辦公室禮貌潮男再襲【又End

~楊見福也要到大聯盟投一球之禮儀之道~

        有人可能開頭就說了:「這個系列到底是要他媽的End幾次?」為此我必須向大家道歉,事情是這樣的,上一篇我不是刊登了兩位救援投手的文章嗎?我在文中把她們比喻為大聯盟的郭泓志和李維拉。發文之後,在facebook上,謝肥發言了:

「那我哩...我的文章還沒完成...

「不好意思,你充其量只是個楊見福,沒辦法上大聯盟」

「楊見福至少也有個投球的肩膀...你怎麼可以這樣對待一個曾經是台灣的英雄...說什麼我也要上場投一球啊...

「我怕你投這一球 我們就丟了4分。」

        總之,我給他一個軟釘子碰。但,隔天的MSN上,我又繼續收到謝肥的救援申請,「這個專欄我都已經放棄了,你到底要他媽的救援個屁?」我直接跟他這樣說。不過,我突然想起來,以前成功高中的時候,謝肥的文章總是被老師帶上台當做模範那樣唸,可以說是跟「唐宋古文八大家」並列的「成功一大家」。記得有一篇文章還提到楓葉飄落還是怎樣,老師邊唸邊disgusted(使作嘔)了全班,我印象深刻。

        最後我說,好吧,你寫好了寄來蛛網信箱,評審審過了就讓你登。謝肥說好,之後整個下午沒動靜,傍晚突然傳MSN來說寫完了。他媽的也太快了吧,我認識的人全是他媽的村上春樹嗎?一個下午就寫完一篇文章,我大概一輩子都辦不到。

        所以,以下就是楊見福到大聯盟投下的第一球,為這場已經落後35分的比賽增添了變數。接下來這個系列應該是真正End了,除非又有熱血人士例如陳信安說他也要上大聯盟投兩球,不然就這樣,夏天的30天發文挑戰,我就走到這裡為止,一個月的挑戰被我搞成一週,真他媽的窩囊啊。

敗戰處理投手 楊見肥

前幾天潮濕部落客向我邀稿,當下就像是上帝伸出它的雙手向我祈禱一般,我心中立刻高喊 “I am the God of Gods!” 當下就不加思索的say yes!接著,滿腔熱血的對潮濕部落客發表了30秒的熱情,不算短的30秒後,我的雙手變緩,腦袋變鈍,於是我把一切就當成去上了個廁所回來一樣結束掉。

今天早上,我拖著疲憊的身軀起床,發現到潮濕部落客已經發表了與讀者訣別書,接下來賤骨頭就開始發生他的功能,因為這份訣別書在我眼裡是這樣寫的:「意映卿卿如晤, 吾今以此文與汝等永別矣!吾參此役,生活和電動齊廢,仍不能竟功,頻頻擱筆!又恐汝等不察吾衷,謂吾可邊玩樂邊竟功,謂吾不知汝等之期望甚高,故遂忍悲為汝等言之。」

碼的勒!!看到這樣的文章!!有幾個像我這樣用心交朋友的人是不流淚的!!一定是我沒幫你而害了你不能竟功!!!!(事實上潮濕部落客硬撐完30天,我只會拍拍他的肩膀對他說硬擠的文章跟你以往的功力有差喔。)

好,言歸正傳,一樣米養百種人,一辦公室塞百種潮男,我基本上舉了幾種我覺得值得一提的分類

1.犀利哥潮男

字面上顯而易見,這種潮男自信十足,通常不在乎外界眼光及評價,以流浪漢風格走紅於各cube之間,特色是讓人於2呎之外就能「聞」到他們的到來,在各潮男心中都很想問他們「為什麼你他媽的要在上班前去福德坑比鐵人三項? 」,但是身為禮儀潮男當然只好委屈他的鼻子,閉上他的嘴巴。犀利哥潮男對於省錢也自有一套辦法,他們常出沒於桌上有零食的同事附近,有事沒事就發出「你桌上那是什麼?」或是「這真的不錯吃ㄟ,可以來一塊嗎」之類的聲音,讓禮儀潮男只好使用辦公室禮儀第101句「自己拿啊,別客氣」來應對。更甚者,犀利哥潮男在下雨天總會準備2個紅白塑膠袋,在溼漉漉的早晨,將濕漉漉的鞋子脫下,腳上套著紅白塑膠袋如窒息式性愛的橋段般,將腳塞回鞋中,接著全辦公間就會聽到,間歇且規律如節拍器般「沙沙沙」的聲響,面對這樣的犀利哥潮男,禮儀潮男也只能敬而遠之,遠觀而不敢褻玩。

2.紅之所在雖千萬人吾往矣潮男

這種潮男,則是走紅於各大老闆之間,簡單的說就是一個大馬屁精。在職場會議場合最後,總是會不免俗的來一段大鳴大放時間,這段時間就是這種潮男出來走秀的時刻,只見他們搔首弄姿的提出五花八門、眼花撩亂的問題及建議,就像是穿著光鮮亮麗的貴族,在半夜12點的墓仔埔穿梭一般,我這種會議活死人(Meeting Dead)在當下,只想要演出活人生吃的橋段,然後趕快跳回我的墓碑跟其他活死人相互取暖。而另一種高階吸血鬼卻當他是寶一般地想要研究他、培養他,最後同化他為同一族類。我不懂這種虛情假意的上下交相賊,我也不奢望有一天我會懂。另外就是每當有mission impossible,或是mission 類咖妹係(台語)出現時,他也會悠然現身,一幅捨我其誰的表情,讓其他活死人只能咬緊牙關,握緊拳頭說聲「辛苦了!!」。

3.大陸型潮男

大陸型潮男,一聽就知道是在大陸最常出現的潮男,「行!」,「沒問題!」是他們的一貫口頭禪。有時公司長官已經因為罵人太操,官作太大而用了一些市井小民聽不懂的特殊方言來交代工作,大陸型潮男卻能在長官說話的前,中,末段都來上一句「行!我懂!」,「交給我!沒問題!」,「行!我行!」諸如此類的對話,禮儀潮男只能報以崇拜的眼光想說他怎麼這麼厲害,甚麼都會,殊不知2個禮拜後這份工作,就會原封不動的交到禮儀潮男的手中,重新開始,而大陸型潮男又會有一個靠口頭禪「行!沒問題! 」所接到的new task

這樣稍微的介紹只是班公室的冰山一角,可惜已經沒有我繼續發揮的空間,希望各位看官還滿意。

全站熱搜

mmadcit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