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之旅讓我找到自己

今天,我們來到新加坡最知名,彰顯新加坡族榮耀的魚尾獅公園。

上獅下魚的魚尾獅雕像聳立在前,彷彿以海盜周潤發的口吻說道:「Welcome to 欣嘎頗」

現場人山人海,形成一場攝影大會,一個個對著魚尾獅吐出來的水柱又磨又蹭。有口含的,有手捧的,有胸扛的,忙成一團。

「前進一步,頭往上一點,okok,這個位置」我和盟主正忙著處理這道水柱。而一旁濃寶則獨自坐在推車裡,於四十度的陽光下,啃著一個乾掉的麵包。

「好了好了,我們要走了。」不時尖叫的濃寶,得到這樣的回答數次。好了,我們真的要走了。

「Excuse me.」一名印度男人向我走來。

遊客們彼此幫忙拍照,一直是觀光景點最美麗的風景。好吧,你們要拍哪?魚尾獅是吧?

「我能跟你拍一張照片嗎?」印度男人用印度英語講出這樣的話。

「Me?」你要跟我拍照,而不是跟那頭獅子拍照嗎?

「Yes.」印度男人說道。

這這,這是怎麼回事?我與盟主面面相覷。

印度男人站在我身邊,指揮另一名留鬍子的印度男人,來來來,快來幫我們拍照!

他伸出右手,表情甚至有點嚴肅。呃,那我也伸出我的右手吧,我們雙手交纏,其實就是基本的握手。

留鬍子的男人很慎重的拍了一張照片。然後他覺得另一個角度更好,你們往旁邊移動一點,我們再度雙手交纏,做出基本的握手,再來一張。

「Thank you very much.」
「Thank you.」
「Byebye.」
「Bye.」

這場國際交流,在其中一方一頭霧水的情況下結束。

「嘿,我突然覺得這個角度也很不錯」我們再度投入到攝影世界,罔顧濃寶的叫撤聲。

「Excuse me.」一名印度男人向我走來,「能跟你拍一張照片嗎?」

這這這到底怎麼回事?印度也有他媽的歡樂嚇嚇叫嗎?

「你們到底為什麼要跟他拍照?」盟主一個箭步提出這個問題,得到一連串回覆,卻因無人聽懂而流於白問。

這到底怎麼回事?好吧,來就來吧,沒問題,sure,來來來,都來。

這名印度爸爸本人卻不來,他就攝影位置,推了一位青年,大概高中左右的男生上來,請你與這位年輕人合照一張。

到底他媽的怎麼回事?這場景好像我是一位他媽的教主,幫這個年輕人加持什麼一樣啊!

好吧,來來來,年輕人。你安安幾歲讀哪裡?好好做人知道嗎?

IMG20190926113431.jpg

 

又是一個雙手緊握的姿勢,你看那意境,雖然我不明白事情始末,但我真的感覺我輸送了一些能量給這位年輕人,我感覺他受到了激勵。離開時,他似乎煥然一新,我覺得他會好好的。

再見,印度年輕人,以及你的父親,以及廣大的印度民眾。本人印度不知名教主在此巡視,受洗祈福一應俱全,在這邊你們可以叫我阿杜拉馬哈嘟嘟拉拉先生。The End。

全站熱搜

mmadcit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