眼神迷茫,被簇擁至一間會議室看影片。那是一部充斥著「人的一生只有三次機會,一次只停留七秒鐘」、「我一天工作一小時,剩下時間都在充實自己」、「我今年25歲我出門一次開三台車」等內容的勵志小品。

觀影過程氣氛超high,每當螢幕上有人提問「想不想成功?」時,全場都會齊呼「想」「有沒有信心?」「有」「要不要努力?」「要」當下真的很有感染力,我感到我即將踏入李嘉誠的世界。然後影片播畢,燈一開才發現,會場50人大概有25個暗樁,都他們在喊。

接下來是所謂的圈牧時間,羊群被「導師」分別帶開,一桌大約是三隻羊配兩隻導師。導師開始解釋「成功」是如何運作的,首先,入會先繳兩萬元買產品,WTF?聽到此大家都要奪門而出了,我們是來賺錢的不是來他媽的佈施的,我如果坐擁兩萬元還需要出來跑嗎?

不,不打緊,公司體恤你們的困難,兩萬元不急著給,長大後再還。

這是什麼意思呢?好,以下是我對這個產業的理解,只憑當時印象胡講,漏洞必多,姑且聽之。

入會首日,你就當場負債兩萬元。然後你開始上街拉客,用時薪180等理由把羊群弄來看影片。如果羊群加入了,你就有了「下線」。下線同樣必須花兩萬元買產品,而你可以吸收一定比例,那就是收入來源。但你的收入拿的到嗎?拿不到,因為你欠公司兩萬元,得先還債。另外一個問題來了,那你的下線有交錢給公司嗎?八成沒有,因為他跟你一樣窮,也是用欠的。公司呢?也沒拿到錢,他得到兩個欠他錢的人。

所以在本case裡,沒人交出錢,沒人拿到錢,這一切究竟在幹什麼?我當下一頭霧水。

不過現在想想,這體系還是有搞頭的。拉來拉去,總有人拿真鈔出來買,窮大學生雖然沒交錢,卻成了免費業務。有人出錢有人出力,公司不吃虧。

當天經過一番激烈對話,我最終還是沒加入。本人對直銷沒啥偏見,只是天生不屬於向上爬型的,在淘汰類的產業難以生存,這點我有自知之明,例如高一加入儀隊這件事。

儀隊你知道,類似慈湖耍槍的那種憲兵。你想加入這種團隊,身高得有一定規模。正確地說,身高有規模的人一開學就被掃進去了,那時候二八年華根本沒有拒絕的智慧。

總之,本來我理應選個摸魚社,結果不得不困在best of best的儀隊。成天耍他媽的槍已經很鬱卒了,記得有一天練到七八點還要坐公車回家,累到靠北,滿車老弱婦孺竟然沒人要讓座給我,最後我只好把一名老弱婦孺他媽的從窗戶丟出去。(以上胡說請別肉搜)

除此之外,更慘的是還得面臨同儕競爭。儀隊是這麼運作的,高一時你只是個小兵,跟著左右耍槍就對了。但高二就不得了了,有大隊長、分隊長、掌旗的、揮劍的,不再是基本槍兵。

這些特種部隊們,套句學長的話就是「比較帥」。但位置很卡,你得在高一就嶄露頭角,把槍耍的人槍一體,耍得像鍋蓋頭所說「這是我的步槍,沒有我他什麼都不是,沒有他我什麼都不是」這樣的境界。於是,每到中午我們可以看到一群年輕儀隊在草叢練槍,而另一名年輕儀隊總在籃球場。

日子過去,同時進入儀隊的人都成了他媽的槍神,而我還是個孩子。他們與我相比,完全是鐵槍與木槍的差距,我要強調這是直述句不是比喻句。剛入隊的時候,每人會領到一把木槍,那就是你的槍。但,過一陣子後,你可以要求「升級」。屆時就會有個耍槍達人秀,想升級的人排成一列,集體耍槍。沒被淘汰的就level up,木槍換鐵槍。

你懂我要表達的嗎?到了末期,全隊皆鐵槍,而我雞立鶴群,一把他媽的木槍。我就耍一手爛槍,他們也沒辦法。下學期我就退隊了,全隊都鬆一口氣。否則大隊集合時,有個人這麼醒目,外人還以為我是他媽的隊長咧。

OK回來講直銷,也差不多了。個人不適合太激烈的環境,未免木槍事件重演,便婉拒直銷大隊的邀請。用「我要回家問媽媽」為理由率先離席,並順手救走同桌羊群,不知他們是否感恩至今。The End

mmadcit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