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題是學村上春樹的, 內容是原創的,一篇短文。

他失去了所有記憶。

 

「我是誰?這裡是哪裡?」最重要的問題,沒有答案。

       

最慘的是,他身處在一片汪洋中,如果在正常的地方失憶,至少還可以坐在路邊的石頭上,托著腮想一下出了什麼事。但他的情況就像一部電影,第一幕是眼睛張開,然後鏡頭拉遠是一片海洋,一切就這樣突然的開始。

       

「當我一有記憶以來,就泡在水裡。」

 

他只能繼續游著。奇怪的是,四周竟然有許多同伴也在游泳(大家都在同一個地方游泳,姑且稱為同伴吧)。大家維持著不快不慢,不具競爭意義的速度向某個方向緩緩移動。這奇異的景象讓他懷疑這是不是一場夢,不過我在此預告,這不是夢,這樣就太無趣了。既然如此,我就跟著你們吧。他心中想著。

 

        光線非常微弱,天空是完全的漆黑,沒有任何月光或星光,由此他判斷他們並不是在室外,而是在一個廣大到嚇人的建築內。「我出現在這種地方也太詭異了吧?」游泳很無聊,他努力回憶著一絲一毫的線索,卻一無所獲。腦中有個斷斷續續的聲音告訴他:「繼續前進吧,只有這樣,你才會得到答案。」

 

        一個大浪襲來,同伴們被沖得東倒西歪,他也稍微晃了一下,但無損於隊伍的堅持,大家像個輸送帶一般,默默的朝著目標(雖然他心中完全沒有頭緒,但他想應該有個目標才合理)滑動,安靜的,面無表情的。他一點都不覺得累,也許是求生意志吧,你在游泳池裡可能游五十公尺就累趴了,但若把你丟到太平洋中央,你可能就可以游個五千公尺。離目標似乎還有一段,這樣的體能狀況很值得慶幸。

 

        四周突然起了一陣騷動,他往前方眺望,遠方出現了一個模糊的影子,十分巨大,隱隱約約散發出很微弱的光芒。就外觀而言,它是一個完整的球體,就像一個懸浮在星空中的行星一般,非常漂亮。他被這個景觀迷住了,在毫無變化的長泳之後,任何新狀況的產生都令他興奮,姑且不論這是什麼東西,總之事情即將有了變化。

 

        除此之外,一見到那個球體,他心中便產生強烈的預感:這顆球就是答案,雖然有點害怕,但他知道這一切即將真相大白。當然,他毫不猶豫的加速向前游去,四周的同伴也都不自覺的增加了速度,他不算太早抵達,當他到的時候,已經有許多同伴圍繞在球體周圍。

 

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沒有人走出來說:「Welcome to xxx.」,球體靜靜地存在著。他試著觸碰它,質地略為柔軟且光滑,「難道是要進入裡面?」但他繞著球體,並沒有任何類似入口的東西。

 

        許多同伴也有一樣的想法,大家都在摸索著入口,他看到其中一個同伴竟然用頭去撞球面,好像要硬擠進去的感覺,漸漸的,越多越多同伴也跟著做一樣的動作。

 

好像一道閃電打進他的腦中,天啊!他全部都明白了!他發瘋似的用頭撞著球面。他用盡全力在做這件事,「我一定要進去!」他怒吼著。

 

        突然間,球體表面變的堅硬無比,一陣極強烈的力道將他彈開,他瞬間失去知覺,恍惚中,他看見其中一個同伴鑽進了球體。

 

        九個月後,Peter的小兒子-永德二世-誕生了,恭喜。

 

 

 

 

 

註:精子卵子受精後,卵子會分泌一種化學物質,讓表面成分改變,其他的精子就再也進不去了,對精子而言,第二名是得不到獎品的。

創作者介紹

蛛網

mmadcit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記者
  • 記者:下雨天了怎麼辦
    DAN:游泳...

    記者:(莫非DAN的靈感來自於此...)
  • Hugo
  • 說實在,這篇我看不完!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