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wo night in 北京,我 fuck many things ()

自從我和朋友意識到「身在濟南魂在四方」這道理後,便自發組織了一個國際性的中國旅遊兩人團體。以濟南為圓心,到西班牙為半徑,圓規劃下去每個點都要走的,一般人稱為:同心圓計畫。

Two night in 北京,我 fuck many things(上)-圖.jpg  

        而提到中國旅遊代表隊,北京肯定是先發球員,你如果玩了五座城市還沒玩到北京,基本上便歸於瞎玩。合理,畢竟身為首都,而且是史上好幾屆的首都。最現代的建設及最古老的歷史並存於一座城市,天生就是觀光聖地的奇才。

但我要他媽的fuck這座城市!我要像蔣友青一樣打爆他們的頭,我要他媽的…(進廣告)

各位觀眾,反思本人居住的濟南,恐怕連送開特利都輪不到。住了三個月,幾乎不見白種觀光客,零星外國人都像是受困而不是來旅遊的。但話說回來,濟南有個好處,就是離北京很近,不用上飛機。說真的隨著年紀增長,雙腳離地我就有恐懼感,所以你可以發現,我在球場也越跳越矮了,不是退化,只是害怕而已。

很快地,北京成為同心圓計畫的目標。端午佳節,我們朝這座古老又現代,以龍為象徵的偉大城市前進。

不,這是一座卑劣的城市!我現在就要他媽的…(進廣告)

首先,來到最具代表性,地標性的建築:故宮。大家都知道,目前兩岸的狀況是,各有各的故宮,各自光顧對方的故宮。當初,國民政府出了那趟不會回家的遠門時,長途旅行總需要盤纏,順手帶了些東西走,尤其白菜及肥肉等糧食類更是優先裝箱。可惜紫禁城背不走,只好留給別人當故宮,所以別人的故宮是有宮的。我們的故宮基本上沒宮,但寶物多,尤其遊客多。當然北京故宮人更多,不過我們面積小,每平方米的人口密度接近銅礦,氣勢上大勝,兩個故宮算打成平手。

在紫禁城內移動時,我們收到一張紙。正確來說,滿街都是這種紙。有幾種規格,大同小異,上面寫著偉大城市的光榮一日遊。一天下來可去1520個景點,其中含最重要的八達嶺長城。包含所有景點的門票, 午餐和烤鴨吃到飽,價格約100200元人民幣不等(換台幣約乘以五)。聽起來如何?

聽起來完全是他媽的不可能啊!先談一天跑15個景點,根本是顯靈之旅吧,或你是他媽的彼得帕克,用盪的盪過所有景點才有機會。再來談價格,以後如果有人在你面前提到,收台幣500元帶你玩一整天,上山下海,包吃包住。我建議直接飛踢他,把他踢到他媽的湖裡去,唬爛的很。

景點不合理,訂價不合理,而且是誇張的不合理。我的意思是,團費一萬元東京七日遊,怪怪的,卻還有懷疑空間。但如果團費一萬元帶你去洛杉磯,誰會信啊?除非是洛杉磯50日遊,其中48天花在泳渡太平洋。在我看來,我們拿到的行程就差不多這程度,要騙人也花點心思吧,我們嗤之以鼻。

但,走著走著,太誇張了,行程表everywhere,人手一張。「北京地板是行程表鋪成的」這句話一點也沒錯。

令我想起《古文觀止》裡「曾參殺人」的故事。以前有個人叫曾參,公認是名聖人。有一天,一個同名同姓叫曾參,但明顯不是聖人的人,殺了另一個無名的人。大家都很驚慌,可能有些人沿街嚷嚷說:「曾參殺人了」、「曾參殺人了」。曾參有個母親,坐在家裡。路人一直跑來跟她說「曾參殺人了」,她義正詞嚴的說:「不可能,我兒子是個聖人,你可曾聽說過聖人殺人的嗎?」但陸陸續續又有人來講同樣的話:「曾參殺人了」。到第三人來講的時候,曾參老母信以為真,然後她爬牆跑了。爬牆這部分,個人認為《古文觀止》在考究上似乎有些鬆散。

我要表達的是,一直有人講同樣的事情,聽久了就像真的。後來我們忍不住了,掐住一位發傳單的人:「到底怎麼回事?怎麼可能那麼便宜啊?」

「是這樣的,其實我們都是國家認可的導遊,這是我的導遊證。」

「這些景點,我們都跟國家申請了年票,帶團去是免費的。可現在是淡季,團少,不去也是浪費。所以才這麼便宜,等於你們把門票交給我,我賺這個錢。」

「喔,那午餐免費是真的嗎?」

「有提供,但我老實講,都是些素菜,絕對不會太好吃,填飽肚子就行。」

眼前這位阿姨,面容慈祥,態度誠懇,笑起來簡直他媽的母愛破表。而且不諱言,她說的有道理。

「所以妳就是我們的導遊嗎?」

「是。」

當晚我們天人交戰,到底要不要參加這團。飯店主持的長城一日遊要價400元,而且只去兩個點,怎麼比啊?但我還是覺得一天去太多地方了,我們把行程表傳給一位住北京的朋友,你認為這樣的行程合理嗎?

他說你們會累趴的,以前他有朋友去過類似的團,是三個年輕人,有體力才

聽到此我突然感覺,不用猶豫了。累從來不是一個議題,出來玩就是要透支生命,把蠟油燒光,嫌累是懦夫行為。領悟此點後,一天80個點都不成問題。好!打給導遊吧,我們願意加入妳的團隊。

「請問一下,明天幾點集合?我們不看升旗,對。什麼?早上五點!是,晚上八點左右回來,好。那這團大概幾個人?40個?40台車!」

你很難想像,現在有40台遊覽車,早上五點出發,比聞雞起舞還早,一直到晚上八點回來,長達15個小時的旅程,我們參加的是他媽的北京壯遊隊啊。

遊覽車上,一名男子拿起麥克風:「我是今天的導遊。」

WTF你誰啊?我們導遊是一位慈祥阿姨吧?

「不,我就是你們今天的導遊,我是一名東北人。」

「大家看右手邊這座建築是全北京最具代表性的那叫做貔貅(音:皮修)…全都是黑色的古代帝王相信風水

「現在我要講到最重要的事情了,你手上這張借我一下。」

「你們每個人都是跟著這種行程表來的,對吧?我唸一下。團費100元,去八達嶺長城、十三陵、皇家四合院、頤和園、海底世界、鳥巢、水立方去十幾個地方,午餐免費,附烤鴨一隻,照片32張,製作個人DVD一片

「你們覺得可能嗎?不太可能。對,你們每個人都覺得不太可能,但你們還是來了。為什麼?很簡單,因為便宜。人都貪小便宜,你們就是貪小便宜。」

「這是廣告。廣告,都有水份兒。你看電視上康師傅泡麵的牛肉這麼大塊,買來泡會這麼大塊嗎?這就是廣告嘛。」

當時一大清早,不到六點。此時的遊客,睡沒睡好,恍恍惚惚,整體上腦瓜都不太靈光。另外,對人性還充滿愛與善,瞳孔清澈得很。聽到該東北男子,或許是黑龍江來的,他媽的偽滿州國人,一口氣爆出這些衝擊性發言。大家都搞不清楚什麼狀況,不時有人問隔壁:「什麼意思啊?」其實很簡單,就是你們他媽的被騙了。

他繼續說:「我跟大家講,這行程誰都去不了,肯定賠錢,旅行社會這麼傻嗎?」

「所以,現在就兩個方案,第一個,等下除了本來的團費外,每人再繳120元。下午我們安排兩個點:皇家醫院和黃家妓院」皇家醫院我聽得很清楚,後來不知道有沒有去黃家妓院是掰的,因為沒聽清楚,反正根本沒去,我他媽隨便掰。

「這兩個點,門票一共80元,你自己去也是80元。多40元呢,是公司賺的,他就賺這個錢,我講話很實在。」

「第二個方案,等下到長城,你繳60元,這是帶你來長城的車錢。然後你就下車,自己去玩。這是中國旅行最適合的玩法:自由行。」

語畢,掌聲四起。

屁啦全車像一群他媽的母牛般不知所措,整個鬧哄哄:「怎麼辦?」「那我們要繳多少錢?」「你們要繳多少錢?」

你會問,沒人抗議嗎?沒人革命嗎?這問題問的非常之好。事後回想,導遊一名加司機一名,手無寸鐵,竟然能控制全車40幾個人,實在不可思議。我分析出來,這是他一整趟最凶險的時刻,如果有人在此揭竿起義,群眾也許會衝上駕駛座脅持司機,然後架著他去撞長城之類。

但,都沒有,我們彷彿一盤烤蛤蠣,等著被扒開。為什麼?因為你有選擇權。

大致上,群眾可分為三大類。第一類,欣喜接受,好好,麻煩帶我們去那兩個他媽的黃家什麼院,多繳120元好便宜簡直跳樓價。不可能沒有這種人。

第一類人,雖然被騙了很幹。但經過客觀深入分析,100+120元也不過220元,價格不到飯店的一半,可以玩到長城和其他景點,不算太差。況且,你都決定跟團了,根本不會花時間研究景點。晚上帶著遠足心態,對明日飽滿的行程懷有憧憬,就這麼甜蜜入睡。這樣的人,如果在長城脫團的話,連東西南北都搞不清楚是要怎麼個自由行法?也就是說,其實沒什麼後路。我對這類人的思路如此清楚,因為我們就是繳了220元的人。

第二類人,被騙了也很幹。但他想,好吧,60元載到長城也不算很過分的事,於是他繳了車錢,及時停損。

第三類人,是真正的武鬥派,他們被騙了很幹,而且是大幹特幹,比彭華幹還幹。但,由於有前兩類雜魚存在,當他們跑去跟導遊吵的時候,很快地就會發現自己孤立無援。四周人忙著數錢繳錢,根本不會砲火相助。這些去吵的人,最後都是繳60元下車。就像黃興對空鳴了三槍,卻沒有人衝出去,從頭到尾就他自己開那三槍,顯然被殲滅的份。

於是,因為大家有選擇,力量被分散了,革命之火就燒不起來。我不得不說這招真的是高,集中國人五千年智慧於一招

到了長城,武鬥派都下車了,繳錢繼續走的人都是羔羊。你認為之後就開始正派經營了嗎?不接下來的行程,羊腿瘸了,羊角斷了,羊毛飛了。我們載著夢想啟航,我們黏著狗屎回家,我們跑了一天,除了fuck還是fuck

(待續)

mmadcit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