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名、某證券研究部

         這次的面試非常piss me off。基本上去參加面試,我都是以跪求一個工作的姿態前往。一般來說,只有表現的很糟糕,自覺得對不起面試官的狀況,但這是唯一一次,他惹毛了我,就算給我工作老子都不想鳥他。內文具有攻擊性,因此我隱藏該證券公司的名字。

 

        不知從何時開始,我把人生規劃成這樣:碩士畢業-->退伍-->博士班-->教授-->老-->死。我嚮往當一個每週只上九小時課的教授,在籃球場跟學生們一起揮灑汗水的教授,回家和一群年輕人連線打魔獸的教授。

 

        博士班落榜後,我的人生列車失去方向,教授夢碎了,我總不能直接退伍-->老-->死吧?這時候,媽建議我:「去考個公務員吧,男人!!!」。好,此時我決定當個準時上下班的公務員,一週團購一次的公務員,上班玩pizza遊戲的公務員。

 

        我開始準備台電考試,花了4個月的時間,搞甚麼又落榜了!!!連筆試都沒過,淒涼到不行。台電的國文英文在同一節課考,那天我沒戴手錶,寫完英文已經寫的我暈頭轉向,根本搞不清楚時間還剩多久。國文考作文,題目是「國營企業民營化所帶來的影響」之類的,這個題目我有把握,不過才寫到第二段,類似「所以民營化跟國營化的差別,在於民營化提高了效率...」這樣的東西,鐘聲就響起了,我整個昏倒,只好寫上很匆忙的結尾「所以我個人對台電的民營化感到雀躍的期待。」,然後考卷就被強制收走了。一個作文逼近零分的人是不可能考上任何公職的。

 

        接下來,打開104,我要當個五一勞動節可以放假的勞動者。

 

        相信在找工作期間,每個人都丟出了如雪花般的履歷。當時基本上只要看到金融相關人員,我就天女散花的把履歷到處丟,問題是會聯絡的大概不到一成,我想大家都有這種經驗。

 

有一天下午我跑去打籃球,手機響起,當時剛好輸球坐場下等,於是接到了這通電話。但是這通電話十分模糊,我們彼此都聽不太清楚對方,很辛苦的互相吼叫一陣後,大概聽出這是某證券跟我安排面試時間,我十分興奮的抄下了地址電話時間,邊鞠躬道謝邊掛了電話,結果因為過程匆忙,籃球場很吵我又氣喘吁吁,竟然留下了一個最關鍵的事情沒問:「這是哪一個部門啊?」。剛剛不是說過,只要看到金融相關人員,我履歷馬上送到府,所以某證券眾多部門都接到了履歷,而我卻不知道當天要去面試哪個部門。

 

        面試官是一位兼具氣質及智慧的女主管,對待愚蠢的求職者展現高度耐性,還講公司的歷史給我聽。而我也從彼此的互動中發現兩件事情:

一、   原來我是來面試風控人員的啊。

二、   我不是她的菜。

知性的女主管說,他們剛成立,所以風控制度要重新規劃,他們需要很熟悉相關法規,又具有清晰風控概念的詹姆斯大帝,而不是連Var都答不出來的飄髮曾文鼎。於是基本上這次面試算是結束了,但知性的女主管問我願不願意試試看另一個部門,工作性質大概是研究相關,她覺得我適合那裏。身為求職若渴的求職者,我當然是滿口答應,邊鞠躬道謝邊約了隔天再度前來。結果,現在進入主題,令我piss off的鳥面試正式開始。

 

一名帶位小姐將我引到辦公室的深處,這區應該就是所謂研究部門的領地。但就我觀察,大約只有三個人隸屬於這個領地,這三個人座位成一直線分佈,最前排只見座位不見人,不知跑到哪去。中間那位,在我經過他身旁的時候抬頭看了一眼,今天我在這裡敘述這場面試,畢竟年代久遠,很多地方其實印象都很模糊,所以多少加些杜撰的描述補一補。但這位坐在中間的男子,我沒有虎爛,他那一眼讓我打消了30%在這裡工作的意願。空洞的眼神,無表情的看了我一眼。先生你怎麼了?在這工作久了會變成無臉妖嗎?今天要面試我的該部門主管坐在最後排(這當然),於是我被引導到那裏。

 

        這位主管似乎根本忘記今天有面試,應該是說他記得,但是他似乎很不care今天的面試。光面試的地點就很不稱頭,竟然連會議室都沒去,昨天是在會議室裡進行的,可見這家公司確實有建造會議室,但他卻叫我搬一張小板凳坐他位子旁邊,好像吃陽春麵跟你併桌一樣,就這樣開始面試。我不是像李森(把霸菱銀行搞倒的)那樣優秀的交易員,不要求一定要坐在有落地窗的頂樓大房間,但是在大庭廣眾下面試挺奇怪的吧。大家在辦公,我們在那邊「你爸爸做甚麼的?」、「為什麼想來我們公司?」、「你覺得你是怎樣的人?」,不覺得很不自在嗎?而且他給我的小板凳,印象中還不是電腦椅,而是那種補習班的白色高腳椅,輪子都沒有,當然這不是重點,我只是要敘述那個狀況多糟。這裡整間辦公室的人包含他老兄,都坐在電腦前滑動自如,我一個人拿著補習班小板凳蹲坐在那裏動彈不得,這叫人怎能不生氣?

 

        我的履歷有一點標新立異,自傳是條列式的。類似:「一、家境小康,我的父親是。二、畢業於台大國企所…..。三、未來在職場上,我希望….。」這樣的寫法是希望引導面試者,我Q&A的格式都幫你準備好了,你就照著他一點一點的問吧,不要問些太突兀的問題。但這位帶著眼鏡、眼睛略小、小夫嘴型、聲音略扁的主管,鳥都不鳥這些Q&A。他對我這個人一點興趣都沒有,從頭到尾問題只集中在問我修過哪些課,問過後又沒打算把我的回答放心上,只是緊接著問下一題。我們的對話像這樣:

 

      「你有沒有修過隨機微積分?」

      「應該沒有,但是我們有類似的課程。」

      「那你有沒有修過財務工程?」

      「有,修過兩學期。」

      「那你有沒有修過XXXX?」(聽都沒聽過的複雜課程,應該沒修過)

      「沒有」

 

         就這樣,他似乎拿著學校發的選課單,然後按照上面的課程名稱一節一節的問我。

 

        除了這種類似督學來訪的拷問之外,我們之間還有另一種型態對手戲,就是「你有沒有用XX方法評價XX商品過?」這類的問題連續問。這類問題,無論我用甚麼修辭來修飾,總之答案就是否定的。因為我從來沒有用過任何方法評價任何商品。也因為答案幾乎都是否定的,所以進行起來十分順利。他問,我答"no",然後他擠眉弄眼一番後繼續問下一個:「那你有沒有用OO方法評價OO商品過?」,我依然答"no",就這樣進入循環,簡直是疲勞轟炸。當下我就覺得這個人根本就在敷衍,只是因為氣質女主管介紹人去,不好意思推掉就敷衍了事,還拉我當陪葬品。真糟糕啊你!也許我沒資格批評別人的面試方式,但是整場面試就在這種只問不聽的鬧劇中結束,這到底是能了解我多少?

        

        結果會錄取才有鬼咧,但這次錯不在我,我非常肯定的下了這樣的結論。


 

全站熱搜

mmadcit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