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我離開這裡

「好,剪刀石頭布,人少的就先出去。」

「剪刀石頭布」、「剪刀石頭布」、「剪刀石頭布」

「好,我們四個。」

「裡面是防守的」

「好。」

禁區接到傳球,我向右翻身跳投

然後,我離開了球場。

 San_Jing_Shou

兩周前,遠赴東莞打了一場名為台商盃的比賽。顧名思義,整個聯賽共十隊,全台灣人。廣東地區的台灣人真的是一股勢力,想起以前在濟南,台灣人簡直比貓熊還少,連台商會首領都是山東人,鄉音超重。我人都坐在台商會了還聽不懂別人講話,這合理嗎?

說回比賽,我們那隊高手如雲,不愧為深圳代表隊。本人則在內擔任雷特納在夢幻一的角色。這場比賽,對手實力雖明顯不如,也絕非省油燈,陣中充斥著性格火爆的胖子及性格火爆的眼鏡男。於是,整場打的火爆無比。尤其隊友一個上籃途中,將一名火爆胖子及一名火爆眼鏡男同時撂倒在地後,現場更是大奏鄉土交響曲第十二樂章:《幹你娘滿天飛》,一群同胞打算在廣州地區進行他媽的台灣隊長3內戰啊

衝突過後,雙方差距越來越大。最後三分鐘領先15分,比賽基本上已無懸念,教練一聲令下,又是雷特納上場的時刻了,我啪的一聲拆掉熱身褲,渾身是勁的登板,畢竟要在三分鐘內拿下2010籃板不是件容易的事。

上場沒兩球,面臨一個罰球局面,隊友二罰不中,形成一顆籃板球。我很清楚這球是搶不到的,僅聊表心意跳了一下。突然間,左膝受到一股極強烈的衝擊,激烈到整個鏡頭都在晃,好像一股電流通過身體,酥麻了我的腿。那瞬間,我發出整場比賽最大分貝,響徹雲霄的大地一聲幹。就像有人問:「現在就給你一千萬,你幹不幹?」我的回答方式也是這樣。

生涯中,受到最大的瞬間痛楚,當推在辛亥路騎車時突然被蜜蜂叮的那次。就是倒吸一口氣,大喊「give me something!」那種痛。而這次,就像有人把上次那隻蜜蜂用鐵鎚打進膝蓋一樣,我非常確定這跟分娩是同一層級的痛。因為那瞬間,我感覺似乎有「一部分的自己」離我而去。

接著我從半空中被擊落,完全不知道誰幹的。這人運氣顯然不賴,抽到一張他媽的「擊落共匪米格機」,得三千元。屁股着地後,我坐在地上,滿腦子只想著要離開這危險地帶,於是我大喊:「快把我抬出去!」不過,附近並無人煙,兇手和隊友都不明白發生何事,手牽手快攻及回防去了。你們快回來!我的身體人家說是他媽的風中蟾蜍啊!

此刻,求生意志發揮了作用。我以臀為舟,雙手為槳,大地為湖,用他媽的碧潭划小船的姿態把自己滑出球場。也許外人看來姿態有點像在遊湖,但我敢保證,當下船速起碼達到九十節,逼近鯊魚獵食衝浪者的速度。

隊友們紛紛圍了過來,致上關心,噴劑齊飛下,感覺著實好多了。但,我完全不敢動腿,因為我不確定他動不動的了。那是一種很奇特的感覺,一直以來,左腿都是這樣的,叫他跳就跳,叫他蹲就蹲,你不曾一刻懷疑,如果他不聽了呢?而剛剛那種痛,足以撼動這點。如果像經典賭片《賭王之王》最後麥特戴蒙對艾德華諾頓說:「Nonot this time」,這次我不跟你去了,那怎麼辦啊?我真的不確定,我不敢揭曉答案,就在地板上坐著…

瘸了三天後,痛是肯定的。不過,借助意志力,走路姿態已無異樣。我開始準備接一些走T台的case,不過依然沒人來接洽,跟過去38年一樣。兩個禮拜後,事情有了重大突破。過去兩個禮拜,我每天都要做一件事,就是跳起來,然後落地時痛到單膝跪地,動作跟雷神索爾降落在飛機上幾乎如出一轍。而今天不同,我站著落地,毫髮無傷啊。

人就是這樣,那天坐在球場地板上,心中唯一願望就是未來不要變成他媽的X教授。我向著各路神明祈禱:「拜託,能走就好」。後來我能走了,現在能跳了,我要他媽的重返榮耀了啊星期二晚上室內場,就是我的時刻了啊。

結果,我以為我能跳的,而我甚至還沒起跳,事情就結束了。

帶著劇痛,我離開球場。

曾經問過隊友,你會選擇以什麼姿態離開呢?你會一直打到七十歲,最後淪落到跟一群小朋友嘻嘻哈哈嗎?或你會在打不贏任何人時,直接離開呢?我們進行了一些討論,但當時我忘了這個可能性,「沒有選擇」的可能性。

籃球,如果要挑出人生中陪伴我最久的事情,他肯定有份。我不會說我愛籃球,我很熱血之類的話。真要說,我們的關係也過了熱戀期,現在進入分分合合階段。不過,我從未想過,某天起我就不能打球了?

而這次,我似乎應該認真思考這件事。

我爸曾說過一件事,關於大學畢業旅行。他們那時候可能是環島之類,總之來到最後一天,巴士開回台北,從南向北開。每到一個城市,便會有些同學下車回家,之後也許就不會再見面,因為他們已經畢業了啊。於是,車子越開越遠,人就越來越少,意境實在是相當淒美。

而人生走到這裡,差不多也進行到台中左右了。這時候,車門打開,有位同學,我們叫他Spalding史伯丁好了(也是本文最大的贊助商之一),揹起行李,走了下去,他曾是我最好的朋友啊。

「嘿

「嗯?」史伯丁回頭。

「我們以後還會再見面嗎?」

史伯丁聳聳肩,揮揮手,走進街道。我早知道他就是這副德性啊。

      The End

創作者介紹

蛛網

mmadcit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留言列表 (5)

發表留言
  • 心中住著持球的小男孩
  • 雖然文筆戲謔,但那種告別青春的惆悵縈繞不去...
    我想我們在一些地方很像(癡長你兩歲),對於邁入不再年輕的階段,比較惶恐的不是年華老去,而是擔心會逐漸忘卻了雙十歲月中的許多感動…因為我們感性所以更不捨揮別從前的自己。
    籃球不是生活中的全部,但它終究伴著我們走過青春;交過朋友;迎向現實。
    不管跳時再有沒有當初高,年輕時那個不畏風雨也要在球場多練會打會兒、相信自己還會攀升的男孩依舊住在心底。
    希望過了今天,那些偏頗的喧嘩,那些食之無味的過渡,那些庸俗的掙扎和猶豫,那些暗淡又死氣沉沉的把戲,那些得分輸贏帶來的快樂和悲傷...都能乘著紙飛機,不動聲色地載著你,朝著更溫暖甜美的草地飛去。
    人生總要學著告別,Kobe都能,我們也可以…

    Greetings from Brian
  • 隨著年紀增長
    再怎麼說,也難以和以前的熱情相比
    偶而會因為懶,或是遠就放棄了一場籃球賽
    那在以前是絕無可能發生的事情
    有時候也會覺得,沒有籃球我也活得好好的

    但事情不是這樣
    每隔一段日子,就會突然什麼都不管
    就是想打一場籃球
    那時候我就會發現,原來男孩還在我心中
    我想他大概永遠會在

    mmadcity 於 2016/05/02 23:15 回覆

  • 荔枝
  • 十幾年後,女兒滑著手機,看著線上漫畫,然後忽然問你:

    老爹,你一生中最光榮的時刻是什麼時候?

    你就要輕拍一下她的頭,把她的手機拿走,接著把2016年4月下旬發行的灌籃高手湘北紅書盒珍藏版漫畫拿出來,說:

    就是現在了啊! 還有,不要滑手機了,老爹有實體書!!
  • 我看我應該公開徵稿十幾年後的餐桌劇本
    這已經成為一個討論群了

    mmadcity 於 2016/05/02 23:22 回覆

  • 訪客
  • 籃球到老,還是可以打,我現在每天去國小接小孩放學,順便電電國小生,反正跳投國小生是蓋不到的,光是命中率五成,就可以得到國小生崇拜的眼光了
  • 我每天念茲在茲的
    就是不要參與這麼悲慘的畫面

    mmadcity 於 2016/05/02 23:24 回覆

  • LadyJ
  • 可是雷神索爾降落在飛機上的姿勢超帥的 :)
  • 我降落在家裡地板上也很帥啊

    mmadcity 於 2016/05/03 23:17 回覆

  • bimegigio
  • 我先前也是打到ACL斷掉
    看到一半,我還以為你ACL也斷了...
  • 目前不確定 我只知道我打不了
    已安排核磁共振

    mmadcity 於 2016/06/14 12:48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