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絡按摩知多少

我不知道按摩這個活動算不算太流行,幾年前去泰國的時候,接觸了泰式按摩,超舒服又便宜,雖然過程中我覺得自己好像過於享受而有點良心不安,但整體來講,I love it

        這個周末我去了趟台中,作了一個叫做「經絡按摩」的東西,我跟你講我他媽快往!整體來講,fuck it

那天下午,我們即將結束台中行。等下要開車回台北,我卻覺得精神很差,這樣開車不行,所以我想,去作個按摩趁機小睡一下。這是有根據的,當初在泰國作泰式按摩,我每次都睡到不省人事兼打呼。剛好我們在路上接到某家按摩院的傳單,看起來價錢還ok,於是我們當機立斷的一腳踏入鬼門關。

        這家按摩院有三種服務:腳底按摩、經絡按摩、皇家spa按摩。皇家spa最貴要1800大洋,而且竟然要等到晚上10點才有服務,連比較低階的經絡按摩都要等一個小時,台中的大爺特別多啊?進場之後,兩個「老師」叫我們坐在腳底按摩用的那種器具上,反正就是一張躺椅配一個盆子這樣,然後放一盆熱水叫我們先泡腳,老師說他們要去鋪床後就離開。腳泡熱水其實很舒服,這是今天最舒服的時刻。不過老師前腳一走,我就不小心把盆子裡的塞子踢掉,以至於我的水越來越少,等他們回來,我的腳已經晾在空氣中一段時間了,他媽的冷。

        我們被指示趴在一張床上,那張床的上半部有一個洞,所以我們剛好可以把頭塞在那個洞的位置,我的老師喝令我:「嘴張開,呼吸」。

        你知道人的背部有一條脊髓嗎?你先找到他,然後在他上面隨便找一個點,往那個點的側邊用力按下去,會痛嗎?不會吧,我按也不會,但是那天我痛到近似昏厥。那個老師絕對可以徒手捏碎大理石之類的,人的指力怎麼會這麼強,太恐怖了,剛按下去的時候,你會覺得好像有點痛,還可以接受,但是他不會停,假設你今天想在土裡插一根竹竿,你把竹竿用力插下去,覺得太淺了,接下來你會怎麼做?你會邊左右搖晃那根竹竿邊往下插,他也是這樣,他的手指會左右搖晃然後加大力道,往我的體內前進,我真的覺得他會用拇指刺穿我的心臟,如同梅格萊恩在「電子情書」裡說的:"My heart is broken."(我的心臟快被你戳破了我)

        最慘的事情是脊髓不是一個點,他是一條線,一條線上有很多點,更慘的是脊髓左右各有一側,所以他其實是兩條線,兩條線上有很多點的兩倍,我他媽的一個點都承受不了。我終於明白為什麼他要特別提醒我「嘴張開,呼吸」,因為你在劇痛的時候很容易屏住呼吸,他如果不特別警告,會有很多人當場窒息而亡。整個過程根本是力與力的對抗,我發現他找到一個點準備按下去了,我就把所有的力量都灌輸到那個點,鋼鐵化我的肉,漫畫「神行太保」的0號曾說過:「當我把肌肉弄硬的時候,子彈都穿不過去」,不好意思我的肉卻不一樣,他硬的時候連根大拇指都擋不住,痛到爆炸。

        按大腿的感覺叫做酸,ㄟ你不覺得這個字使用的異常廣泛嗎?醋聞起來很、這橘子很、你講話很,我大腿很。喔?大腿的「痠」是這個「痠」嗎?所以沒有人講「我的大腿跟醋一樣」嗎?好吧,好像是我錯了,但是「」和「痠」發音一樣,感覺他們就在講同樣的事情。我再問你一個問題,這一段這麼多個,你有沒有覺得現在看這個字越看越怪,好像不該這樣寫似的,好啦別講這些有的沒的了,我們繼續。

精確的講,大腿很痠到底是甚麼感覺?很難形容,他應該是介於痛和癢之間,但這反而是最惱人的,真的,痛可以忍耐,你如果咬牙切齒,你會覺得痛苦確實有減輕一些。但是痠,要怎麼說,好像沒有任何對策可以讓他減少一點。他按的位置是沿著大腿的筋,我的老天,那種痠的程度,跟你去逛完士林夜市覺得腿有點痠的那種程度差三百萬倍,他一按下去,我真的打從心裡想要逃避,但我又不能跳下床滿屋子跑給他追,所以就像「JOJO冒險野狼」第五部被「黃金體驗」打中一樣,我的意識迅速奔走,但我身體卻還釘在床上。綜合身心的矛盾之後,從外觀來看我只有在原地扭動身體而已,像地攤賣的填充玩具,按下開關我就開始扭。

在這期間,我覺得盟主那邊比我有趣多了,她的老師特別擅長敲打技,我不斷聽到隔壁床發出許多叮叮咚咚的鼓聲,那個人把盟主的身體當作一套鼓具,不是一隻鼓,而是一整套鼓具,我從不知道敲打一個人的身體可以發出這麼多種不同的聲音,匪夷所思,簡直就像英國皇家樂隊。

        忘記扭了多久,老師突然一個變速突進,我一口氣岔不上來,一滴口水就這樣滑落,我失禁了,我他媽像個中風老人,我想寫一首歌給周杰倫唱,副歌是:「唉呦!我的口水遺落在台中陌生的按摩院」。

        「一個人有兩條腿」,想到這點我又滴了兩滴口水。

        按腦袋的時候我非常擔心,以他大力金剛指的造詣,我真的怕待會腦漿從耳朵溢出來。不過事實上是還好,大概跟洗頭的感覺差不多,算是少見的歡樂時光,我想跟他說你就這樣乾洗我的頭直到時間結束就好。這有點像在演侏儸紀公園,主角一群人被暴龍追了半個小時,終於逃進一個暴龍頭伸進不來的洞穴裡,大家都鬆了口氣,不過電影不會結束在一個洞穴,之後你勢必還要出來繼續被追,就是這樣。

        做過泰式按摩的人應該知道,會有很多折人鏡頭,不過泰式按摩的折人很讚,我邊被折還可以邊睡,你就知道那還不錯。而經絡按摩totally different。首先他折的飛快,我幾乎搞不清楚他弄了什麼,節奏太快了,在這個階段老師好像變得很浮躁,有時候我會突然半個身軀被他拖到床外,然後「喀」一聲,我的某個部位就被折了,接著拉回來,有時候要翻面,有時候要坐起來,一下拉手,一下抓腳,脖子也被凹了,「喀喀」聲不絕於耳,等我回過神來已經結束了,這倒是好事。

        還有令人很不安的是,他每個動作幾乎都在挑戰極限,也就是說,他這個動作如果繼續施力,該部位就會被凹斷。今天我的手還好好的,是因為他沒有火力全開,你懂其中的分別嗎?有些東西只是痛而已,例如他弄我的大腿和背部,我雖然叫苦連天,不過那還不至於威脅到我的生命,而這個階段,我的手腳總是處在折斷邊緣,我可以說痛苦的程度並不算頂尖,但心裡壓力卻異常的大。

        結束之後,我問盟主妳痛不痛,她說她痛死,我說「我他媽快往生」,這句話在這一個小時中像回音一樣不斷的在我腦中迴盪,當下我就決定,不管誰問我經絡按摩過不過癮什麼的,我就一定要用這句話來回答他。

        最後我必須下個結論,想要放鬆的人,或是像我這個想小睡一下的白癡,千萬不要作經絡按摩。小睡一下?我看就算是殭屍也會被他按到復活,有人說就是要痛才會有效,我覺得是放屁理論,這好像跟最近中醫們痛批「拍打療法」是自虐有異曲同工之妙,反正我是勸大家沒事不要自討苦吃。

        對了,我想起來了,剛進場的時候,老師問我們:「要按一個小時還是一個半小時?」當初我說什麼?「一個小時就好了」,damn,我以自己為榮。

創作者介紹

蛛網

mmadcit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yi-ching
  • 你超好笑XDDDDDDDD
  • kinux
  • HI~我回訪嚕~多多支持Linux喔^^
  • cherry
  • 你真的很會寫,我笑到肚子痛狂拍床,alex也很捧場!!
    我建議你可以去跟史蒂芬周談談合作
    又...為什麼叫盟主阿?還好我知道是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