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下你神聖的一票後母後啊

今天下班,買了一盒蝦捲飯回家當晚餐,老實說我已經好久沒有這麼飢餓了,我餓得可以吃下一隻體型和馬一樣大的蝦。把東西放一放之後,我邊打開電視看安海瑟威主演的靈異航班邊享受這盒蝦捲飯。吃了吃突然鈴聲大作,要說明一下我家電鈴非常大聲,如果你是第一次聽到,很可能會嚇到把嘴裡的蝦捲震出來。當然我都住這麼久了,這點小事還不至於噴發蝦捲,但我覺得很煩,電鈴聲響又不是找我的(除了郵差之外,沒有人會到我家直接按門鈴找我),就不能讓我好好吃頓飯嗎?

 

        由於我家電鈴非常之大聲,每次只要聽到就會心浮氣燥,所以去應答的時候也會不自覺的吼起來,我吼了一聲:「喂!?」靠,沒人理我,我只聽到底下有人在彼此對話,就像是按了門鈴之後,又轉頭跟隔壁聊天還是怎樣,WTF我直接回座位繼續吃我的飯。不一會,他媽的又開始響了,「嗶嗶!」我不鳥他,「嗶嗶!」媽的我要掀桌了,「嗶嗶!」我一個箭步衝過去用丹田爆發說:「他媽的誰啊?」(當然我不敢這樣講,這是一個民風純樸的社區,所以我只是說「喂」,again),「朱先生嗎?」「是。」「下來投票好嗎?」投什麼票?隱約想起來,我剛到家時有聽到廣播說今晚要投什麼住戶代表。

        通常家裡這些俗務間的事,跟鄰居聯絡啊,委員會啊,里民什麼啊,我爸會是背後操縱者,而外出接洽的會是我媽,如果他們不在,我弟和伯母通常也可以代表處理,而我平常過的渾渾噩噩,這些事根本於我如浮雲,投什麼票完全就not my business(不關我屁事)。而且就算我想投,投誰啊我哪知。

我對著對講機很乾脆地說「好」,但壓根沒打算去投,我現在唯一的使命是吃完蝦捲飯。酒足飯飽之後,我真的很想繼續把靈異航班看完,因為這片很有潛力加上安海瑟威很美,不過,我還是一咬牙關上電視,前往starbucks致力作一名部落客,村上春樹說過類似的話:「讓你停止寫作的原因有幾百種,但讓你繼續寫下去的理由往往只有一個。」這句話你不覺得很觸動人心嗎?總之,我就出門了。

        到了樓下,那間小小的客廳擺了一個投票箱,然後沙發上坐了一群老太太,大概是選務人員吧,到時候被他們攔截下來投票就麻煩了,於是我低頭東京甩尾般衝過去,雖然過了客廳這關,怎奈走出門口碰到一個人,她應該就是按電鈴的人。

        這個人我要介紹一下,先給她一個代號叫做C太太。據我媽偶而說的社區八卦得知,C太太應該是這棟樓最有power的人,除了在這棟大樓裡有頭有臉之外,她還有擔任社區更高階的職務。我們小小的社區,有時候選舉起來也是廝殺慘烈,聽說有幾次搞很大,黑函也來了,還互挖對方背景之類的,簡直就像歐巴馬對決裴琳那樣慘烈。但就如我所說,因為平時過的渾渾噩噩,所以這些事情我幾乎都有聽沒有進,反正什麼代表AB當對我來說沒有差別。但即使我再不食人間煙火,我還是認識這個人,平常見面也會打打招呼這樣。

        當我經過她身邊的時候,她剛好在打電話,於是我認為機不可失,立即啟動渦輪推進器火速通過,其實我已經超過她三步左右了,但她突然回馬槍叫:「朱先生!」

我也回馬槍說:「嘿!」有點心虛所以裝作很熱情。

C太太:「你媽不在嗎?」就是這個,我就是要她說這個,我媽不在,我無法作主,有事等她回來再說OK

「對她還沒回來」我認為我已經把立場表達的很清楚了,所以講這句的同時又往外滑了一步,只要再兩步我就可以遁入黑暗中。

她似乎考慮了一下,說:「那你幫她投票好嗎?」

「幫她投票?」我要投誰啊我。

「對」

「我不知道要投誰啊?」這是我今天講過最蠢的話,還搭配手一攤的動作,你等下就知道為什麼。

「ㄜ.......他們是希望我繼續做啦....C太太即使身為有頭有臉有power的人,講這句話還是不免尷尬了起來。

靠北,原來她自己就是尋求連任的住戶代表,所以才在這邊呼喚大家來投她,我竟然還白目的當她面大嚷嚷說「不知道要投誰」,我真他媽蠢到爆,我簡直是fucking屌爆俠再世。這世界上最遙遠的距離不是生與死,而是住戶代表站在我面前,我卻不知道要投妳。

No problem」尷尬到無地自容,我他媽連英文都飆出來了。

        我低頭走回小小的投票區,一位選務人員叫我簽名後領票,直接代簽我爸(戶長)的名,這合理嗎?而事情進行到這裡又發生危機,我知道要投C太太,但問題她的名字咧?我會不會直接跑去問她妳叫什麼名字呢?會的話我乾脆飲彈自盡算了,今天跟她的接觸已經夠多了,投完票我就要倉皇的離開這裡,流浪到投票區拆光光才要回去。所以怎麼辦?我大概知道她名字的發音,但是不確定那些字怎麼寫,再來,我媽的八卦故事中有提到,C太太曾經被對手批鬥資格不符之類的,以致於她無法以本名競選,因此當時她扶植了一個偽滿州國,反正大家投A先生就等於是投C太太這樣。這次的選情到底複雜到什麼程度我不知道啊,所以我到底要投誰?WTF我到底要投她媽的誰?

        最後我發現我根本是杞人憂天,選務人員給我一張票,你知道有多少候選人嗎?50幾個,每一戶都有資格參選,我看我爸的名字也在上面吧。所以那張選票整個密密麻麻,我頭都昏了。但,選務人員就像個訓練有素的選務人員,她把選票給我後,指著其中一格說對我說:「等下就蓋在這裡」,我一看,very well,那格不就是C太太的名字嗎?指引非常清楚啊,比GPS還清楚。

        於是我在沒有任何遮蔽物的投票區下,投下了神聖的一票,投下去後我一秒都不敢久留直接離開。生涯第一次參與住戶代表投票,民主的熱血在我胸中燃燒,The End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madcity 的頭像
mmadcity

蛛網

mmadcit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