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弟的半熟理論

來讓我們先回到一開始的問題:「為何如此微薄的薪資和惡劣的
工作環境,加上每四年四分之一的死亡率,卻仍然吸引大量有夢
想的年輕販毒者紛紛投入呢?」
                    
這是我們觀察到的「現象」,要解釋一個現象,你可以有很多不
同的理論,像是蘭士羅特的「預期報酬論」或謝肥的「選擇論」 
都只是提供一個可能的答案而已,這些理論很難直接被證明為正
確或錯誤,也就是說你們在爭辯的東西本質上就是見仁見智,只
只在於它能夠說服多少人去相信而已。
                            
在我看來,這兩個理論都有其缺點,先來談偏向現實主義的選擇
論,謝肥說黑人只看的到報酬,不會管什麼鳥期望值。這個看法
很明顯就太過偏激而偏離了事實,因為就如伯母所說,如果只看
報酬而完全不管機率的話,那麼每個黑人應該都立志做總統或是
麥克喬丹。人在做決策的時候,考慮「做不做得到」絕對是一個
必經的思考過程,而做不做得到基本上就是期望值論裡面的機率
因素。
                             
再來看看蘭士羅特的浪漫主義,這個理論認為黑人決定要去做步
兵的行為是具有相當高度的理性思考。然後最近越來越多文章都
認為我們人在做決策的時候,擁有的理性思考是非常有限的,比
如說在這個問題中,你雖然有提到負的報酬,但是在計算的時候
並沒有考慮進去,假如黑人真的完全理性,那麼在計算期望值時
,應該也要把「四年1/4的死亡率」也一起計算進去,而大多
數的我們都同意死亡的負報酬是相當大的(因為死了就什麼都沒
了)所以若套用你的預期報酬率理論,這些黑人在考慮到負的報
酬以後,投入毒品市場也許不會是那麼多人的選擇了。  
                    
所以總合了兩位的理論,我提出我的看法: 
                                
1「低度(有限)理性」:在預期報酬論裡面的機率是所謂的「
主觀機率」而非「客觀機率」,也就說是雖然「四年1/4的死
亡率」是一個鐵錚錚的事實,但是黑人們在評估這個機率的時候         
,他可能會認為自己有過人之處不會這麼遜落在這個死亡人口裏  
面,而主觀的自動去降低這個機率。這種情況其實相當常見:比
如說你去問玩股票的朋友,他們知不知道十個散戶裡面大概只有  
一到兩個會賺錢,他們會告訴你他們當然知道,但是他們會主觀  
的認為自己就是那一兩個中的一個,結果還不是GG的很慘,另
一個例子就是原文中的宅男迷思,鳳三那個時候我們所有人都跟
他說成功的機會是零,但是他還是會說「那她為什麼還怎樣怎樣
」試圖說服自己還有希望,他會堅持下去一方面當然是他把成功
的報酬想的很高,而另一方面人在評估機率的時候,常常會不自
覺的偏向對自已有利。所以黑人要馬天真到不去評估死亡的機率
,或是在評估的時候給予錯誤的權數。 
 
2能成功當到老大是報酬很高沒錯,但是販毒還有很多其他的負
面報酬並沒有在文章中被提到,比如說除了死亡外還有擔心被抓
、提心吊膽的生活品質、道德感等等,所以我相信有好的正常生  
活機會他們也不想去販毒,這點我的想法跟謝肥比較一致,黑人  
在利用有限的能力去評估預期報酬以後,還是繼續走上販毒這條
路,原因不是因為販毒給他們很高的預期報酬,而是因為先天環
境限制他們沒有其他(報酬更高)的選擇。
                            
結論就是,販毒不是唯一的路,它也不是一條預期報酬很高金光
閃閃的路。它只是黑人們在一堆很爛的選擇中,利用有限的智慧
評估下的一條沒那麼慘的路。             
創作者介紹

蛛網

mmadcit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Amy
  • 我想到一個養蛇人,把一堆毒蛇養在家裡。
    專家覺得他毫無專業知識就養毒蛇在家,非常的危險
    這行為會危及家人,他有妻子和年幼的孩子。
    但是他始終堅稱自己這輩子都不會被蛇咬。
    就算帶他去看其它專業養蛇是如何在二十年後,突然有一朝被咬,
    他仍然非常堅持自己"絕對不會"被咬。
    影片的結尾,以他惱羞成怒把專家趕走。
    我真的好想好想知道他後來有沒有被蛇咬!!
    所以我同意大部分的人會對死亡這件事心存僥幸
    然後非常大程度的低估這個機率。
    *
    然後小時候年幼無知就被騙去販毒,
    長大後已經一腳踏在泥潭,想走也走不了,環境因素還是很大。
    對國小國中生而言,販毒所得應該是不錯的。
    不排除人生第一次成功給的報酬是以後的100倍,先把人吸進來再說
    和一般企業最大的不同就在於,不是你想辭職走人就走人阿。
    *
    還有單純覺得混黑幫很"秋",就進去的吧
    耍帥得到存在感對他們來說很重要的阿。
    (不全然只有當老大這個虛無飄渺的正面誘因。)
  • mmadcity
  • 死亡這件事也跟期望值有關
    死亡的機率很低沒錯
    但死亡帶來的傷害很大
    當我們要評價死亡的時候
    不能全然看到機率,認為"這件事不會發生"
    "當事件發生時給你帶來多大傷害"這應該也要一併考慮
    兩者相乘的結果,便是死亡的期望值
    所以也許不是低估了機率
    而是漏算了期望值
  • Amy
  • A:死亡機率
    B:死亡的傷害
    或許他們擁有死亡機率趨近於零的天真,(A↓)
    也或許死亡的傷害對他們來說沒那麼大。(B↓)
    這樣算起來,期望值也就沒那麼可怕。
    *
    比如說,我死了,
    我媽我弟我妹會得到一筆可觀的撫恤。
    再比如生活在太底層,生無可戀,拼拼看
    沒死之前,不會確切知道自己死的那一刻會多後悔,事前低估。
    我們生活安穩,會把活著這件事第一優先,
    活著才有一切,對他們來說也許並不是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