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何我吃不到黑格斯牛小排

        原本我一廂情願的認為公司的哈拉電子報會在今年停刊,沒想到前兩天又接到催稿信,代表110前我還得生出一篇富有教育意義的文章。但這次我毫無心理準備,因此沒有任何題材可以寫,慌亂之餘,只好拿吃午餐時討論的無聊話題出來充數。寫到這裡我又想到,「沒有題材可寫」這種話我已經講了好幾次了,根本是個老梗。

話雖如此,請各位不要鄙視午餐話題,我們的主題五花八門,幾乎可以比擬寶傑的關鍵報告。大至二代健保,小至便當裡的菜蟲,我們都會很認真的探討。不過無論討論的多麼熱烈,一旦便當吃完大家就馬上鳥獸散去午睡,可見剛剛也不過是在打發時間罷了。

這張圖片是電影「扭轉奇蹟」的截圖。總之劇情走到這裡,尼可拉斯凱吉只要一睡著,他就會不見然後失去女主角,所以他死撐著不肯睡,一直在那邊打盹,我個人認為這幕非常感人。由於內文末又有感性道別,所以特地拿本照片來搭配之。

        某日中午,一名業務員出現在辦公室門口,他在那邊架鐵板烤起了牛排,陣陣香味簡直是香到爆,於是我們就看到一堆金融圈的從業人員在那邊試吃,真的是超好吃的,我當場就採購了一份黑格斯牛小排,要價980有八片肉。我順便介紹一下,這種牛排在家裡煎非常方便,無須技巧,不到五分鐘你就可以大啖牛肉,980划算的不得了。過沒多久我就吃光了,有人說這樣不對啊,你標題不是說「為何我吃不到黑格斯牛小排」嗎?吃光是怎樣?對,所以故事還沒開始,現在才開始。

        幾個月後某中午,陣陣香味又出現了,大批的金融圈從業試吃人潮再現。那時我也決定買下人生第二份牛小排,當我把這個消息傳回部門的時候,有人出來說話了,我們暫時稱他為同事T。同事T說:「我跟你說,其實你不用跟他訂,他們門市就在濱江市場那邊,你直接去門市買,同樣的東西只要800元。」現場群眾驚呼連連,這麼便宜喔?那我們不要訂了。

        好,結果這件事發生後,到今天為止,我沒有吃到任何牛小排。我既沒有去門市買,也沒有跟業務員訂,整件事情就這樣被卡死了。為什麼?這就是我們今天要探討的主題:為何我吃不到黑格斯牛小排?

         以經濟學的角度而言,選擇越多對消費者越有利,但這次的例子卻不是這樣,本來我有兩種選擇:1.跟業務員訂一份牛排2.不訂牛排。在同事T發出建言之後,我又多了一個選擇:3.直接去門市買牛排

一、               只有選擇1和選擇2的狀況下,我會怎麼做?

        我當然會直接下訂一份牛排,但是為什麼?經濟學上的選擇是這樣的:做選擇的人會比較做這件事得到的效用和付出去的成本,效用和成本的差稱之為「剩餘」,剩餘越高,我們越會傾向做此選擇。所以我們來看看,訂牛排我得到什麼?得到吃牛排的快樂。我將這部分的效用轉成金錢的單位,這樣才方便比較,我想他大概是1100。而付出去的成本很明顯,就是新台幣980

效用:

吃牛排的快樂:1100

成本:

跟業務員買牛排:980

剩餘=效用-成本=1100-980120

而什麼都不買的剩餘是0,比較兩者大小後,發現買牛排剩餘較高,因此我會買牛排。

二、               多了一個選擇後,我怎麼做?

        加入同事T的建議之後,事情變得比想像中複雜很多,有人說既然有更便宜的牛排你為何不買?問題是我要買牛排得跑到一個不知在何處的濱江市場,懶得去啊。所以「懶」成為一個成本,我們生存在一個宅經濟猖獗的世代,「懶」是這個社會的主流價值。我認為,任何探討人類行為的科學都不能忽略「懶」對這個世界的影響力,在這裡我把「懶」的成本定為:350

        又有人說:「好,你懶,那也很簡單。業務員牛排賣980,跑去門市買要800,但是你懶的成本是350,跑去門市省的錢顯然敵不過懶的成本,多出來的選項對你沒有用。所以你直接跟業務員定就好了,你還是可以拿到120剩餘,不是嗎?」聽起來確實有道理,不過這個人單純的可愛,如果真這麼簡單,那我寫到這裡就可以截稿了。本篇文章最重要的論述就在我接下來要講的東西,請大家拿筆記本抄起來,他叫做:「輿論成本」。

        原本一份牛排賣980元,要不要買隨便你,事情單純得像小白兔一樣。但不幸的是,由於同事T的雞婆,我不幸地得知另一項資訊:有一個地方只賣800元。這項資訊漸漸發酵成一種壓力,如果我不鳥他,執意下訂980的牛排,這時候「輿論成本」就會隨之產生,大家會紛紛數落你為什麼浪費錢,你是暴發戶嗎?你如果錢多就請下午茶,非洲小孩沒飯吃之類的。我們身在一個facebook猖獗的F世代,做什麼事都得攤在陽光下,因此你怎麼可能不在意輿論的看法呢?在模型內引入「輿論成本」是本文對學術界最大的貢獻,這裡我把他定為:150

接下來我們來看各項選擇的效用與成本。

1.      跟業務員買牛排:

效用:

吃牛排的快樂:1100

成本:

牛排賣:980

輿論成本:150

剩餘=1100980150-30

2.      跑去門市買:

效用:

吃牛排的快樂:1100

成本:

牛排賣:800

懶:350

剩餘=1100800350-50

3.      什麼都不買:

剩餘=0

        看到了嗎?比較下來,什麼都不買對我最有利。所以,我就真的沒去買了。一開始懵懵懂懂的只知道一份牛排賣980,買下去我確實可以獲得剩餘120。之後,有一個看似有利的訊息進來了,結果對我來說所有的選擇都變差了,這真是一件很弔詭的事。

最後結論如下:他媽的我好想吃牛小排啊,下次如果還有業務來賣別的食物,麻煩所有人閉嘴,不要再提供任何省錢訊息,讓我買超貴的食物就好,正文完。

        接下來到了尷尬的道別時間,因為我上個月已經道別過了,所以基本上現在變成一個笑話。但我也知道有人根本不想看上面的正文,他們只想看一個連續兩個月都在道別的人會說出什麼來。好吧,雖然連續兩個月道別一點離愁都沒有,但為了履行承諾,我勉強擠出些情緒來感性一陣。

        有人說,人生就像一列火車,每站都有乘客上下車,進入你的生命或離開你的生命。對哈拉電子報的讀者來說,我和你們的關係自然深不到哪裡去,可能像一號車廂和十九號車廂隔那麼遠。不過無論如何,這就是緣份,一旦本電子報結束了,對我來說就像一整節車廂脫軌一般,突然生命中就少了一堆人,所以感不感傷呢?寫到這裡我終於開始感傷,導演我準備好了,10秒落淚的戲隨時可以開拍。

        不過礙於篇幅,又到了收尾的時刻,不免俗的還是要跟大家說珍重再見,村上春樹的小說「挪威的森林」裡,永澤兄曾說:「嘿,渡邊。我覺得我跟你從這裏出去經過十年或二十年後,還會在什麼地方碰面。而且覺得會因為某種形式而互相關聯。」這真是酷又有力的道別語,僅將此獻給大家。

創作者介紹

蛛網

mmadcit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2) 人氣()


留言列表 (12)

發表留言
  • 同事T
  • 你要訂"安"格斯"黑"牛小排...可以跟我說,我直接打給業務員訂即可,不用等他來...
  • 同事A
  • 其實你有多個更好的選擇:1.當個楊志良,不甩與論,這是輿論成本costdown趨近於0;2.內部團購,然後形成另一個輿論指定某人去買(如訂的多者去),這是將輿論成本外部化,因為被指定者沒去買,他的剩餘不是0而是負的;3.拿一份牛排當代購薪資,其成本其他人加權分攤,這是規模經濟的costdown;4.拱同事T代為購買,出建言者為建言負責,不過這是2.的一種,但依我之見,對同事T而言,輿論成本還是0,你無法得逞。
  • 黑格斯牛小排業務員
  • 馬的 ! 叫你們的同事T滾出來 !!
  • wdshieh
  • 有個德國人叫黑格爾
    有種牛叫安格斯
    黑格斯是什麼玩意兒?
  • wdshieh
  • 懶的成本350是你訂的
    輿論成本150也是你訂的
    你自己訂下這兩個數字,以致得到不買最好的結果
    還牽拖別人提供你資訊害你吃不到牛小排
    解一組二元聯立不等式就可以求出各種懶的成本和輿論成本的組合
    你想選三種選擇的哪一種都可以
    不要再怪同事T了
    (這才像是我寫的)
  • wdshieh
  • 安格斯跟黑格斯怎麼會差不多
    那朱旭跟朱巡也差更少
    如果我們叫你朱巡
    你也應該一點都不介意
  • 同事A
  • 同事S我支持你跟他拼了!經濟學就是發現現象後提出解釋(也就是馬後炮,哈!),所以說一個經濟問題10個經濟學家有11種看法,我想5樓就是那第11種!
  • 同事T
  • 我是不在乎輿論的同事T,我用滾的出來了...業務員你找我有事嗎...本來想找你定個1200份過年用的,但是你的態度讓我想花個油錢去現場買就好!
  • 同事A
  • 同事S你的機會來了,請使用建議4!
  • 同事W
  • 是同事的都要來報到嗎??!!

    我不在乎黑格斯,還是安格斯...
    我只希望今天的大塊可以準時送達!!!
  • 遊魂
  • 原諒他們!有些人上班就像遊魂!
  • 同事T
  • 我跳進坑裡,大家也可以傳團購單給我,但是看我心情何時去買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