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kia 與我

nokia-logo-2.jpg  

「你手機修的怎樣?」有人問這個問題。

手機送修的隔天,正常來說,只有這個答案:「等他們通知啊。」

不過這次,我不打算這麼說,我要說的是...

嗯,我們還是從星期一說起吧。

星期一,我在一場會議中數度外出,目的是找個空曠地,對著電話重複「聽得到嗎?」「現在聽得見嗎?」這些話。最後,大家都同意,這隻手機需要協助。

消息傳來,群眾喜上眉梢:

「又壞了。」「早就跟你說Nokia不行了。」「你這隻手機才買多久?」

「不到半年。」

「上一隻呢?也是很快就換了吧!」

「不一樣!上一隻是掉到馬桶裡,不是品質的問題。」我必須捍衛我的選擇,而且他現在可以用,馬桶水已經蒸發完了啊!

星期二,我帶了兩隻手機出門。一隻要去修的,一隻是馬桶水乾掉後拿來頂著的,兩隻都是Nokia,因為我是這家公司堅決的擁護者。

這天是籃球日。下班後的我,一身勁裝,騎著機車,播放著復仇者聯盟的配樂,向球場移動。

「登,登登登登,登登登」這是復仇者的配樂。

「登,登登登登,登...!」

嗯?音樂怎麼斷了?這件事證明了我的理論,手機只要泡過馬桶就不再靠譜,連個歌都放不好。

「先生!先生!」

音樂斷了還給我切到廣播call in節目,我需要邊騎車邊關心政治嗎?

「先生!先生!」

喔喔,原來真有個人在叫我,一名男人並肩騎在旁邊:「先生!」

您好,請問我能幫助你什麼嗎?

「先生,你的背包掉在馬路上了。」

「什麼?」我緊急剎車。

「就在後面那邊邊邊」男人的聲音越來越小,他騎走了。

什麼?急看置物區,原本該擺著史伯丁球袋的方位,現在只放了他媽的我的腳啊。場景似曾相識,這段文字也似曾相識,多年前上蘋果新聞的筆電不就是這麼丟的嗎?原來剛剛音樂斷掉與馬桶水無關,是因為耳機收不到幾十公尺外的訊號啊。

將機車丟在地上,轉身便跑成他媽的Forest Gump。跑過紅燈的斑馬線,跑過樹、跑過河流上的倒影。跑到定點,面對一整排等紅燈的車,我的背包他媽的在哪裡?

目光急巡每個車底,發現路中央一台灰色汽車壓著我的包。我直奔過去,拖拉著車底下的包,拖半天拖不出來。我敲敲車窗,告訴車主人你輾了一個包知不知,你能不能別輾這麼緊呢?車主人見到敲車窗的我,表現的十分訝異,彷彿遭遇了劫車事件。

僵著也不是辦法,綠燈一亮我可能要跟著包殉情。遂奮力一拉,終於將其拔起。我逃回人行道,將背包抱的極緊,你回來了!場景似曾相識,這段文字也似曾相識。珠海撿回包時,就是這副德性,印證了一個道理,人生就是不斷重複的狗屎。(same shit different day。出自《捕夢網》)

「先生!先生!」

你們能不能別再先生先生的叫我了!

「先生,你的皮包掉在後面。」一名年輕人說道。

「什麼?」定睛一看,其中一格空了啊,皮包、手機、鑰匙、識別證,他媽的全爆在馬路上!到底輾的多大力,你這灰色車是甩尾來輾包嗎?

我又奔回馬路,蹲來蹲去的撿拾散落物。就像鄉土劇裡的小販,那種被惡霸一腳踢翻並罵「誰准你在這裡賣東西的,啊?」,那樣的小販。慌亂檢了一陣,在下波車潮還沒淹來之前,逃回人行道。

今天,我帶了兩隻手機出門。一隻要去修的,一隻是馬桶水乾掉後拿來頂著的。現在,他們都成了馬賽克。一隻是正面,一隻是背面。馬賽克的相當徹底,我如果拿的姿勢不妥,可能會被警察逮走。

「你手機修的怎樣?」有人問這個問題。

手機送修的隔天,正常來說,只有這個答案:「等他們通知啊。」

不過這次,我不打算這麼說,我要說的是...

我說:「已經沒有修不修的問題了。」

The End

 

附記:手機近照

thumbnail_IMG20190819013750.jpg  

Photo by my OPPO Reno Z

    全站熱搜

    mmadcit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