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潮女娜娜】

娜娜愛煮飯之黎明升起

        上禮拜,我跟大家聊過10年後的蛛網,不知道大家是否銘記在心。我知道很多人左耳進右耳出,根本沒把我的話放在心上,那也沒關係,我早就習慣了。而現在聽好了,今天就是我兌現諾言的時刻,我為大家找來蛛網創網以來第一位專欄作家-潮女娜娜。這象徵著,蛛網又往嶄新的未來踏出一步,不!這樣講太俗氣了,我決定把此刻稱為:「黎明升起」。所以請大家注意,她給我的標題只有「娜娜愛煮飯」,「之黎明升起」是我自己加的。不好意思我剛看完蝙蝠俠一定要搞些什麼,最近自己又沒文章只好搞人家的文章。

潮女娜娜,出生於一個小康家庭。她是伯母的高中同學,原來我們並不認識。直到有一天,我和她巧遇在伯母的塗鴉牆。我們在同一篇留言上互放厥詞,覺得雙方都是有趣的人,進而加了好友。

   後來我發現,這個人才華洋溢到令人無法逼視,正逢蛛網大刀闊斧改革之際,我們需要人才。於是,我們進行了短暫的面試,我問了她這個問題:

「假設有一張桌子,坐著六個人,每個人手邊有一張餐巾如圖所示。請問,我們應該拿左手邊的餐巾還是右手邊的呢?」

娜娜說:「不知道。」

        我說:「很好,歡迎加入蛛網團隊。」


     這題目是漫畫JOJO裡的。到底我們該用左手邊的餐巾還是右手的呢?有人可能google西餐禮儀之類的。我跟你講不用查了,正確答案是:第一個拿的人,他拿左邊大家就得拿左邊,不然就會有人拿不到。所以答出「不知道」算是相當優秀的人才,我們沒有理由不合作。

       最後,介紹文到此為止。這是專欄的第一篇文章所以我難免囉嗦了一陣,之後不會每篇都介紹這麼長,請大家放心。以下就是潮女娜娜的正文,我退場了。另外再附帶一題,潮女娜娜曾經為蛛網寫過一篇文章在這,大家也可以先複習一下

         我的廚藝其實是一段辛酸血淚史。

小時候,我是個好奇心很重的傢伙,連媽媽在廚房煮飯我都覺得很有趣非得擠進去狹小的廚房裡面,曾經覺得職業婦女的媽媽能夠很快速的端出午晚餐,讓我以為煮飯是件相當容易的事情。長大之後,每天吃著三明治、包子、以及祁先生相當禁止我吃得麵線糊後我才知道,以前小時候起床後早餐有稀飯、豬肉片加蛋土司中午有媽媽的愛心便當可以吃晚上有滿桌魚肉是件多麼幸福的事情,而忘記煮飯是件令人……很容易倦怠的「任務」。

第一次正式煮飯,是2003年出國唸書,離鄉背井沒人照顧想吃啥得自己弄。那時候跟一位思想觀念相當前進的室友同住。當時她的廚藝遠遠超越我,所以大多時候是她主刀我在旁邊幫忙,那時候就開始了我的苦哈哈不正式廚娘生活,留學生嘛能省則省,煮飯只是為了填飽肚子以及解思想之苦啊。寫到這兒想起那時候的事情,那段日子應該是我人生最用功唸書的階段了吧,每天唸書考試做case壓力大到在圖書館裡面哭出來,顧不得眼淚在掉快步跑去公共電話打給祁先生,當時也不管台灣時間是凌晨三點鐘只想趕快把情緒宣洩掉邊哭邊說我唸不下去了,不過當然祁先生完全忘記這一段因為他只負責把電話接起來聽我哭然後掛斷,ㄘㄟ- 好吧我再度離題)。

跳一下回正題。

那時候我的室友專長是在日式料理(不過後來我認識了芳小芳小姐她做的日本料理才真的是無敵),而我自己相當偏好西式以及中式料理,於是乎我開始養成看食譜的習慣。雖然後來我們因為細故分道揚鑣,不過那時候她跟我說的幾個撇步我到現在都覺得相當實用:「照著食譜做絕對不會錯」(當然請你找一本好食譜出學者盡量不要找簡易版食譜什麼幾分鐘就上菜那種);「要用愛做菜」,到現在我都奉行著,極盛時期曾經在美國開過小小包餐生意,給幾位住在郊區且兩堂課間沒有太多休息時間可以吃飯的同學帶便當,現在想想難怪我最近興起退休去竹科賣輕食便當的念頭 連招牌我都想好了叫做「美女與野獸之無菜單料理便當」(天啊我又離題)。

這是我第一桌完完整整端出來的菜,和我當時的室友合作的。這是第一次在美國過農曆新年,留學生農曆新年能幹麻?沒有放假、沒有守歲(隔天還要上課搞什麼)也沒有紅包,大家能做的就是吃吃飯打打小牌租一片5美金的DVD回來看。桌上的大蝦可是掏出一個禮拜的伙食費才能上桌的啊,過年嘛總是覺得應該吃好一點彌補一下在國外孤苦無依的生活,那時候的廚藝還相當的稚嫩說。另外右上角可以看到雞肉捲餅,這道菜只要我主刀就一定會出現大家往下看就會發現這幾乎是我的必殺拿手菜。

回國之後開始工作,就沒有很認真的進廚房煮飯了,其實心中一直有想要自己弄東西的念頭,但我實在租不起有附廚具的房子,只好偶爾煮煮泡麵假裝自己還是有在煮東西。之後再真正的煮出一桌菜就是在2007年,我去美國受訓時候順便去看我的超級好朋友「們」,為了感謝超級好朋友們陪我出去玩於是找了一天煮了一桌子的菜給大家吃,這次從採買、菜單完完全全大多是我自己一個人完成的,印象中那天中午大照就載我到他家去,他跟祁先生就去上課了然後等他們下課快要七點我都還沒弄好,但好加在佩珊當時有幫我很多忙,不然可能到半夜都還吃不到飯吧(笑)。其實老實說,這次煮飯受到相當大的打擊,因為我在超市買東買西的時候,我每拿一樣菜祁先生就戳破我:「你這要做xxx喔?」更甚者是:「你要做xxx用這個菜不大對喔」「你要煮xxx用這種肉會不會怪怪的」?要命的是他統統都猜對但因為我當時廚藝相當不精所以我也沒辦法臨時改菜單,真的很想拿大白菜砸死他,老娘都要煮飯給你吃你還在那邊雞雞歪歪這真的是好朋友該有的行為嗎?但更該死的事情是,有部份的菜都還是在他上完課回家之後在旁邊觀看提點下完成的(你那蝦子好像還沒有熟喔,馬的)。

怎麼辦好像太長了是不是該分上下集。2010年,因為工作關係到紐約生活將近兩個月,不死心的我在找lease時堅持要有廚房。這邊先謝謝Tony Chen同學的大力幫忙。

因為太久沒有煮了,加上預算相當充裕,所以搞到後來常常買外食(翻桌),而且我發現我的廚藝以及對煮飯的敏感度大大大大大大的下降了,這是怎麼回事!會煮飯對新時代女性找男朋友相當難能可貴的加分重點啊當下我真是無法接受這件事情,但你說能怎麼辦呢我就是沒有廚房啊。(沒有廚房沒有廚房沒有廚房沒有廚房房東我沒有廚房)不過我依舊小小滿足了我心底熱切想要拿鍋鏟的念頭,無法端出滿桌菜至少可以煮點咖哩飯親子丼之類的菜。

去年因為跟某型男不經意的牽了手而這位型男本身相當會煮菜,所以目前在廚房裡工作。型男與我平日沒事就愛逛大賣場(絕對不是為了吹冷氣),交往之後發現我有很嚴重的認菜障礙,這真的不能怪我啊高麗菜跟大白菜根本就是兄弟,大陸妹還是A菜還是小白菜什麼的長得也很類似,當然最天兵的是我把豆苗認成苜蓿芽,寫到這邊我必須說他真是我認識過最貼心的男友了,「準備好了嗎,我們這個禮拜要去大潤發認識青菜喔」。(翻白眼)(但我必須說其實我的症頭很不嚴重因為我上廚藝課的班上嚴重白目的人多的是)-好吧又離題。因此為了能夠跟這位型男有共同話題所以小小激發了我要去學做菜的心。

但坦白說,真正激發我去上廚藝課,其實是一次學弟妹們辦的廚藝大賽。我竟然最後一名!!!!!!!!!!!!!!!!搞什麼啊,我竟然一票都沒有得,炒餅煮成麵疙瘩、雞肉捲餅忘記放鹽巴,學弟妹們端出甚麼麻辣臭豆腐、醉雞、泰式打拋豬、綠咖哩雞(這裡面就兩道菜踩到我們家型男的線可是當時我們還很清白所以我根本不會做這兩道菜)…這些學弟妹們是要逼死誰啊,連皮蛋炒地瓜葉都贏我,皮蛋炒地瓜葉耶!!!!!!!!!!!!!!!!!我不知道學弟妹們是不知道甚麼叫做敬老尊賢還是我的菜真的很難吃,但是我真是徹底被擊潰了,於是乎開始了我的做菜生活。

開始很認真的學習做菜之後,我發現真正認真的「做菜」是一件很累人的事情,除了躲不過得油煙、三不五時的刀傷、長期煮飯久站而酸麻的雙腿外,最殘酷的是端出成品的那一剎那不知道吃的人感受如何,到現在還是有一兩道菜怎麼煮怎麼失敗,口感跟在烹飪教室裡面吃到的完全不同,小小挫折感還是會油然而生,原來煮飯跟人生一樣還是會有高低起伏,三分天註定,七分靠努力啊。

好了其實整篇文章都一直在離題,我本意是想寫篇勵志文來著,要跟大家說認菜白痴如我現在也能煮出一些像樣的菜。這當中沒有訣竅,只要有熱情以及愛(以及廚房)。抓住男人的胃不是重點,是女人偶爾會有一個人的時候,在廚房裡面沈澱自己,煮上一頓料理,配上一杯白酒,度過一個屬於自己的夜晚,有時候也挺不錯的。

所以啊,祁大帥,甚麼時候可以讓我煮飯給你吃咧?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madcity 的頭像
mmadcity

蛛網

mmadcit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