試讀:荷蘭不唬爛

書-荷蘭不唬爛-圖.jpg  

著:柯林懷特 Colin White

勞莉.布克 Laurie Boucke

譯:郭書瑄

繪:Strlla So
出版:大家出版社

這是一本很妙的書,份量比我想像中多很多,搭上大量的圖片和照片,乍看之下你會以為他是本旅遊雜誌,但我可以保證他不是。證據很簡單,旅遊雜誌只對一種人有吸引力,就是打算去該地旅行的人,如果你不打算去日本,你也不太可能隨便買回一本「背包客遊東京」放在家睡前看。而我幾乎從沒考慮過去荷蘭旅行,但還是覺得他相當好看,而且確實好笑。

        他的好笑有兩個層次,第一,荷蘭這個國家真的非常可笑,我邊看書腦中邊有個字幕沒事就跳出來:「靠這真的假的?」這必須先假設作者沒有唬爛大家,不過書名既然敢取「不唬爛」,我們應該有點保障。第二是作者的文筆很不賴,他從頭到尾用諷刺的筆法嘲笑這群荷蘭人,雖然偶而過頭了點,但大部分都做的很好,尤其在書中引用別人看法的部分每次都笑死我。

        書的內容真可以用鉅細靡遺來形容,很多細節作者都費心的解釋加畫圖,例如喝咖啡你的手指要擺哪裡,食指要伸直,中指要扣著咖啡杯之類的,寫得一清二楚。諸如此類我很難在這講一大堆,所以僅介紹三段印象比較深刻的內容:

1.      女權運動

荷蘭的婦女運動十分發達,荷蘭人對於「抗爭」這件事非常熱衷,所以只要任何人形成了團體,這群團體就會無限制的爭取自身利益,而政府則非常容易妥協。

婦女運動一般來講就是女性拒絕被歧視,並爭取和男性同等權利之類的,而在荷蘭似乎更勝一籌,政府為了安撫這群憤怒的女人,提供名為「性別意識研究」資金,並成立新的內閣職位:女權部長。這些婦女建立自己的專屬政黨、咖啡廳、圖書館、解放中心甚至還有腳踏車修理店,好像一切設施都要分性別似的。

        除了在國內大開殺戒之外,她們還把觸角指向全球婦女,目的是「解放全球婦女」。例如一艘提供墮胎服務的墮胎船開往世界各地,停靠在法律禁止墮胎的國家,讓該國的婦女上船墮胎,一位愛爾蘭的國會議員這樣抱怨:「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事呢?我們可以有艘荷蘭船在離岸20公里處販賣毒品或執行安樂死嗎?(販毒和安樂死在荷蘭合法)。這艘船到處被各國政府驅趕,不過他們仍不屈不撓的繼續爭取支持。

        由於女權運動過於發達,荷蘭婦女成功的造成性別錯亂,很多人都認為荷蘭女人非常沒有女人味,例如:走路像農夫、無法分辨荷蘭家庭的男女主人。

2.      電話禮儀

荷蘭人接到電話必須先報自己的名字,注意是接電話的人報名字而不是打電話過去的人,如果你接起電話沒有報出姓名,對方要不就是沉默要不就是非問出你的名字才要進行對話。這實在有點奇怪,例如你中午打電話去燒臘店訂便當,結果燒臘店老闆報他的名字給你,好像沒什麼必要吧。

書中也提到,許多荷蘭人患有電話恐懼症,對於撥打和接聽電話這件事非常排斥,據說是因為政府部門的服務態度造成。荷蘭的政府部門服務態度非常惡劣,這可以歸咎於他們尊重「平等」的概念,所以沒有「以客為尊」這種事。這段我覺得作者形容得很好,我們常常也會打去某公司,雖然我們知道打去的目的是什麼,但卻不知道該打去哪個部門找誰,所以大部分都是跟接電話的人描述問題,請他幫我們轉。作者形容荷蘭的官僚會這樣處理,以下是原文:

        正當你口沫橫飛講到最有趣的地方時,電話另一端卻一副不知你到底在講什麼,這時候他可能會:

・ 掛斷。

・ 轉接到某單位,看來像是隨便轉的,當有人接聽時,你又得從頭解釋一遍...一遍...又一遍。

        我看到「掛斷」這兩個字的時候快笑死,我可以想像某人對著電話講半天,對方完全沒有回應,然後突然啪一聲直接掛掉,如果我老是碰到這種狀況,我肯定也會罹患電話恐懼症。

3.      荷蘭語

這是我最喜歡的段落,作者提出了一大堆荷蘭語的特色,看起來的確是龜毛又難學,他並引用了一大堆外國人學荷語的抱怨,這些抱怨真的很好笑,有一段我要貼出來給大家看。這段大意是說,在英文裡我們要說「筆在桌上」我們會說"The pen is on the table",但在荷語裡面沒有單純"is"這個字。「某東西在某東西上」,沒有這種說法,荷語裡的東西不是「站」就是「躺」或是「坐」,他必須有所作為才行。

        所以「筆躺在桌上」、「杯子站在桌上」才是正確的用法。「躺」和「站」還容易分辨,看物體的形狀而定,而「坐」就比較困難,定義是東西如果在密閉空間裡,他就是「坐」著,例如:「鑰匙坐在口袋裡」。那如果是一個瓶子在冰箱裡要怎麼說?是「站」,因為方向規則大於密閉規則,所以瓶子是「站」不是「坐」。以下節錄一段原文,這個外國人顯然是被這些規則搞昏了:

        我一直問人們關於盒子在桌上要怎麼講。盒子當然是「站」著。但如果是個立方體呢?你怎麼分辨它是「站」著還是「躺」著?他們回答:「看盒子上的標籤方向。」如果你問我的話,我說那只是推託之詞罷了。

    人們對於眼鏡究竟在鼻子上做什麼有些爭議。雙方意見似乎各佔50%。有些人說眼鏡「站」在鼻子上,有些人說「坐」。所以我把我的眼鏡拿下來放在桌上(注意,我很小心不去改變它原來的方向),然後問人眼鏡現在做什麼。結果他們異口同聲的說是「躺著」。到這裡,我完全跟不上了。我得關燈到房間裡躺一會兒,或者該說坐一會兒或站一會兒。天曉得。

        最後,我願意向大家推薦「荷蘭不唬爛」,看完你確實會對荷蘭人印象深刻,增加了不少知識,而且有些地方真的會讓你噗哧笑出來,如果國中地理課本或歷史課本都這樣寫,我可能會選擇讀文組了。

 

另外,因為「荷蘭不唬爛」實在寫的太生動,看完我很想去荷蘭一探究竟,搞清楚到底是不是這麼扯,有一種踢館的味道,如果你哪天看到阿姆斯特丹街頭有位年輕人,手持一本黃色書籍指著某當地人大叫:「沒錯,就是這樣」該年輕人很可能就是我。

        對本書有興趣的朋友,歡迎借閱,也歡迎加入我的荷蘭考察團。

創作者介紹

蛛網

mmadcit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