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名、某證券交易員
         這應該是有史以來最短的一次面試,雖然歷時短暫卻令人印象深刻很多小細節我都記的很清楚而面試的公司就是我現在工作的地方因此還是得再度隱藏該證券的名字

這次面試歷時非常短暫,約20分鐘左右。在這場短短的戲當中,出場角色有:我、陳先生、NB、魚小姐、考卷、迴紋針、街景、主管(按出場序)。

 

地點就在離我家不到五分鐘車程的大樓。除了當兵在外縣市之外,從小到大我的生活範圍都在家附近,最遠的高中時代,公車大概只要25分鐘就可以到,大學研究所都在比高中還近的區域,現在我又意圖在離家更近的地方工作,有人問我:「你難道不想走出象牙塔,在更廣大的世界飛翔嗎?」。老實說我吃太撐了才會去外面飛翔,上班地點當然是越近越好,因此這次面試我十分期待。

 

        陳先生首度登場,帶著我走進一間小會議室,裡面有一張會議桌,上面擺著一台沉睡的NB。我坐下後,陳先生說稍等一下便快速的離開會議室。接著魚小姐走了進來,她拿著電源線對NB插了半天,我為了展現優雅的紳士風度,也熱心的幫找電源孔,兩人忙了一陣,最後魚小姐喚醒了沉睡的NB就翩然退場,在這短短的兩分鐘演出,魚小姐表現的大方不做作,這種風格日後也為她贏得「部門最自然的女性」的封號,並獲得「諾亞方舟小名號」的第四張船票。(註一)

 

        陳先生手持一張A4紙張再度登場,這是一張考卷。在此之前,我認為面試不過就是某種形式的聯誼而已,我聊聊我的家庭,你聊聊你的公司,如果印象良好,不排除進行第二次的接觸,不就是這樣,怎麼會有考卷出現呢?陳先生快速的交代:「這張考卷給你作一個小時,寫完打這個分機找我就可以了」。當他快步走出去後,我錯愕的檢視考卷。

 

      一共有三題,第一題是基本的統計題,有兩個投資組合,請分別計算報酬率之類的。第二題承第一題,試利用這兩個投資組合設計一個套利策略。第三題程式題,寫一個簡短的程式去自動交易你的套利策略。看完這三題,唯一確定的事情就是:「我必須從第一題作起」。除此之外,毫無頭緒。

 

       很多人都有一個錯誤的觀念:「你數學系畢業,統計對你來說應該超簡單的吧?」。在此我要為天下的數學系生澄清這一點,第一統計根本不是我們的必修(或說不一定是必修),我們數學系要研究的是混沌,是拓墣,是宇宙的起源,統計對我們來說只是個區區分支,想修的人請自便(這些話不是我說的,應該是高傲的怪咖數學系同學說的)。再說大部份數學系的同胞們,在大學時代唯一的目標就是「活著」,無論我們修了多少東西,都只是為了生存。數學系生涯就像是一場船難,所有人都在海面上漂浮著掙扎,撐不住的人就沉下去,到了學期末,還沒沉下去的就畢業,我們只是逃過船難的一群人,不代表我們很會游泳。統計我根本是一竅不通。

 

       接下來,我一個人在裡面飆戲了15分鐘。時而在考卷上寫著不完全的算式,時而對著Excel的迴紋針問東問西,偶而有一點希望,但大部份時間我只是無意識的測試各種沒看過的函數。Excel自然也非我專長,我一直到研究所才灌Office。記得研究所有一門必修課-財務工程,我陰錯陽差的當了該科的小老師(課代)。第一天上課,教授說:「我們這節課要選一個課代,有沒有自願?」,大家面面相覷。教授:「那就1號吧。」,這時詭異的事情發生了,大家都紛紛轉頭,然後所有目光漸漸集中在我身上,老實說關我屁事,我學號76號離1號有段差距好嗎?但我坐最後一排,總不能也轉頭看著垃圾桶吧?眼看著大勢已去,我只好舉手,接著全班爆以熱烈的掌聲歡迎課代登基。

 

        課代第一個工作就是從最後一排走向第一排,從此以後我每節課都被釘在那個位置。第二個工作就是每節上課前安裝NB和準備投影片。問題來了,我連powerpoint是甚麼都不知道。正式上場時,好不容易手忙腳亂的把NB弄好,投影片打開,教授說:「播放(就是把投影片切成全螢幕的意思)!」,我卻完全不知道要做什麼,其實不過就是按下投影片左下角那個長的像『羊』的熱鍵而已,但找不到就是找不到,於是全班只能看著螢幕上抖動的滑鼠游標大演迷航記,教授此時輕嘆一口氣說:「應該換個課代。」,我說:「就跟你說我不是1號,我是他媽的76號!」,當然我不敢這樣說,我只是很羞愧的嚥下這口氣。講這一段是要證明,Office確實不是我的強項。

 

        遊走在考卷和NB一陣子後,幾乎沒有任何進展,我挫折的走到窗前,會議室有一面很大的窗戶,32F的視野非常遼闊。望著窗外的街景,敦化南路橫越在前方,左側和他交叉的是一條沒有路名的街道,這條街就通往我家,從這面窗一眼就可以看到住的社區。看到這裡不禁悲從中來:這裡離家這麼近,我愛這棟大樓,我多想在這裡上班,可是我一題都不會。之後我拿起電話對著外面說:「做好了。」。

 

        陳先生三度登場,引領著主管走進來。這位主管散發著智慧的光芒,他的眼神讓人覺得,他可以在任何時候都做出正確的判斷。我這樣說並不是因為他現在仍是我主管的緣故,那確實是當時的感覺。我不確定當他們走進來的時候,是否以為我是一個只花了15分鐘就把1個小時份量的考卷解決的天才,無論如何,當他們看到白淨的考卷和螢幕,應該就真相大白了。主管很體貼的給了台階下:「我們的交易員通常是找有業界經驗的,你剛從學校畢業,可能還無法應付這些題目。」,「你的答案我們會回去再看一看,然後會給你進一步通知。」,基本上我沒有寫上任何像樣的答案,至今我仍然十分感激他的寬容態度,很和氣的跟我講了這些。於是面試到此結束,我們只交談了2分鐘。最後我錄取了。

 

        很多人會覺得忿忿不平,面試搞成這樣,為什麼卻可以得到這份工作。因為我最後錄取的不是交易員,是分析人員。這次面試後,過了一個禮拜,又接到陳先生的電話,問我願不願意去進行另一場分析人員的面試。在那次的面試(陳先生四度登場),我表現得比較ok一點,所以很幸運的錄取了。據說是因為第一次我放棄的非常乾脆,主管認為我不浪費大家的時間,他有一點欣賞,因此再給一次機會。

 

        這次的面試雖然歷時短暫又一事無成,但卻開啟了另一次的面試機會,令我想到柯博文的名言:「命運的來臨總是令人措手不及」。目前我仍然在這裡工作,生活十分愉快。

 

註一:

「諾亞方舟小名號」,部門有一個同事叫小名,有一天主管問他:「如果明天世界要被洪水淹沒了,你只能救四名女性上船,你要帶誰。」,小名第一名選擇了他女朋友,第二三名選了曖昧許久的研究所同學,第四名選了部門的魚小姐,理由是「自然不做作」、「就像女神一般」。

 

全站熱搜

mmadcit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