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t’s Play Some Basketball籃壇面面觀開幕戰

各位觀眾,歡迎收看Let’s Play Some Basketball-籃壇面面觀。

上週六,一隻名為「末日隊」的男子籃球隊正式回歸球場,進行了一場激烈的籃球賽事,讓我們來到這場比賽。

籃壇面面觀-開幕戰-圖  

末日隊球員A:「是的。我們已經很久沒有聚在一起,那真是不可思議的時刻,我無法形容那種感覺。」

比賽之前,末日隊球員和主辦單位曾有著激烈爭辯。十幾年來,末日隊一向以堅守B組為已任,他們將A組留給更需要的人。然而,這次主辦單位卻將球隊列為A組,消息傳來,隊員們皆不敢置信。

「我從Line群組裡得到這個消息。我告訴自己,天啊,我們怎麼會被分到A組呢?」隊員B說。

「當我看到這個消息時,真的驚呆了。我大概在原地失神了五分鐘,直到老婆將我搖醒,她說看我的樣子似乎是嚇壞了。」隊員C說。

一位老球員提到,分到A組這件事確實造成了衝擊,他說道:

「這是無法被接受的。讓我告訴你一個故事,若干年前,末日隊那年打的很好,我們取得B組亞軍。根據大會規定,在下一屆,B組前四名要和A組後四名互換。消息傳來,群情激憤,大家都說,這怎麼成?我們不能升啊!

你知道嗎?當時大會都已經公布下一屆的分組表了,他們向全世界宣告,末日隊,你們就是A組。那簡直是一種羞辱,但我們死不屈服,我們成功高中出身的男兒,是不會輕易升級的,你不知道我們的能耐。

我被推派成代表,從辦公室撥電話給主辦單位。隊員告訴我,你的任務既簡單又艱鉅,就是不能升。撥電話前,我參考了《鄭成功致荷蘭守將書》裡的三大談判原則:動之以情、威之以武、誘之以利,我知道談判是怎麼回事。最後我說服了對方,末日隊留在B組,隊員們一致同意,那是我們球員生涯裡最重要的一通電話。

所以你了解嗎?我們絕不能去A組!」

但是,末日隊的抗爭終究失敗了,除了主辦單位態度強硬之外,還有別的原因。

球員D:「據我了解,我們有位球員,由於長期旅居華北,太久沒有比賽的關係,對比賽有股異樣的渴望。你只要給他比賽,他什麼他媽的ABCD組都打,這對談判是很不利的,你懂我的意思吧?

我不方便透露他是誰,We are a teamright?」

星期六晚上六點半。沉寂一年多,「末日隊」再度回到比賽場。球員們知道,他們已經不是一年多前那群小夥子了。生理上他們又老了一歲,而被分在A組後,心理上他們甚至彌留了。賽前,球員們在Line上彼此打氣,他們心裡清楚,這是多麼重要的一場比賽:

「今天有幾個?」

「上半場六個,下半場七個。」

「末日隊的感覺都回來了。」

「就是這個fu。」

「好懷念又好害怕的末日傳統。」

「保留體力,控制犯規。」

「打慢別跑。」

「走轟戰術。」

「調整呼吸,眼觀鼻,鼻觀心。」

「我以為蠻多人的早上還去騎腳踏車。」

距離比賽還有一個小時,球員們提早來到現場,迎接這場關鍵戰役。不過這時間其實只來了兩名球員,其餘在賽前五分鐘,逐漸來齊。

相較於對手,末日隊在身材上佔有優勢,開賽便取得了十比二的領先,比賽有了好的開始。

「一開始我們打得很順利,在新球季的首場比賽,這正是我們需要的。」球員A說道。

帶著領先進入第二節,比賽起了變化,對手採取了全場壓迫防守,使末日隊面臨極大壓力。

球員B:「全場盯人嘛,你總是會遇到。我常告訴自己,你不能畏懼任何挑戰。」

球員C:「發現這件事後,我驚呆了,馬上大喊:『全場盯人!全場盯人!』然後我回憶,以前碰到全場盯人會發生什麼事呢?」

很快的,如同以往他們面對全場盯人一樣。末日隊一路崩盤,從領先十幾分到落後八分之多。

球員B:「過程中我不斷告訴自己,你經歷很多次了啊,怎麼還那麼慌亂呢?但我很難說服自己,因為,每次都是他媽的亂啊。」

「就像面對蟑螂一樣,你即使每天都碰到蟑螂,你還是一樣怕,沒有幫助。」末日隊一位老球員這麼說道,

「讓我講個故事給你聽。前天回家,我要按門鈴,結果門鈴正下方站著一隻蟑螂。他就僵立在那邊,生死未卜。我用手伸到他鼻頭下方,嗯,好像還有呼吸

不!他媽的可能嗎?事實上,我完全不敢靠近。我們對峙了一陣,但我要按門鈴,你擋在那邊我按啥啊?最後我用知名舞星麥克傑克森的45度角姿態按了門鈴。我知道這件事和球賽關係不大,只是舉個例子。

末日隊在全場盯人下,失去了領先優勢,而對手則賠上了犯規。在三四節的比賽中,末日隊不斷站上罰球線,靠著史無前例的瘋狂罰球,他們逐漸追近比數。

球員D:「籃球場上有一句話:掌握裁判就掌握勝利。經營是很重要的,我們路上遇見裁判,都是笑容可掬,一躬到底。裁判口渴,我們遞水,裁判餓了,我們買飯,裁判有難,我們拔刀。烏鴉尚知反哺,裁判豈不報恩?你懂我的意思吧?」

比賽來到最後階段,距離終場還有30秒,雙方戰成平手。末日隊持球,他們有充裕的時間佈署最後一次進攻。

球員B:「我告訴自己,時間站在我們這邊。只要在最後幾秒出手,最差也是平手,這是大家都知道的事情。

結果,我們在還有10幾秒時,出手了。這是不可思議的事情,當他往裡面切時,我心想,天啊,還不到時候啊!」

老球員:「那或許是我的問題。當球傳到我手上時,我其實不清楚還剩幾秒,我只覺得,我要進攻!

我從底線切進去,過了一個人,歐洲步上籃,一步、兩步,但一起跳我就發現不對勁,我整條腿莫名的發軟,我幾乎要像他媽的雷神索爾一樣單膝跪地。但 come on這是最後一擊啊,最後一擊不能以跪著結束,我奮力一搏,硬是起跳,將球投出...

這球幾乎往我的後腦飛去,我不想談這件事了。」

末日隊最後一擊失手後,時間還剩10秒左右。他們留下太多時間給對手了,對手還可以做一次進攻,這是一個不該犯的錯誤。

球員C:「接下來發生的事情,令我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們撿到籃板後,我們連回防都來不及回,什麼動作都沒做,他竟然直接把球拋出。嘿這是一個跨越整座籃球場的投籃,時間還有十秒鐘,沒人會做這種事,我想他們犯了錯。

這球完全投歪了,比賽結束了嗎?不。就是因為太早拋了,當球落下被他們隊友接個正著時,時間還有五秒。他與籃框之間一望無際,直接上籃啊!

當我看到這一幕,心臟都要停了,我們要被絕殺了啊!我驚呆了!」

比賽在客隊上籃放槍後結束,由於該聯盟獨樹一格,並無延長賽機制,雙方以平手收場。

末日隊在這場開幕戰中打出令人驚奇的表現。據球員透露,在一年的空白之後,這場比賽找回了末日隊員共同的回憶,包含:「賽前湊人」、「開賽領先」、「領先到落後」、「草率的最後一擊」等。

即使如此,他們還是很享受比賽。因為球員們都清楚,隨著年齡增長,他們已時日無多。「抓住青春的尾巴」末日隊一名老球員輕聲告訴我們,這是他們對自己最大的期許,然後他轉身,走入夕陽。

以上是今天的Let’s Play Some Basketball-籃壇面面觀,感謝您的收看,我們下回見。掰掰。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madcity 的頭像
mmadcity

蛛網

mmadcit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


留言列表 (5)

發表留言
  • 你的 secret admirer
  • 為了搶頭香,文章都還沒看完,半個月後我會再來的。
  • 訪客
  • 我看完了才搶,算是實質上的頭香!! 老兵不死只是抽筋,籃球魂萬歲...
  • mmadcity
  • 本部落格成立以來
    搶頭香者前仆後繼
    他們面臨最大的問題
    不是搶不到而是太好搶

    到最後他們總是驚覺
    為什麼自己一直在做一些簡單的事情
    因而放棄
  • 你的 secret admirer
  • No~
    永不放棄!
    我跟時差拼了!

    PS:你怎可用「知名舞星」來形容我偶像麥克傑克森?
    人家可是寫詞、作曲、唱跳俱佳、熱心公益、前無古人、後無來者的全才。
  • 知名舞星
    已是相當高的殊榮
    代表我對這位舞星的重重尊敬

    mmadcity 於 2015/05/27 09:22 回覆

  • 那年夏冬
  • 青春終將散場;唯獨記憶永存。
  • 換句話說就是老了只剩一張嘴

    mmadcity 於 2015/05/27 09:22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