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死一瞬間

上星期六,高速公路,我穩當的開在內線第二道。突然間,前面那台車車底塵土飛揚,滾滾黃沙瀰漫而出。當時我想這地板也太髒了吧,又不是開在大戈壁哪來這麼多沙?邊這樣想邊噗哧一笑跟盟主說:「ㄟ這是怎樣?」結果不一會,從他車底噴出一片輪胎皮,他媽的他輪胎整個四散。接著他開始失速,整台車在那邊左右搖晃,媽的有夠驚悚,最後他拋錨在高速公路上。

他這一停叫我怎麼辦?我在後面時速高達90公里,重點是我一開始完全沒當回事,毫無警覺心並在那邊嬉皮笑臉,壓根沒有想到要減速。等發現事態嚴重時我離他超近,距離5公尺不到。現在請回答這個物理問題:時速90公里,距離5公尺,請問加速度要多少我才不會撞死他們?我代入加速度公式,算出加速度是每小時他媽的負18000公里,看來顯然是算錯了。寫到這裡,我想到大學聯考我物理是86分耶,現在連公式都忘光了,這就是台灣失敗的教育,請教育部長杜正勝即刻下台。

回到生死一瞬間現場,我必須說我當時處理的真是進退有據,請「玩命關頭6」導演立即邀請我擔任男二一角。一般人碰到這種情況都是眼睛閉上狂踩煞車,我跟你說這樣汝命休矣。看過電影都知道,如果你煞車整個踩到底,你就會像蔡依林的歌:「旋轉,跳躍,我閉著眼。」直接在高速公路上變成戰鬥陀螺。

所以既不能急踩,又要達成每小時負18000公里的加速度。力道必須拿捏的非常精準,正確答案是將煞車板壓下約60%-70%的位置。我看到爆胎車的屁股朝我臉部挺進,他越來越大,越來越大,眼看我們就要合二為一了,這真是名符其實的「kiss his ass」。不過在最後一剎那,我停住了,離他已經不到一公尺。

        但你以為停住就沒事了嗎?錯了!這個事件最恐怖的階段才要開始。停住以後,後面的車潮有如遷徙的斑馬一樣直撲而來。這時候我能做什麼?什麼都不能做啊,我相信就算是傑森史坦森和保羅沃克,現在也只能做一件事,那就是眼巴巴的看著後照鏡,向耶和華祈禱那些車會煞住。那是一種無助的感覺,嘿,我該做的都做了,我不偏不倚的停在他面前,但後面這些車,你們能做到同樣水準嗎?那個當下,我的生命完全交付在別人手上,那是什麼感覺,就是他媽的無助。

        有人問那後來呢?後來沒事,不然我這篇文章可能會在天堂打,然後一個一個託夢給大家看了。事故發生後,我繞過爆胎車繼續往前開,這時候一股恐懼感才襲捲上來。我發現我的手在抖,講話聲音也出不太來並帶有哭腔,這時候去參加超偶海選。應該會以「史上最接近楊宗緯的男人」的姿態入選吧。後來附近一群車加上我,我們這浩劫重生的生還者全部開60公里,形成一股龜速車的風潮。大家都心有餘悸。

        還有那個星期六簡直是交通黑暗期。除了爆胎車之外,我繼續往前開沒多久,看到兩台車黏成一團停在路邊,後面那台車,車頭整個縮進去三分之一,可見撞的有多大力。然後晚上,在梅花戲院前面我又看到一台車橫在馬路上,竟然有兩台摩托車倒在旁邊,玻璃碎一地。還原車禍現場的話,肯定是那台車在那邊東京甩尾,原本騎在旁邊的摩托車只好一個撞頭一個撞尾,太嚇人了。所以大家聽我的諄諄叮嚀,如果上個星期六必須要在外面遛達的話,一定要小心自身安全,因為馬路如虎口啊。

The End

事件二

        為什麼會有事件二?因為自從入選傑出部落客之後,讀者們開始用放大鏡審視我的一切,fb上越來越多客訴,諸如:「傑出部落客越來越混。」、「人氣部落客有打混跡象。」這些批評讓我羞紅了雙頰,雖然我大聲疾呼我他媽沒有打混啊,卻還是抵不過這些抗議聲浪。這篇文章,我寫完後一度想要按下發文鍵,但這時候心底有個聲音喊道:「萬萬不可啊,你又會被罵啊!」WTF(What the fuck)我只好含淚拿回來繼續寫。

        最近很多朋友的小孩正值抓週期,如果抓出來結果是一名部落客的話,我勸你們趕快趁夜抱去醫院的保溫箱換一個小孩回來,因為他的一生將會走的很辛酸。

        讓我們來談事件二,雖然看來好像是在湊字數,不過這事件二絕對有資格登上生死一瞬間這個題目。他發生在四年前的高速公路。

        那天雨大到不可思議,我就像在瀑布裡開車一樣。路上的車都很有默契的超慢速,並且開了大燈跟那種臨停會開的雙黃燈。在這種雨之下,眼前一片灰濛濛,你幾乎看不到附近的車,你只能看到四周有一些燈在閃爍,但搞不清楚他距離你多遠。

事件發生的非常快速,我的記憶也只有一小段。這樣說好了,上一秒鐘我的前方還是一片灰濛,視線內沒有任何車,下一秒鐘突然一台車的車頭對著我。他他媽的整個旋轉180度用車頭對著我,ㄟ,在座誰有在高速公路上面對過車頭的,舉個手好嗎?我是這樣覺得啦,卡特飛起來180度旋轉扣籃挺帥的,而在國道一號上180度旋轉面對別人簡直是他媽的顫慄啊。

我跟你說,那種景象會把你打入夢中,一切都變得非常不真實。你腦中似乎一片空白又似乎千頭萬緒,想的都是些莫名其妙的事。例如盟主事後跟我說,她那時候想著:她即將登上聯合報的頭版。你不覺得都已經生死關頭了,腦子裡的畫面卻是聯合報頭版有點荒謬嗎?搞不好底下還有一幅摩納哥的全版廣告咧。這就像小叮噹某集說的:「火災發生時,人們逃出來最常帶的東西是水壺和枕頭。」

        但話說回來,我可以理解。我大概也說了些無意義的話像「靠!」這種。有時候我會想,都什麼時刻了,竟然還有餘力罵髒話和表達驚訝,不是應該把所有精神都花在逃命嗎?但其實那時候你就是會不自覺的發出一點聲響,好像要證明自己還是清醒的一樣,是很無意識的。

我開在最內線,那台車不知道原本在哪條線,總之他先180度旋轉,然後滑到我這線用車頭跟我對望,然後撞護欄再往外彈,真的就像演電影一樣。我馬上大罵了個「靠」,抓住方向盤邊抖動邊猶豫要往左還是往右,問題是他媽的當然是往右,左邊是護欄難道我要啟動渦輪推進器飛起來嗎?當我決定往右之後,雖然只有不到兩秒鐘的反應時間,我還是快速的看了一下後照鏡,確定旁道沒車後,用些微的距離從他身旁擦身而過,真他媽超級驚險。

事後回想,那真的是我一生中最接近死亡車禍的一次。我幾乎半個頭伸進天堂裡了,在上面的二郎神,可能會發現怎麼有個人頭從地板上露出來吧。最後我們還是化險為夷,這個表現只能用可圈可點來形容。如果我真的在「玩命關頭6」飾演男主角,不是也很合理嗎?

The End

事件三

        為什麼會有事件三?原因跟他媽的事件二一樣。

有一次,我從我家的大樓走出來,一粒拳頭大的石頭從天而降,落在我腳邊不到一公尺的距離,真他媽的生死一瞬間啊!

The End

事件四

        媽的沒了啦。

        The End

創作者介紹

蛛網

mmadcit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0) 人氣()


留言列表 (10)

發表留言
  • vince
  • 事件4 真是神來一筆畫龍點睛,謝謝二郎神!
  • Andrew
  • 只有知名部落客才會被用放大鏡檢視,所以把它當作一種肯定吧,哈!不要有壓力
  • Andrew
  • 只有知名部落客才會被用放大鏡檢視,所以把它當作一種肯定吧,哈!不要有壓力
  • Andrew
  • 只有知名部落客才會被用放大鏡檢視,所以把它當作一種肯定吧,哈!不要有壓力
  • Andrew
  • SHIT~又出問題了,麻煩幫我刪掉,謝謝
  • 小讀者
  • 看完這篇我心裡出現了這個想法....

    盟主也太辛苦了吧,都還沒跟你享到清福,就已經陪你渡過這麼多
    生死關頭了!真是可以共苦的好伴侶(鼓掌!)
    我說蛛先生,你可要對盟主好好負責啊>//<

    不過我很好奇,那個車頭面對你的事件,你們後來是如何化險為夷的呢?
  • wd
  • 這一篇是三年前的舊作嗎? 教育部長杜正勝下台?
  • wd
  • 旁邊出現少帥禪園的廣告耶。難道這就是....?
  • 陳沛的老婆
  • 我一邊讀 一直笑 我老公一直在旁邊說 有這麼好笑嗎?
  • 江口天鳥
  • 這篇真他媽的太有趣了!從頭到尾一堆他媽的什麼的,大大,這篇可否轉載到敝公司的網站上?感恩!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