麗江大理成都九日遊()

轉眼,旅居華北已近一載。期間,以濟南為始,高鐵能到的華北各城,大大小小幾乎旅畢。包含安徽合肥這種,行程跑到一整個下午在Starbucks喝咖啡,此等貧瘠之地也去了。牆壁上的中國地圖,北方密密麻麻插了圖釘,西方卻一片空曠。適逢本人休養生息之時,終日以吸取日月精華與餐風露宿打發,閒也閒著,八千里路雲和月-華西篇即刻開拍。

華西行最大的心理障礙便是:全程坐飛機。這件事會困擾我一輩子,隨著年齡增長,勇氣卻漸漸失去。小時候我甚至立志當太空人的,而現在坐在那邊,飛機抖一下,手汗都被抖出來。但沒法,火車一坐下去動輒七八個小時,該飛還是得飛。

本趟主打三個點,依序為:麗江、大理、成都,各分配三天,全程九天。

麗江大理成都九日遊(一)-圖1.jpg  

迫降麗江

說迫降可能太over了,但這絕對是膽囊破裂型的降落,也是我飛行生涯中最嚴重的飛安事件。飛機似乎不是直線而是曲線式降落,他邊降落邊甩尾繞過一座山頭。現在可不是他媽的騙打者揮棒的時刻,需要投大曲球嗎?曲球也不對,正確說應該是蝴蝶球。機長或許是黃平洋的後裔,來了一手祖傳七彩變化降落法,整台飛機他媽的翩翩飛舞啊。

本人絕非誇大,過程中一段陡降,真有自由落體之感。尖叫聲四起,come on現場可是號稱置生死為度外的大陸人啊,連他們都尖叫了,你就知道事態有多激烈。麗江這個點,不知不覺就給了滿分,因為我活著。

麗江古城

麗江古城,亦稱大研古鎮。大致上是一片古式建築,改裝成商店餐廳住宿等,感覺就像好幾十條老街疊成一區。為麗江必遊之地,大街小巷,玲瑯滿目,相當值得花時間。你可以把他當成一個景點,花個一天來逛,而我們是直接住裡面。這有個好處,你就住在景點內,一踏出房門就開始觀光了。另外,夜晚正是古城人畜興旺之時,住古城內可盡情逛,累了便直接走回客棧,避免遇上歸途障礙。

以前我們去天津,晚上搭船遊海河,排了一個多鐘頭,添好運都該吃到了。這還不打緊,重點是下船後已近子時,所有大眾交通都收了,滿街僅剩計程車穿梭。那也無妨,麻煩是他們表面計程車骨子裡是來劫標的,沒一台正經貨。

例如,我攔下一台車,「XX酒店,20元去不去?」那司機想了一下,用手點點自己腦袋說:「我覺得你腦筋不清楚。」「什麼?」「你知道到那跳表多少錢嗎?50!所以我說你腦袋不清楚。」語畢長揚而去。媽的聽他胡謅,查百度地圖明明只要他媽的15元,騙人不成還說我腦袋不清楚,我找誰申冤去啊。我還聽到其他路人和計程車的對話,路人說要去XX旅館,司機跟他說那家今天不營業,路人說怎麼可能我們房間都訂好了。司機騙術失靈,又長揚而去。

我其實不太懂他們在幹什麼,只知道肯定心懷不軌。當時間晚了,沒交通工具可回家時,你只好被迫與這些山賊交手。這便是所謂歸途障礙,萬萬不可落入此境地。

我們三天住在「客棧」。造型如武林人士住的客棧,通常配置一名老闆。當然,旅館又不是無主事業,誰沒老闆,只是客棧老闆除了收錢外,還提供諮詢服務。畢竟麗江不那麼四通八達,你多少需要指引。

老闆是成都人,估計年紀比我略小,但全身散發出菁英光芒,自信破表。有天晚上,我們靠過去問行程,結果被困在那邊約兩個小時。從老闆的一生,高中沒畢業出來闖,講到「花點錢,我也是個碩士生了」。席間並談到「想在麗江這個地方豔遇,太容易了」、「女人要的東西很簡單,就是細節」等獵豔心得。不過,他是挺靠譜的,自信並非莫名而來,綜觀他推薦的行程和餐廳,皆水準之上。

另強調豔遇這件事。麗江素有「豔遇之都」的美稱,許多單身男女,背起包便來此拚個邂逅。就我觀察確實如此,路上獨身女子特別多。據客棧老闆所言,來者多半是失婚失戀等虛弱女性,心靈上特別需要陽氣,這也許是豔遇率居高不下的主因。基於目前婚狀穩固,似乎不關我事,算白去一場,但還是釋放訊息給廣大單身男女讀者們。

唐會過橋米線

過橋米線算是滇緬料理代表人物,來雲南萬不可漏吃。「唐會」為客棧老闆所推,相當稱頭。說正格現在地球村時代,哪裡吃不到米線?一名成年人,加加減減也該涉獵了一些米線。個人經驗是這樣,台灣米線味道淡,大陸米線味道重,各有所長,但比起「唐會」都差的遠。

當米線煮好後他不端過來,而在廚房那邊叫,你得自己去端。第一次去的人往往搞不清楚狀況,我就看到有組人在桌上聊得不亦樂乎,廚房一群店員齊吼:「你們的米線好了」話說回來,服務員不是懶得端,叫你端的目的是為了調料。一般米線就一碗清湯,而這家特色在,他有附調料吧,你可以自己調湯頭。

問題來了,這令我想起以前曾流行過的一種店叫「傻瓜乾麵」。他給你一碗白麵,然後給你醬油辣椒醋什麼的自己調。一開始大家興致盎然,每人心中都有廚師魂,現在有機會登上料理舞台,不是士氣大振嗎?但很快地,事情開始不對勁。關鍵在廚師魂往往不濟事,一失神便調出一碗噴,花錢就罷,還得吃自製噴,根本自掘墳墓。漸漸地,傻瓜系列被市場淘汰。

我的意思是,大夥都不是練家子出生,一群外行人哪成的了事?不過,沒這問題。可見下圖,指南都貼牆上了。

麗江大理成都九日遊(一)-圖2.jpg  

你看那五大辣不是超讚嗎?重點是,你照表還真調的不錯,我第一回調了個麻辣口味驚為天人,被自己精湛廚藝震懾到,儼然是天下第一米線。尤其花椒帶來的麻與香,是我在浩瀚米線海中不曾見的,肯定是季後賽級別的花椒。我們總共在這吃了兩回,共調出三碗不同口味的米線,每碗都是佳餚。麗江僅待短短三天,中間還出城旅遊,東扣西扣能吃的餐數不多,我們卻在這家吃了兩次,足見實力過人。

茶馬古道

在麗江,你會遇見滿街的茶馬古道,辯不清真偽。你知道本人曾被真假長城弄暈過,對這事特別敏感。然而,事實上無須擔心,每個都是真的。茶馬古道是古代雲南人用馬來運貨的商道,就像「馬路」這般名稱,不是專有名詞,只要曾經有馬走過皆可稱之,所以到處都是也合理。不過換句話說,也有可能每個都假的,你哪知道以前有沒有馬走過。

一言以蔽之,茶馬古道行程就是騎馬。是這樣的,麗江古城裡有無數個團,遍布各地點及各價位。據客棧老闆分析,團們大致分三層級如下:

第一、純玩團。只景點不購物,團費最高,成本和利潤皆內含。我們便選擇這款,我的心願很簡單,只是想了解自己會被帶去何方。而在中國大陸,達到如此境界你得多花錢。

第二、賭團。景點會去,再加一兩個購物點。團費次高,約等於他的成本,即使你一毛不買,他至少還損益兩平,無須強行推銷。另一方面,若你購物慾被挑起,多買他就多賺,所以叫賭團,賭一個購物慾炸開的機會

第三、黑人行話稱為宰團。景點未必去,購物點約十來個。團費極低,收入來源全為購物。所以買不買東西對他是生死大事,肯定是拔起來賣。加入這種團,通常就是被宰的份。要不你花大錢買垃圾,荷包被屠殺,要不你死不買,被導遊用凶器屠殺。

我們這團團費280人民幣,全程駕馬兩個鐘頭,聽起來實在久,同團一位福建人,當場便對大家說明「騎這麼久幹嘛?我的屁股豈不是要痛死」。不過路線就這樣,我們騎馬進入山中,繞進繞出,必須得這麼久。其實坐起來感覺還行,下半身撐得住。

這邊的馬稱為滇馬或佛羅多馬,腿較一班馬短,人騎在上面腳都快著地,形成六腳獸之相。我猜是他們主要功能在運貨,不需要飆去白帝城救駕之類,所以速度上並無要求,自然腿就短了。

麗江大理成都九日遊(一)-圖3.jpg  

好吧,來談談騎馬。我回顧一下此生,好像沒有騎過馬啊。知識所及的「騎馬」大概是這樣,有個人牽著一匹馬或一圈馬,大家排排坐上去,然後他牽著一群生物繞一圈,貌似活體旋轉木馬。而這次可是真槍實彈,整趟幾乎都走山路,上下坡頻繁,而且路途遙遙,絕非旋轉木馬可比擬。

不免有人存疑,你區區城市人,韁繩一拉就要扮希斯萊傑,合理嗎?是啊,有時看那路是如此蜿蜒,地上又像路平專案一樣崎嶇,感覺用走的都會摔了,騎馬究竟有沒有問題啊?不過後來我醒悟了,騎馬跟騎摩托車不同,摩托車你騎不好只有摔的份。然而馬,不會騎也不必擔心,馬是活的他會走就好,你不用雞婆你只要坐穩。除此之外,旁邊有馬伕隨行,即使脫韁也有人救援,安全基本無虞。

走在林間小路,欣賞沿途風光,過程難免顛簸,依然寫意。中間有個木樁區,大家都把馬栓著休息。當盟主騎馬經過一隻停好的馬屁股時,忽馬腿襲來,正中馬頭,該馬慘咩一聲。這事盟主一直耿耿於懷,說她的馬被踢了。眾馬停妥後,跑出一堆賣玉米的,不是烤玉米是拿來餵馬的。大家回頭瞧自己的馬,腿短成那樣還載了我們一個鐘頭,怎可不餵?於是現場一片餵馬聲,形成一幅人馬一家親的圖畫。

兩小時後,行程結束,馬隊抵達一座湖。午餐是土雞火鍋,我們那桌吃了吃開始自我介紹,有河南來的、陝西來的、山西來的、福建來的。不過當我們喊出「台灣來的」之後,很快成為話題中心,一坨麥克風遞上來。「台灣空氣應該挺好吧?」「台灣飛來這兒要多久?」我夾土雞肉沾個辣椒,「什麼?台灣人不是都吃很清淡嗎?」拜託我從小吃川菜長大的啊。

其實這現象不算異常,常常你自爆是台灣人後,對方會變得特別熱情。例如:

濟南計程車司機:「台灣這麼好的地方,來濟南幹嘛啊?」

天津計程車司機:「台灣這麼好的地方,來天津幹嘛啊?」

考證照時的監考老師:「小兄弟,你台灣哪裡啊?台北?台北好啊首都啊

諸如此類,不知道其他人經驗如何,我碰上的以友善居多,僅供參考。

吃完飯,划個小船,驅車返回,茶馬古道之行over。

麗江大理成都九日遊(一)-圖4.jpg  

mmadcit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