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泰航空歷險

有鑑於兩周前,本人險遭國泰航空這家基因公司急凍。上週五,一上飛機立馬四處尋覓空姐的下落。不一會,一名空姐正匆忙的想與我擦身而過,我迎上前去:

「姑娘,請留步。」

定睛一看,眼前這位空姐外型亮麗,神似郭雪芙,算是這家公司罕見的靓女。

國泰航空歷險-圖.jpg

「我說芙兒啊,能否與我一件毛毯?」芙兒面有難色,因為她急著與我擦身而過,說道:

「毛毯的話要等一下喔。」

「好。」我說。

隨著乘客湧入飛機,我的四周逐漸填滿,這象徵著我們即將起飛,也意味著空調溫度也即將從20度調成零下20度。我左顧右盼,我的毛毯呢芙兒!

啊!我看見芙兒朝我的方向前進,毛毯這不是來了嗎?

芙兒笑靨如花,手中拿著一疊紙,用英文左右詢問乘客:

「需要台灣入境表格嗎?」

我看著她,露出不可思議的表情,妳根本沒有要拿毛毯給我啊!

朝走道兩旁的乘客輪流微笑的芙兒,突然與我眼神對上,她想起了什麼!芙兒收起笑容,開始朝我發表一連串的英文。雖然本人的第二語言一向不是很傑出,做為第三語言的英文自然比台語更不流利,但我還是聽懂了其中最關鍵的字:「sorry」。我意識到,今天我不會得到任何毛毯了,因為在sorry之後,你得到的只有傷害。

芙兒繼續說道:「sorry…because…blanket…manager….」這串英文翻譯起來就是「把這個人丟進冷凍庫」的意思。眼前美女已不再像郭雪芙,而是克里斯多福(一名普通而冷酷的英國男子)

我微笑說道:「沒關係。」

芙兒如釋重負,又將與我擦身而過

我說道:「如果沒有毛毯,麻煩給我一片馬革,等下降落後方便把我裹起來。」

芙兒啞然失笑,消失在飛機的尾端。

「嘿!」

「嗯

「嘿!醒來!」

「嗯」有人在叫我。

「嘿!聽得到嗎?」

眼皮出奇沉重,我盡全力撐開一條縫。我發現自己斜躺在一張床上,房間除了我之外,還有兩名穿西裝的男人坐在床邊。我怔怔看著他們,腦筋一片空蕩。

「你總算醒了。」其中一名男人說道。

發不出聲音來,我用沙啞的聲音說道:「我

「你知道自己的名字嗎?」同一名男人說道。

「蛛網?」

「很好,那你記得我們吧?」男人說道。

我仔細看著他們,年紀較大的男子,戴著金邊眼睛,眉頭緊皺,一言不發的坐在左側;說話的男子年紀似乎比我還小,語氣輕快,感覺相當聰明。但無論如何,絕對是兩張陌生的面孔。

我搖搖頭。

年輕男朝年長男說道:「果然發生了。」

memory lost…」年長男說道。

「你應該知道這副作用是一直存在的。」年輕男說道。

「但這次很嚴重,我們應該」年長男說道,眉頭緊鎖著。

「你真的完全不記得我們?一點印象都沒嗎?」年輕人似乎有些焦急,轉頭對我說道,「比如說,這個動作?」他拿右手敲自己的心臟兩下,像Paul Pierce投進致勝球的動作。

我仔細看著他,似乎有點印象,我們可能是老朋友了,一起打過籃球,一起做了些不行!我真的完全不記得啊!

「抱歉,好像有點印象,但不是很確定,我們一起打過籃球嗎?」

「有印象就見鬼了,我們今天第一次見面。」年輕人一派輕鬆的說。

「那你剛剛」我說。

「剛剛逗你的,別那麼嚴肅嘛。」年輕男說。

年長男說:「他就是這樣,實在無聊。」那你還配合那麼好,說什麼他媽的memory lost

「究竟怎麼回事?你們是誰?我為什麼會在這裡?」我問。

Long story。」講完這句話,年長男向後靠在椅子上,看著一旁。

年輕男挺了挺身子,一副「我來吧」的態勢,說道:「不如我幫你簡介一下?」

「麻煩你。」

「我叫做強尼…OK,這不是真名。旁邊這位呢?叫他約翰吧。你能記得最後一件事情是什麼嗎?」

我在香港往台北的飛機上。過程中冷個半死,但沒有人願意給我一件毛毯。記憶中最後一個畫面是冷氣口吹出的白色煙霧,那要溫度多低才辦的到啊,我這麼想著。

「說的沒錯,記得那是什麼時候發生的嗎?」

「星期五吧。」總是那時候飛台北。

「我指的是年份,西元幾年。」西西西元幾年?

「應應該是2017吧?」我說,「我能請問現在是幾年嗎?」

強尼說:「2017啊,別緊張,上個月的事情而已。」

花惹發!

「言歸正傳。我們兩個呢,目前在官方擔任一項計畫的負責人,叫做HH Program,全稱為『Hero Hunter』。」

Hero Hunter?英雄獵人?」

「是的,顧名思義。我們專門招募各地的,所謂super hero。你可以把我們想成神盾局之類的。」

「你的意思是,我是個super hero?像蜘蛛人那樣嗎?」我感到胸口一股熱。

「該怎麼說呢?」強尼轉頭看著約翰。

約翰緩緩點頭:「差不多這個意思。」

「嗯,差不多吧。」強尼說道,「總之,這世界面臨的威脅,是你難以想像的。組織很早就有了結論,人類即將遭受一次毀滅性的打擊,我們需要一支軍隊。

因此,就有了HH計畫。我們追蹤那些擁有特殊能力的人,找到他們,然後帶來這裡。」

「我在飛機上冷個半死又拿不到毛毯,就為了這個嗎?」

「是啊,國泰航空是合作廠商嘛,專門低溫配送這些英雄,所以你要的到毛毯才有鬼了。」強尼說,「不過我聽那些空姐說,你發抖的樣子真是空前絕後,平常有沒有多運動啊。」

「冷成那樣,連他媽的企鵝都會抖吧!」

我說:「那我到底是屬於哪一種英雄,我從來不覺得自己有什麼能力啊。」

「這件事很難憑空解釋,看這裡。」強尼拿出一片螢幕。藍色畫面,左半部是一個人的形狀,在身體的各部位密密麻麻寫著文字。右半部則是一塊六角形,長短不一的圖條從中心向外擴出,電玩中很典型的能力圖。

「我建議你重點看右邊那個六角形,那顯示了最具代表性的英雄能力,依序是破壞、持續、射程、控制、反制、洞察,長度則說明了能力的強弱。」

「現在螢幕上看到的就是我的能力嗎?」

強尼點頭:「是。」

我的能力相當平均,畫面上沒有突出的線條,幾乎形成一顆球狀。這可能與個性有關,如果玩遊戲,我一定選複合型的職業,例如又能補血又能坦的聖騎士之類,不會去選很專業的角色。因此,發展出均衡的能力是很自然的。

「看起來我的能力比較平均。」

「是的。乍看之下不是太突出。」強尼說,「不過,你再看一下這個人的。」

螢幕上是另一個人的能力圖,看起來跟我很像,也是個球狀。這個人是?

「這是我們新來的行政助理,瑪格麗特。」強尼說。「看起來跟你很類似,不是嗎?」

「是啊。這代表什麼?」

「代表什麼你還不明白嗎?」

「代表你他媽的沒有任何能力啊!」講完這句,強尼爆笑出聲,連一旁的約翰都笑到抬不起頭,笑聲在小屋子裡反彈,他媽的怎麼回事啊?

「什麼叫我沒有能力?你不是說我super hero嗎?」

「這個嘛...」約翰看了一眼強尼,強尼似乎還沒從歡笑中回復。「簡單講,就是搞錯了。你知道的,我們才剛成立沒多久,數據中心出了點問題。不過已經修復了,請務必放心。」

「搞錯了...

「是的,我們也很苦惱。」約翰說。

「那現在怎麼辦?我根本不是什麼英雄是吧,那我還在這裡幹啥?」

「這就是問題了。」約翰說,「這個包太大,有人扛不起。我們討論了很久,這事該怎麼辦啊?」

「總之結論是,恭喜你,你現在也是個super hero了!」約翰和強尼大力鼓掌。

「這件事難道就你們說了算嗎?」

約翰說:「當然不是,一拖拉庫的事情要處理呢。

首先是資質問題。這個還好,雖然你什麼能力都沒有,但你帶種。我們調查過了,之前還和靈界偵探合作過對吧?以你這樣的能力值,很了不起。」

強尼插話道:「能力跟瑪格麗特差不多的男人,也確實少見,不容易啊。」

我是他媽的很弱是吧。

約翰說:「所以說,既然幹過這麼了不起的事,也不用在你的個人意願上糾纏了,我們直接前往下個議題。」

「我...!」好吧,下個議題。

「但我什麼都不會,這怎麼行?」我說。

「不用擔心,你會有完整的支援線。」約翰說,「你無法想像,為了蓋一個包,上面願意出多少錢。」

強尼說:「非常非常多,這個預算可以造一個鋼鐵人了。」

「好吧,那我接下來要做什麼?」

「下床,走回家,該幹什麼幹什麼,有事我們找你。」約翰說,「提醒你,碰上便利商店搶劫之類的事情,可別強出頭。你的能力跟助理一樣啊,記得。」

「呼叫!呼叫!」我低聲喊著。

「在。」強尼的聲音從耳機傳來。我從來沒見過這種耳機,全透明的,體積極小,吸附在耳朵內側時,旁人幾乎不可能看出來。據約翰說,這台耳機的造價相當高。

「到達指定地點了。」

「到店門口了是吧,那就進去吧。」

「等下,進去什麼,我根本一頭霧水啊。」

「你不了解你的任務嗎?約翰沒講嗎?」

「沒人跟我說,只叫我帶著裝備來這裡。」

「嘿,約翰,他說...」聲音有點遠。

OK,我來就好。」強尼說,「沒問題,我是講解任務的專家。來,目標就是裡面那個店長。」

「他幹了什麼?」

「嚴格來說,也不是他幹的。那人現在只是軀殼,有東西附在他身上。」

「被附身會怎樣?」

「會說謊。」

「說謊?」

「嗯。」

「就這樣?」

「你覺得說謊是應該的嗎?」

「我知道說謊不應該。我的意思是,我們是一個英雄組織吧?大費周章來逮這東西未免...

「端正社會風氣難道不重要嗎?」

「重要是重要,但...

「我跟你說,不單單是說謊。被他附身後,你說謊的時候一點痕跡都沒有。不會產生任何生理反應,心跳加速、口乾、雙手放在鼠蹊部什麼的,都不會。道德感也消失了,你將不會為說謊付出任何心理成本。完完全全無負擔的謊言。

『無負擔的謊言』?嘿,這個好,你等一下啊!」

「約翰,約翰,我們把216號叫做『無負擔的謊言』好不好?我剛剛想到的。」聲音又變遠了。

「隨便我?隨便我就這麼定了啊!」聲音回來了。「哈囉,還在嗎?」

「在。」我說。

「繼續,『無負擔的謊言』是會散播的。他附身後,便會感染四周的人,被感染的人又去感染下個人。導致一群人都在說謊,這風氣叫人怎麼看得下去?但問題來了,你也知道我們是英雄組織嘛。你說我有可能叫鋼鐵人或綠巨人來處理這種事情嗎?誰要理我啊,是不是?」

「所以就找我。」

「是啊,你是個英雄嘛,而且太難的你也不行。」

「好吧,那我要怎麼進行呢?」

OK,裝備帶齊了嗎?」

「我的裝備就只有這隻手套啊。」我動了動右手。

「你知道這手套的造價多高嗎?」強尼說,「他能瞬間強化你的握力,最高達到500倍,你去找個橘子來試試,絕對捏爆!」

「有這麼厲害嗎?」我右手握拳。

強尼說:「根據研究部的報告。『無負擔的謊言』雖然成天扯謊,但他最擔心的卻是謊言被揭穿,大概覺得專業被汙辱了吧。一旦發生了,他會產生窒息感,那就是攻擊他的最好時機。不過那不容易,我說過他的生理上不會有任何異常反應。」

「所以說,我要想辦法揭穿他的謊言,然後呢?」

「沒錯,當面揭穿,大聲斥責他,讓他感到窒息。然後使勁掐他脖子,用你那副天價手套捏爆他。讓他完全斷氣,研究部說,這是唯一消滅他的方式。」

「我這樣捏他沒問題嗎?」我看著那位店長,戴著黑框眼鏡,斯斯文文的,感覺脖子會被我扭斷。

「沒事的,你只會消滅『無負擔的謊言』,不會傷到那個人。你是在幫他,從此他成為一位堂堂正正的人,難道不好嗎?」

「嗯。」突然我感到有點緊張,要出任務了啊。

「放心吧,你的預算比鋼鐵人還高,不會有事的。我已經幫你約好了,用『朱先生』的名義,以後那就是你的化名。」

「我本來就姓朱啊。」

「那你就用本名吧。」強尼說,「現在,朱先生是位低調的投資大戶,對他的物件很感興趣。我用首席秘書的身分跟他吹了兩個小時,談的對方單膝跪地。大搖大擺進去就對了,他肯定會帶你去VIP室,就在那邊下手。記住,關鍵是揭穿他的謊言,不然怎麼掐都沒用。」

強尼說:「現在,Go!」

我一推門進去,店長馬上站起來:「朱先生嗎?您好您好!」

「他姓陳。」強尼的聲音從耳機傳來。

「陳先生您好。」

「叫我小陳就好了。」店長說,「昨天電話中跟您的秘書約好了,沒想到本人這麼年輕啊,來來來,我們這邊請,您要喝咖啡還是茶呢?」店長在前領路,小弟們在旁簇擁,一整團人就這麼往裡面移動。

「水就好。」話剛落下,一位小弟閃電般離開隊伍。

隊伍停在房間口,小陳趕忙開門:「朱先生這邊請,隨便坐。」其他小弟則門口站一排,目送我們進去,看來VIP室不是一般人能進的。

裡面沒有太多擺設,主要就是房中央那張會議桌,我隨手拉了張椅子坐下,小陳坐在對面。裝水小弟進來遞上水杯後,邊鞠躬邊退了出去,帶上了門。

隨著大家各就各位,正戲也要上場了,小陳說道:「朱先生,我知道您是位大忙人。我們就直接點吧,聽說您對我們這物件感興趣是嗎?」

逮住說謊瞬間,該怎麼做呢?假設我是一名業務,什麼時候才會說謊呢?不久前才認賠賣掉一間房子,那時候是什麼狀況呢?我努力搜尋過去與業務員交涉的記憶。

「朱先生?」

「是是。抱歉我剛剛在想事情。」

「沒關係,聽說朱先生對我們這物件感興趣。」

我問道:「是的。請問這物件,賣方開價大概多少呢?」

「跟朱先生報告,由於這個物件條件實在太好,賣方對價格非常的堅持...

就是現在!

「一派胡言!」我大力拍桌,然後躍過桌子,右手掐住小陳的喉嚨。

「ㄜ...」小陳一臉痛苦,說不出話來。

「你們為什麼讓我虧本賣?啊?」我邊掐著小陳,邊喊道。

強尼的聲音從耳機傳來:「你怎麼搞的?別忙著處理自己的事,你要逮住他說謊的瞬間啊。」

「你們為什麼讓我虧本賣?啊?」我無法停止,繼續向這個行業討公道。

小陳臉色越來越糟,感覺真的吸不到空氣了

「喔喔,不!你成功了,你真的逮到他了。繼續掐,別停手。」強尼說道。

「你們為什麼讓我虧本賣?啊?」

「你們為什麼讓我虧本賣?啊?」

「就是這樣!就是這樣!GOGOGO!」強尼的聲音,從耳機大力的傳來

最後,我朝前方鞠了個躬,說道:「陪審團諸位,以上便是我將陳先生掐昏的原因,與本人過去買賣房屋的經歷無關,懇請陪審團諸位做出正確判決,謝謝。」

    全站熱搜

    mmadcit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