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BA夏日籃球訓練營(一)

        這天晚上我要去中央大學接盟主下課,早到了十幾分鐘,於是我把車子停在校內的馬路邊,人斜倚車子站著。晚上的校園特別寧靜,微風徐徐吹來,就在這一瞬間,回憶像道閃電一般打進我腦門:「你以前來過這裡!」這不是廢話嗎?自從盟主考上中央研究所之後,我每隔兩個禮拜就要送她來上課一次,例如:上上禮拜,所以我當然來過這裡。不不不,我說的是,很久以前,你明明不該出現在這裡的時候,你來過,那是在高三昇大一的暑假....

        飄著細雨的午後,我們一行人背著行囊,低著頭走在中央大學的校園裡。

        全天下的高三生,唯一能做的事情就是念書,我很想說「當然我們也不例外」,但這話又說不出口,看起來上課打牌的狀況有減少,至少數學課不太打了,下課打球的狀況也有減少,因為教室離球場太遠了,但是空出來的時間都拿來念書了嗎?好像也不太有把握。我們班幾乎可以歸類為成功高中的放牛班,每天教室像黃昏市場一樣吵雜,雖然我也是吵鬧的人之一,但連我自己都不知道在吵些什麼,反正總有理由可以讓大家喧嘩,班上前幾名的那些人,來上課都要戴耳塞,現在想起來他們還真有夠悽慘。

        高中畢業到大學聯考之間,大概有一個月左右的衝刺期,我們組成了一個考前積極(active)衝刺特攻隊,國際上的稱呼為Active Team,簡稱A-Team,跟天龍特攻隊同名真是酷斃了。A-Team在火車站的K書中心租了兩間研究室,決定積極打拼這最後的日子。但我每次回想起這段,記憶中只有歡笑,沒有積極,在那間K書中心,我們學會了一個很有名的紙牌遊戲「魔法風雲會」;看了兩部很有名的漫畫「聖堂教父」、「烙印勇士」;報名了一個中華職籃CBA舉辦的籃球營,活動地點:中央大學

        聯考結束,無論如何,我們即將參加期待已久,為期五天的CBA籃球營。我們都很迷中華職籃,所以這個活動是真的非常振奮,參加籃球營的我們,在當時可以說是抵達了人生的巔峰。

當天早上在國父紀念館集合,整個就是熱血洋溢,超大音量播放著重節奏的饒舌歌曲,大家穿著寬鬆上衣,長度超過膝蓋的籃球褲,用黑人的話語彼此問好:"Hey yo, What's up man?"

不!那全是想像中的畫面,實際上是這樣的:我們簡直被丟到他媽的快樂瑪莉安雙語幼稚園,四周塞滿了能量驚人的小孩子,一群一群已經聊開了,不時發出幼年的尖叫聲,有人開始玩起紅綠燈之類的追逐遊戲,這到底是他媽的怎麼回事?我的身邊不斷有小孩子穿梭而過,我要的不是這個啊,我要的是全宇宙的籃球好手齊聚一堂,不是他媽的未來國家棟樑在這邊發飆。國父紀念館就像煮開水一樣沸騰了,水壺逼逼逼的叫,沸騰了啊,已經攝氏一百度了啊,我他媽的也快蒸發了。

不知不覺,開往中央大學的幼兒專車即將出發,我們被一群小孩子簇擁上了車。

        幼兒專車上,我想你應該把巴士切成兩個區域,前半段是整輛車除了最後一排以外的其他部分,脫離父母控制的小孩,整個更是全面啟動,他們的動量驚人,巴士的前半段萬馬奔騰、砲聲隆隆、黃沙滾滾、有笑有淚,我他媽的只能找出這些形容詞了,你應該知道一輛車關了三四十個小孩會是什麼樣子。畫面切到巴士後半段,有幾位大漢臉色鐵青,雙手抱胸的坐在最後一排,那就是我們。

        難道沒有人設想過這種情形發生嗎?有的。報名成功後,因為這是我們人生的巔峰,所以我們每天在念書之餘,幾乎都會額外抽出時間來討論這個營隊並進行沙盤推演。有一天突然有人提出,是不是應該check一下全球其他籃球好手的報名狀況,這誰提的,真的很有道理。於是我們用火車站路邊的一台公用電話聯絡了主辦單位,請問現在已經報名的年齡層分布如何,主辦單位說:「由於報名踴躍,還有中南部的人也在報名,人數過多以至於無法精確的統計出來。」酷!我們即將與中南部球風剽悍的籃球好手們較量,掛掉電話後,大家都為這個消息振奮不已。這真是被籃球魂燒壞腦袋,該聽的東西完全沒聽到,只聽到有南部的人就高興的敲鑼打鼓。

        回到巴士上,老耿說了一句話:「我真想把這些小孩子都踩扁。」這句話到今天都還是我排名前幾名的座右銘之一。然後,中央大學站,中央大學站到了,要去中央大學站的旅客請在此下車。我能不下車嗎?不行,終點站,終點站到了,請所有人都他媽的給我滾下車。

        接下來畫面可熱血了,大家可以自行配上阿凡達的配樂,我們可以看到一輛輛來自全台的巴士緩緩開進校園,車門一開,就會有一群小孩子噴出來,彷彿各種族的納美星人集合要對抗地球人了,或像魔戒二的精靈隊長說的:「一直以來精靈和人類總是並肩作戰,我們這次也不會缺席。」一瞬間,中央大學的草地(集合地點)就佈滿了各種族的軍隊,在電影裡面,部隊集合完畢應該是一片寂靜,等待首領向大家發表一段熱血的演說,例如「我們為了生存而戰」或是,「自由是每個物種應有的權利」之類的。不過抱歉,這裡不是這樣運作的,部隊集合完畢後,我們再也聽不見彼此的對話,每個小孩子都在各自發表演說,中央大學沸騰了。

        活動領導人是一個年紀約30歲的矮胖男子,型有點像曾志偉,他先把所有人弄安靜,這費了一些功夫,然後講了些歡迎大家什麼的,我幾乎一個字都沒有印象也太神奇,接著他宣布我們要開始分小隊了。到這裡,我終於清晰了起來,我終於搞懂,我們參加的叫做「籃球夏令營」,不叫做「籃球訓練營」。我一直幻想我們去的是類似張宗憲或陳信安參加的籃球訓練營,就是你在裡面表現好就會被球隊簽約,之後可以進入宏國隊接受女球迷的尖叫聲什麼的。自從大會宣布開始分小隊後,我的夢徹底碎了,Dream is Collapsing(夢境崩解了,電影:全面啟動),我完全不認為陳信安在美國有加入分小隊的活動,代表我跟他參加的是完全不同的東西。

        分小隊意味著會有小隊歌小隊呼,甚至還有小隊舞,你不如把我丟到大峽谷去算了。對了,我還沒提我們拿到的行程表:

第一日:下午-抵達中央,分小隊。

                晚上-職籃球員抵達,全體誓師大會。

第二日:早上-籃球訓練。

                下午-大地遊戲。(WTF?)

                晚上-忘了。

第三日:早上-籃球訓練。

                下午-忘了,但不是籃球訓練。

                晚上-忘了,肯定不是籃球訓練。

第四日:全日-亞哥花園一日遊。(WTF?)

第五日:回家。

這世界上最遠的距離,莫過於我參加了一個籃球營卻幾乎摸不到他媽的籃球。
(第二集)
(
第三集)

創作者介紹

蛛網

mmadcit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賴承翰
  • 支持你!繼續加油
  • 楊心怡
  • 很用心ㄉ部落長!支持你
  • 黃瓊祥
  • 好文章頂一下
  • 周羽傑
  • 介紹你一個免費小遊戲網站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