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好嗎?

轉眼間,本格已兩個月沒有動靜了。關於這件事,本人是有些責任的,比如說,兩個月沒寫文章,直接導致無文可發的現象。雖然這陣子以來,我對部落格的動靜一直非常關心,緊盯其發文進度,不過,一回首赫然發現停筆兩個月時,內心還是一陣衝擊。

一間數月沒動靜的部落格,我們通常形容為:「鬥啊」。照理說這間部落格待不得了,倒閉了,鳥獸散了。他會刊出一篇文章名為:「大家好嗎?」然後淡出這個世界。是的,你說的有理,我曾經講過一句話:

或許有一天,我會說:「fuck blog」。從此封筆,由一個文人變成一個武人...

是不是真到投筆從戎的時刻了呢?我想花點時間,仔細思考這個問題。我問我自己,那天創立蛛網時,你的初衷是什麼?你達到目標了嗎?該是離開的時候了嗎?

大家好嗎-圖.jpg  

初衷是什麼呢?

絕對是:Change the world

自蛛網創格起,本人始終堅持,部落客是有天職的,如秦始皇那樣,當你手無寸鐵,而李連杰拿劍架著你脖子,逼你給他一個說法時。為了活命,你得說出像「天下」那樣有氣魄的答案。身為部落客,必須有這般自覺,我們為了天下蒼生而寫,不然,還為什麼呢?

當然,你今天打開蛛網,發現眼前一片刷牙洗臉,跟當初黃金般的理想相距甚遠時。你不禁發問,發生了什麼事?

這令我想起在各類影視文學作品中,尤其日系作品,也許是日本人情緒特別飽滿的緣故,總有這些情節:一個人對另一個人喊著,你為什麼背棄了小時候的夢想?為什麼你小時候想唱搖滾樂現在卻在搖飲料?為什麼為什麼?都喜跌!

是這樣的,這件事我從未向任何人提過...

過去

「碰!碰!碰!」一陣急促的敲門聲傳來。嗯,我大概知道是誰,但還是得開門。

「每天都這樣!這禮拜已經是第幾次了?」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我邊道歉邊關上門。

門縫中丟來這句:「你們不念書別人還要念!」

「是是是...

「囂張個屁...」關門後,我滴咕了一句。

大學聯考前一個月,我們在火車站的K書中心包了兩間房。那叫做考前衝刺,簡稱考衝。過程如你所見,念書念到差點被隔壁血洗。我記得他們敲門那晚,我們拿衛生筷在K書中心的樓梯間跳躍互射,射出同時並喊:「鳥人拳鶴嘴千本!」好吧,那次或許真的太過火了。

行文至此我又想起一件往事,也是高三。那天大雨傾盆,我們卻書性大發,執意前往K書中心,涉水抵達時鞋襪完全濕透。由於包房,大家紛紛在裡面脫衣曬鞋,但襪子老不乾,很是苦惱。後來我靈感大發,說道:「何不套襪於燈,以熱烘之?」我們對這個主意都拍案叫絕,把襪子套向一顆顆電燈泡。不一會,一行人睡的睡,打牌的打牌。突然間,陣陣焦味傳來。環顧四周,我的襪子籠罩在煙霧中,烤黑一大半,都快起鍋了啊,我們差點在K書中心他媽的焚書坑儒啊!

回來談考衝這件事吧。聯考結束後,有天回家,書桌上擺著一張成績單。他靜靜的躺在那邊,隱約散發出金黃色,如麥穗般的光芒。我端詳他,一股莊嚴的感覺襲來。OK,現在是一個moment,列車一甩尾走向隔壁軌道的moment。世界將從此改觀,我隨後走向另一個人生,而他就是那把鑰匙。我來回跺步,不知如何是好,我只是看著他。

重考班

提到重考,許多人投來同情的眼光,他們都叮囑我出來要好好做人。不過我說句話,重考班其實沒傳說中那麼淒涼,那裡有青春有熱血,成就了許多莘莘學子。如果人生每段都打分數,重考那段起碼也有80分。

首先,我隨興進入一家叫做「新瑞」的重考班,我開始重考了。重考了兩個月,某天下午大家自習到一半,突然魚貫進來一堆人:班主任、導師、工作人員、大哥哥大姊姊一字排開,「我們沉重的宣布...」你相信嗎?重考班竟然他媽的倒了我還沒開始吃倒任何一家餐廳前,就已經他媽的先補倒一家補習班了。我不但聯考要重考,連重考班都要他媽的重找,好險台灣的伏特加夠便宜,否則我是撐不過那段日子的。

新的重考班叫「國民」,後來也倒了,與我無關。這班接收了新瑞的難民,總人數接近500人,相當壯觀。我身為棄將沒啥好位可選,乾脆坐最後一排。

重考班是這麼回事,早上七點半到晚上十點半,你都受困在那,一天大概上八小時課,其餘時間是考試和自習,我們每天最大樂趣就是晚餐時去泡沫紅茶店打十三張。如此生活下,不知為何我的學業突飛猛進,完全制罷最後一排鄰近學區。

甚至後來有次模擬考,我考了全班第一名。那是很誇張的事,回顧這一生,多多少少有些好成績,但得到第一名的次數卻是幾希。附帶一提,在搜尋這些冠軍經歷時,我想起一件印象深刻的事:一場籃球大賽冠軍。

得從高中同學阿仰說起...

籃球賽冠軍

阿仰,是一名二十有三的大學生。某天下午,他感到無心向學,便信步到市民大道的籃球場投籃。球場空無一人,但沒關係,他想起阿福的話:「有籃框的地方就不孤獨。」臉上泛起一絲微笑。

投著投著,有個人提著一疊紙湊了過來,我們正在舉辦一個叫「陽光盃三對三」的籃球比賽,有沒有興趣參加。當然有,正值青春熱血求賽若渴的他,比賽送上門豈有不打之理?於是,他無縫簽下了報名表,以「貞子隊」為名。即使我們多次詢問:「這是什麼爛隊名?」,阿仰還是沒說出個所以然,僅描述說這與一部知名日本恐怖片的反派角色有關。

比賽當日,有別於一般籃球比賽,場面異常熱鬧。有烤肉、有啤酒、有小孩追逐嬉鬧,有群眾閒話家常,搞得跟里民大會一樣。不對,這根本就是他媽的里民大會啊!我們恍然大悟,何謂「陽光盃」?因為這裡叫「陽光里」。我們三個究竟為何出現在人家的里民活動啊?對了,是來參賽的。我們找到紀錄台,您好貞子隊來報到了,然後發現總共只有四隊報名。

只有四隊不打緊,還全由里民組成,有三代同堂隊、叔伯姪子隊、小童隊等。貞子隊則是個個虎背熊腰,更別說全隊沒半個住在陽光里,根本是他媽的異族入侵。槍聲一響,很快的現場一片血流成河,陽光里慘遭殲滅,里民鴉雀無聲。

冠軍獎品是一組刀具,供里民烹飪用,我們將他帶回各自居住的里,例如群英里或其他的。

考第一名後發生什麼事呢?

當時,模擬考前幾名是有獎金的,由最高領導班主任親手頒發。班主任是個嚴肅至極的人,眉頭上的皺紋都能夾筆了,遂獲封一綽號叫「屎面」,我取的。由於屎面夠屎,整個頒獎儀式搞得莊嚴肅穆,得獎者皆有風範永存之感。

屎面:「第五名誰誰誰」,你在零星掌聲中往講台移動。上去後,他幾乎不瞧你一眼,他不會說:「幹的好,兄弟。」也不會叫觀眾唱:「真是了不起真是了不起」他隨手遞出一包獎金,你鞠躬接旨,然後他回頭,唸出下一個名字。

屎面:「第一名,朱旭。」

到我了,我刷的一聲站起,周圍響起一片噓聲。正如先前所言,我坐在教室最後一排,而坐該區的都是些綠林好漢,我們很快成了患難之交。他們都為第一名這件事感到滑稽,於是不自覺的噓聲四起。教室很長,眾目睽睽下,我從最後一排走向講台,心裡不免緊張,雖然噓聲令我安心了些。

抵達講台,屎面維持著屎面,把獎金袋遞了過來。我低著頭,用雙手接下這包錢。此刻,我千頭萬緒,腦中閃過一個個臉龐,他們都是最優秀的電影明星:布魯斯威利、琳賽蘿涵、阿曼達拜恩斯等,當他們站上奧斯卡獎台時,都是這麼窩囊嗎?頭低低的好像聯絡簿沒簽一樣嗎?不不是這樣的。今天是我狀元及第的好日子,祖墳都為之震動,我又何苦在此低頭?

我抬起頭,伸出右手,不然屎面我們來握個手吧,這才像頒獎對吧。屎面有點訝異,但馬上展現風度,面帶微笑,與我相握。畫面多麼宜人,後人傳誦為國民補習班史上最英雄惜英雄的一刻。

只有一個問題,那是想像中的畫面。

我抬起頭,伸出右手,屎面我們來握個手吧。屎面完全沒看到我,他轉過身,面向群眾,準備講些肅穆的話,諸如「大家努力還不夠」之類。而我則是他媽的面向他,手伸著,懸在半空。空氣似乎凝結了,這一刻特別適合由麥克貝執導,鏡頭起碼該旋轉個他媽的720度才合理。

然後,我聽到一陣氣爆式的笑聲。我解釋一下,狀況是很細膩的。首先,在我伸手時,現場幾乎沒有半點聲音,我們還身處嚴肅的儀式中。停頓一秒後,500個人同時爆笑,聽起來差不多是:「砰」這樣的聲音,而不是平庸的笑聲:「哈哈哈」之流。

就那麼一次,我讓500個人同時笑出來。他們回去後,會跟朋友說:「你知道嗎?今天補習班有個同學...」也許邊講邊笑,讓身邊的人也笑了。嘿change了幾個人的world,在他們的人生中插進一件有趣的事,也許他們很快就忘了,我卻一直記得,我會一直記得這種事情。

現在

「這些就是我要告訴你的事情。」男人說。

「嗯。」

「你不會都忘了吧?」

「當然沒有。」

「那你還問個屁?你的初衷是什麼?你達到目標了嗎?該是離開的時候了嗎?像個文青一樣。」

「我知道,只是...

「只是很忙,是嗎?從華北搬到華南、女兒要生了、兩個月沒打球了,這些是問題嗎?看那邊

「那是什麼?」

「那是夕陽,你該往那個方向走。」

「再不然至少也得往那個方向走。」男人指著一片森林。

「我完全不知道你在他媽的說什麼。」

「好吧,這不重要。我要說的是,OK,這個世界開心嗎?很多人在笑嗎?人們為了嘲笑別人而笑,為了討厭的人被諷刺而笑,為了無知的人被打臉而笑。那不是你想看見的。自補習班那天起,情況就很明朗了,你要帶來的,是更純粹的笑聲。500個人一起發出來,卻沒有一個人受到傷害的笑聲。

在世界充斥純粹的笑聲前,答應我,你不會停止。」

「好吧,我盡量。」

「說的好,要我也會這麼回答。」

男人說:「那麼...你了解就好,我也該走了。」

「謝謝你今天一番話,很高興認識你。」我伸出手。

「嘿!」

不要再隨便跟人握手了。」

創作者介紹

蛛網

mmadcit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3) 人氣()


留言列表 (13)

發表留言
  • Tea
  • 頭香(奪)
    最近爸爸都叫妹妹煮麵,真妙,你應該知道我在說什麼吧...
  • 甚麼!!!我聽不懂 快來個人教教我啊!

    mmadcity 於 2015/09/25 22:12 回覆

  • Eat-Boy
  • 哈靠,籃球那裏太好笑了,你把媽媽們的菜刀給還來喔!
  • 陽光里的平均廚藝從此落後其他里10年

    mmadcity 於 2015/09/25 22:12 回覆

  • 朱粉
  • 朱粉感覺是種好吃的麵?

    結果呢?
    所以網站是要關了嗎?
  • 你為什麼要自己取名為朱粉
    然後再對他發出疑問呢?

    mmadcity 於 2015/09/28 23:39 回覆

  • 荔枝
  • 以一個即將成為新手奶爸的部落客來說,
    這篇實在是太高水準了!!

    握手~~~
  • 你的意思是說
    等我成為新手奶爸之後
    這種文章很可能成為絕響了嗎

    mmadcity 於 2015/10/03 22:03 回覆

  • LadyJ
  • 請ㄧ定要繼續寫下去 :) 除了你找不到讓我純粹的笑的部落客了
  • 我打算寫到大家都純粹的笑不出來為止

    mmadcity 於 2015/10/03 22:03 回覆

  • 荔枝
  • 不不不,我知道大部分的奶爸從新手到老手之後,
    就會捨棄部落客身分,還會美名為領悟"破碎虛空"之境界。

    但是從跟屎面將握而未握的那段故事,
    我可以知道你是屬於"天蠶變"的命格,
    未來必定能攀更高峰,再與天比高~~!!

    所以...再握手~~~
  • 我只能期待我女兒是個特別的人
    例如踩著風火輪出生
    那我就不必擔心部落格的問題
    只需要想想封神榜2的架構問題

    mmadcity 於 2015/10/06 23:46 回覆

  • 沽瀘
  • 麗江大理成都九日遊都還沒玩到成都呢
  • 倚天屠龍記也還沒到大都啊

    mmadcity 於 2015/10/06 23:47 回覆

  • 一日粉絲
  • 請ㄧ定要繼續寫下去 :) 除了你找不到讓我純粹地笑而留言又少到可以讓版主篇篇回的部落客惹(然後就生氣故意不回這篇... ಠ_ಠ
  • 我從沒想過留言少也成為一個賣點
    在此警告大家
    留言超過100篇我就不回了

    mmadcity 於 2015/10/07 08:15 回覆

  • LadyJ
  • 樓上是複製我的留言嗎 :)
  • 他沒有複製你
    他很犀利的點出留言過少以至於版主只好每篇回的冏境
    而你沒有

    mmadcity 於 2015/10/06 23:52 回覆

  • 朱氏同胞
  • 我笑了
  • 我最重要的工作之一就是取悅朱式宗親會的成員

    mmadcity 於 2015/10/06 23:53 回覆

  • Wang Yoyo W.H.
  • 拜託一定要寫下去!!你是我現在唯一發囉的部落格了!!
    可以把平凡的事情轉化成這麼幽默的文字只有你了~
  • 好!!!
    衝著你這句話 今天怒寫一大段

    mmadcity 於 2015/10/17 21:13 回覆

  • Sharen
  • 你真的很可愛耶! 潛水這麼久,一定要冒出給個贊阿,請堅持偉大的使命--讓世界充斥純粹的笑聲! 非常感謝~~
  • 我現在想想這個使命有點沉重了
    下篇換個輕鬆的使命

    mmadcity 於 2015/10/24 12:46 回覆

  • wdshieh
  • insert into 蛛網金句 values ('我不但聯考要重考,連重考班都要他媽的重找')
  • 這資料表終於出現與少女時代無關的句子

    mmadcity 於 2015/10/24 12:48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