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龍虎隊1

 

深圳龍虎隊1-圖  

一名男子來到深圳

從美利堅合眾國遠道來祖國受訓三個月

該男子,姑且稱他為謝肥,我的高中同學

這人一向以「surprise everyone」聞名 (令每個人感到驚奇)

比如說,大學的時候...

當時,我在一家小補習班打工

由於廁所掃的還可以

很快我晉升為環保隊長,並擁有舉薦環保隊員的資格

漸漸地,環保隊充斥著高中同學

小補習班被我們打造為成功高中分校

此時謝肥忍不住了:「為什麼沒有我?」

你人不在台北啊,怎麼搞?

「我可以通勤啊!」

於是,為了一起廝混

有個人從中壢開車來台北,上時薪100元左右的班

他必須來回收費站、使用石油、吃宵夜

這是在泡沫年代才有機會目睹的,所謂的舉債打工

這荒謬的場景持續了大概半年

謝肥發現他的積蓄少的很快

另一方面也是要去美國遊學的關係

終於,他決定結束這段驚奇之旅

某天打掃完畢後,他走向班主任

謝肥:「曾老師,那個,我想辭職…」

曾老師:「喔?為什麼啊?」

謝肥:「因為我要去美國了。」

曾老師:「是這樣啊?什麼時候出發?」

謝肥:「明天。」

曾老師:「………」

我從未見過一個人露出如此複雜的表情

既然大家在深圳聚首

雖各自有事,見面是肯定要的

這天,經過一個半鐘頭的車程

大約是香港至台北的飛行時長後,謝肥來到我家

晚上八點,我們來到一家麻辣鍋,叫老阿婆火鍋

隨意勾了幾道菜,我把菜單交給謝肥:「換你看」

然後我提醒大家一件事

謝肥在我生命中,一直扮演著「火種」的角色

負責燃起奢華之火

一股「無論收入多少,吃的不能比郭台銘差」的火

通常我跟他出去吃飯,費用會是平常的六十倍

果不其然,謝肥提起筆,啪啪啪勾的龍飛鳳舞

突然間,謝肥有點遲疑:「雪花肥牛是什麼?」

「我剛剛點肥牛了啊。」

「這邊還有一個雪花肥牛。」

「哪個比較貴?」

「廢話當然是雪花肥牛。」

「那點貴的吧。」

所謂「火種」就是這麼回事

菜單交出去

服務生走了兩步,又折回來說:

「你們只有兩位,點太多了,要不要刪去幾道?」

謝肥大手一揮:「不用!」

服務生被震懾到,快速離去

緊接著我們面對一拖拉庫菜

桌子擺得水洩不通

但,阿婆家真的是好吃

而且,這是高中同學在異鄉的會面啊

我們彷彿回到那個吃可利亞的年代

把整桌靚食一掃而空

我飽到連他媽的孕婦裝都會被我撐爆

結帳時兩人噴了380(約折合台幣1900)

破了之前兩人吃1400元藍寶寶麻辣鍋的鍋類紀錄

不過,這依然是值得的

他鄉遇故知,做什麼都是值得啊!

The End

創作者介紹

蛛網

mmadcit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