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完沒了的牙周病地獄III

這個故事拖了三年,終於要進入完結篇了。不過就如標題所言,這是一件沒完沒了的事情,也許過了四五年後,又再度驚傳牙周病復發事件什麼的,這不是不可能。但目前一口利牙的狀況,我真心希望可以維持久一點。

牙周病和蛀牙最大的差別在於,牙周病可以撐而蛀牙無法。牙周病是個很乾脆的傢伙,他發病的時候,你很麻煩,他不發病的時候,你是幾乎一點感覺都沒有的。所以,只要意志力堅強,通常發病的時間會持續三至五天,撐過這段時間後,就幾乎不會再痛,直到下次發病,也許是一個月之後了。

 

也就是說,其實很多人都是牙周病的帶原者,只是他們拒絕面對。如果你覺得你好像隔一陣子牙齒就會不舒服,但是又隔一陣子,這種不舒服的感覺又消失了,那歡迎你搭上牙周病地獄的列車。

 

在進入正題之前,我要額外分享另一件事情,我經歷過牙齒保健的雙箭頭蛀牙和牙周病,但這兩大分支之外,前一陣子我又接觸到一個全新的領域。之前部門團購了一種叫地瓜酥的零食,把地瓜切片,炸成脆脆的,然後再弄些麥芽糖之類的糖漿,地瓜本身就是討喜的食物,這種做法更是美味大爆發。我整個廢寢忘食的吃他,成天手油油的辦公,因為有加麥芽糖,所以吃起來非常黏牙,但這完全不構成阻擋我吃的理由,總之,狂吃了一個禮拜後,大概是過度咀嚼的關係,我的嘴巴竟然張不開了。

 

        正常來講,嘴巴張開時會牽動到兩頰的骨頭,我的嘴巴只要大過某個角度,那個位置就會痛。一開始十分嚴重,我無法把太厚的東西送入口中,例如雞腿就太厚,只能用排骨飯代替。更別說漢堡了,想吃漢堡只能一片片的吃,先吃上層的麵包,然後吃一片肉,再吃一片酸黃瓜,我幹嘛這麼拼。除了只能大量吃扁平的食物維持生命之外,我也不能笑得太開心,一開懷大笑嘴巴就會痛,那段日子我只能抿嘴微笑或是盡可能的憂鬱。更恐怖的是,我耳朵內部開始覺得怪怪的,是一種涼颼颼的感覺,很像耳朵進水,因此我常常無緣無故的挖耳朵,卻挖不出一滴水。嘴巴張不開我可以忍受,但是耳朵涼颼颼讓人不得不去搞清楚怎麼回事。

 

我在google搜尋了「嘴巴張不開」才查出來,這是一門很專業的學問,叫做顳顎障礙專科(耳朵涼颼颼原來也是症狀之一),專業到甚麼地步?我打電話去一家私人診所掛號,她跟我說你要看這個病,一次要一千元。我說我第一次去看,還不知道什麼問題就要一千元有沒搞錯,她說沒錯,你只要一進門就要收一千元,我說神經病並掛了電話。仔細再查,發現台北醫學院(真是我的好朋友)有健保給付,於是我掛了號。

 

        看診的那天,其實狀況已經好轉了很多,我可以勉強吃個單層漢堡,盟主問那你還要去嗎,我說我要聽到醫生親口說:「你沒事了」。有時候看病不就是這樣,十次有九次都是去求心安而已。到了現場發現竟然是教學門診,也就是說我是個人體標本供大家參觀,醫生把X光片貼在牆壁上,一堆人圍著看,我得在這堆未來的牙醫面前,回答現在的牙醫:「因為我狂吃地瓜酥,所以嘴巴張不開了」。診斷結果如預期的沒甚麼大礙,我的情況只是面部肌肉拉傷,如果是脫臼就非常麻煩,可能要裝矯正器什麼的。

 

目前我的人生走到這裡已經深入牙醫界的三大領域,真的如果我退休後,去牙醫協會擔任個有給職(顧問什麼的)應該不算太過分。

 

從牙周病的手術治療逃亡後,過了半年左右,這夢靨像隻蟒蛇般再度纏了上來。一旦開始發病,就只能背著他繼續生活,早上起床第一件事,先掃描過每顆牙齒,就像典獄長巡房一樣,一一的問每個牙齒:「怎麼樣?你今天會乖吧,有問題跟典獄長報告」。往往左上角那顆重刑犯會回答:「恐怕你今天得細嚼慢嚥了,典獄長大人」,並且只能用右半部的牙齒,不過就像之前說過的,通常痛個兩天就不痛了,不痛的那天我可以安心的過,也許利用這個機會好好吃一頓之類的。這樣的週期再度來臨,不過沒關係,習慣是一種救贖,我很快的就進入狀況,直到有一天。

 

「不好意思,今天連我都開始痛了,我想是蛀牙吧」右邊的臼齒大聲疾呼。蛀牙是小毛病,但是對現在的我來說卻是晴天霹靂,因為這下我左邊不能咬,右邊也不能咬,你能想像僅用門牙吃飯的狀況嗎?而且蛀牙是非處理不可的,他只會惡化,越撐他只會越嚴重。我直接走進家附近的牙醫診所。

 

        之前我有提過,這間診所有一位陳醫師,在此引用JOJO冒險野郎裡空条承太郎說過的話:「人類可以說是專門破壞別的東西而存活的生物,所以你的能力是世界上最溫柔的力量」,他的技術巧奪天工,牙醫界無人能出其右,他是我的偶像,崇拜的程度直逼布魯斯威利。我一進診所立刻點了陳醫師,護士小姐說不好意思他在國外,其實我有感覺他似乎已經不在那裡工作了(因為之前連續撲空好幾次),只是名字卻還掛在那裡不知道在搞什麼鬼。此時我頓失方向,我完全不認識其他的醫生,只好跟她說那不指定醫生,她拿起簿子翻了半天說道:「我幫你約丁醫生,星期四晚上」。天啊,我的一生從眼前快速流過。

 

        丁醫生拿著洗牙的武器,整隻右手塞進我的嘴裡,不斷的深入,連我的喉嚨都被他洗了一輪。「下班喝個咖啡吧?我們還可以聊聊『別的事』。」邊和小護士聊天,「你的牙齒真糟糕啊我的天,要不要參加我的療程,一次要兩萬一喔,哈哈哈哈哈!」邊跟我推銷他的療程。以上是前年我被他治療的景象,歷歷在目。

 

我來這間診所連續兩次不指定醫生,都被丟給丁醫生,這怎麼回事啊?但我話已經說出口,有點騎虎難下。總不能先說不指定醫生,結果她說丁醫生,我又說不要他,這樣的行為很糟糕,像男女朋友討論晚餐要吃什麼,女生總是說隨便,接下來卻一直推翻你的提議,這個也不吃,那個也不要,搞得大家很毛。不能這樣,大丈夫既然說了隨便就是隨便到底,這是我的原則。我不發一語的看著護士小姐將我的名字寫入丁醫生的生死簿:星期四晚上七點。其實內心卻無比掙扎,有一個聲音不斷的提醒我:「等一下!你真的要為了你那他媽的蠢原則把自己丟進火坑嗎?」老實說,還真不願意。

 

在最後關頭,我好像驚醒似的開口:「那他呢?請問他什麼時間可以看診?」我隨手指向牆壁上某一位醫生的照片。

「蔡醫師?你要指定蔡醫師嗎?」

        「喔...對,蔡醫師。」我看清楚他的名字後這樣回答。

        「星期四晚上七點。」

        OK。」

        不過,最後幫我看診的不是他,經過打聽後,我還是決定換另一位柯醫師,隨便指定的蔡醫師只是我逃亡的救生艇,抱歉了。

 

        柯醫生拿起我的X光片仔細的端詳了一會,馬上看出重點:「你那顆臼齒,完全沒有骨頭了」,這種說法我第一次聽到,不過他講的很精準,因為我確實感覺它就像座孤島一樣很虛的浮在牙齦上,成天晃個不停。「這顆牙齒留不住,建議拔掉」他很確定的下了結論。沒搞錯吧?我打從心理的認為今天只是來補個小蛀牙,結果現在頒布緊急命令要拔牙,完全措手不及啊。拔牙,應該起碼要給我一個禮拜的時間回去準備準備,跟家人道別什麼的吧,但今天這形勢,似乎我得躺在這張床上立即決定,我說:那好吧!

 

        有些時候,你就是很難拒絕對方的建議,因為對方是個專業人士,拒絕他的建議似乎顯得自己很不專業。其實我並不知道拔掉好,還是不拔掉好,完全沒有頭緒,但是對方以資深牙醫的姿態對著我說「這顆牙齒留不住了」四五次,如果拒絕了他,他會不會覺得我很蠢,晚上打烊的時候對小護士們說今天有個蠢蛋,牙齒浮在半空中了還不敢拔掉之類的。在拔牙這件事上,「擔心自己成為笑柄」竟成為一個重要的理由。

 

        上一次拔牙應該在我已經有智慧的時候,拔智齒什麼的,但是我卻一點印象都沒有,很痛嗎?要拔多久?會不會當下不痛回家卻痛死?我努力的回想,試圖找出一些令我安心的回憶,但卻抓不住任何東西。我弟有個駭人經驗,他以前去拔智齒的時候,拔到對方榔頭都拿出來敲了,我沒有經歷過這種大陣仗,這點倒是很確定。

 

        上麻藥還是很痛,從不同的角度打了兩三針,但是沒有人會抱怨這點,這個時候有麻有保佑。柯醫師在等待麻醉生效的期間就補完我右邊的臼齒,那是我今天來的目的,時間管理做的不錯,然後就是重頭戲登場了。

 

        他用鉗子夾住那顆牙,然後邊左右搖晃邊緩緩向上提起,那情形就像太空梭發射時,會先在地面上噴一堆煙,搖個半天,一副飛不起來的樣子。那不只是單顆牙齒的事情,而是整個下巴骨的事情,我覺得整個下巴都被牽動,隨著那顆牙齒一起被拉起來。終於,經過一陣掙扎之後,我的牙齒昇空了,請降落在垃圾桶,祝您飛行愉快,這裡是休士頓。大體來講柯醫師的技術很優秀,頗有陳醫師接班人的架勢,我幾乎沒有痛到,不過雖然如此,我還是印象深刻,下次有需要回想起拔牙是什麼感覺的時候,我不至於遺漏這次。

 

連根拔起的那一霎那,我聽到一個很深層的聲音,聽起來跟骨頭被人折斷差不多,這樣講有點廢話,有幾個人聽過骨頭被折斷的聲音?應該這麼說,它像某東西被折斷的聲音再包上一層膜,聽起來非常沉悶。可能類似有一個人躲進棉被裡,然後拿出一根檜木折斷發出的聲音吧。喀拉!非常細微的聲音從我的口腔直通耳朵,應該只有我聽的到,這是一個特殊的經驗。如果有人問「ㄟ你有被蜜蜂咬過嗎?」我會說有有有,於是我跟問問題的人感覺很麻吉。同樣我以後可以問別人「你有聽過這種深層的聲音嗎」,也聽過的人,我想我可以跟他成為好朋友。

 

        你知道正常人應該有幾顆牙齒嗎不知道也沒關係反正現在我比這個數字少一顆自從這顆牙齒拔掉之後,早上起床不需要再巡過每一顆牙齒,大家都不吵不鬧的長在那裡,一直到今天,我還是維持一個很強健的狀況。有時候我想,會不會兩年前我當機立斷的直接拔掉他,搞不好就沒事了。根本不需要做什麼突刺一百下,也不用被挖牙齦,因為我繞了一整圈,最後還是要拔掉。不過無論如何,我的牙周病史到此結束,從此之後我就是一個健康的人,我認為是這樣。

 

延伸閱讀:
沒完沒了的牙周病地獄 I
沒完沒了的牙周病地獄 II

mmadcit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9)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