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員教召中()

        你如果在一群男人堆裡提出這個問題:「教召硬不硬?」大概可以得到幾百種答案。有人說就一天到晚看電影啊,有人說媽的一整天全副武裝幹我不想說了...面對極端的各種答案,到底哪個才是真實?我告訴大家,部隊的事就是這樣,像漫畫JOJO冒險野狼第五部黃金陣魂曲說:「在黃金鎮魂曲面前,你將永遠無法達到真實。」沒有人是對的,但他們也都沒錯,因為不同時間,不同營區,不同連隊,狀況也都不一樣。

        所以,即使我現在講了一堆,你得到的只有:「民國100年,9599這幾天,苗栗斗換坪,某營,營部連」的經驗而已,對日後被教召的人來說,你們幾乎不可能受到一樣的待遇。有人說那搞屁,這篇文章又再度被貼上「沒建設性」的標籤了嗎?

「你說的沒錯。」我說。

Chapter 3 治軍篇

        我們的編制是這樣。最高單位是營,有一個營長,現役軍人。營底下有四個連,各配有協訓幹部一名,這也是現役。剩下的,一個連一百多人,包含連長,排長,班長,全都是收到國軍追魂令而進去的一般民眾,大致上我們就是由民眾們自行管理,現役軍人只是輔助。這也是教召的主要目的,以夷制夷,我們要培養一支白天也可以行軍的強獸人大軍。(from電影:魔戒二)

        你知道部隊最引以為傲的就是「一個口令一個動作」。讓我舉個例子,像「坐下」這件事。以前會怎樣?

步驟一,長官:「置板凳」。這時候用右手把童軍椅放置於腳後根。但,手卻不能離開板凳,要繼續黏著。請大家體會一下這個姿勢,女性朋友不清楚的問一下男朋友。當我們還是個菜B的時候,長官最常做的,就是把所有人凍結在這個扭曲腰部並半蹲的姿勢。等我們瀕臨斷腰邊緣,汗都滴到板凳上為止,才會進行下一個步驟。

步驟二,長官:「好」。現在大家可以集體扭腰把右手收回來,但如果扭的不整齊,就會聽到:「上一動」這三個字。所謂「上一動」就是回到上一個動作的意思,有點像WordExcel的「復原」功能。大家就得回到步驟一,等待下一次「好」,就這樣扭來扭去好像要從毛巾裡擠出水一樣。完成這個步驟後,每個人腳後根都停泊著板凳,但還得站著。

步驟三,長官:「坐下」。這時候才可以坐,不過這是三個步驟裡最難的。因為你想想,這麼多人要一起坐下怎麼可能坐的整齊?所以自然產生非常多「上一動」的空間,於是你就看到,一群人像他媽打地鼠一樣,此起彼落的起立蹲下。

        所以你就知道,以前光從站著到坐下這段過程,簡直他媽半條命都不見。但隨著現代戰爭的複雜化,這顯然已經不合時宜了。所以,這次教召的最高指導原則就是:「全自動化」。當長官提到「置板凳」時,所有人已經咖啦咖啦放好板凳坐的可穩了。三個步驟一次完成,並各自發展成個性化坐姿:搧風的搧風,小說拿出來看了,直接趴著睡的也有。

        這個例子就是自動化部隊的縮影,我無法一一舉例,但舉凡以前要分好幾個階段完成的事,現在只要長官起個音,大家就可以用自己的方式分別完成。像移動部隊也是如此,一個長方形的部隊如果要往右邊移動五步,以前要發動「立正」、「向右轉」、「向前五步走」、「向左轉」、「稍息」等一連串口令。但現在只要輕聲說:「往右邊一點」,手比一下,這一整沱人就會自己拖著腳步移動到那邊,然後三七步站好,迅速且確實。我深深覺得,這就是現代軍人最理想的面貌。

Chapter 4 課程篇

        很多人最關心的,莫過於教召每天都在幹什麼。我先說,整個白天你都必須穿著全套迷彩服,S腰帶,鋼盔,槍。無論上什麼課,這些東西永遠在你身上。有些人會以為我們都在大樹下打赤膊乘涼,那是錯誤的理解。至於上課內容真的沒什麼好講,反正大家都是萍水相逢,來這邊殺時間罷了。通常一節課上沒多久就開始集體聊天,還有教官說:「好,我們來培養下課情緒。」這句話我實在覺得很有創意。所以,一般課程我們就不提了,但有兩件事我想特別講一下。

        第一個是打靶。打靶絕對是本教召最有趣的事,所以我不得不提。打靶之前,我們先去一個模擬射擊館預演,這個場所實在是pretty cool。裡面有一個大螢幕,地上擺著好幾把玩具槍,我們就是要拿這些槍來射螢幕,像在湯姆熊玩Dead House一樣。不過,這些槍的重量和質感都跟真槍差不多,更厲害的是射擊出去還後座力驚人,真的跟真槍沒兩樣。當時我很震驚,沒想到國軍擁有如此先進的科技,如果拿這些發展成國軍漆彈場或是什麼生存遊戲,絕對可以帶動一波經濟成長。

        真實上場時,一次大概有12個人上去打,打的是175公尺人形靶,一人可以打六發。總之,大家一字趴開,主官說開打就砰砰砰射出去。一輪後,會有人用麥克風報靶:「第13發、第22....」。

前幾波,那個數字簡直聽不下去,0發、1發滿天飛,我看共匪如果打來,他們只會被流彈波及吧。但不知道從第幾波開始,我們再也聽不到3發以下的數字了。有時候明明看到某靶附近的土被打的黃沙滾滾,他自己根本毫髮無傷,但報出來卻是5發的高分,是都被跳彈擊中嗎?反正到了後期,人人都是神射手,真的這個數字報出去,我看連除暴突擊隊(G.I.Joe)都會被我們打掛。

這時候有人問那你打中幾發,我早就知道你會這樣問,這也是我寫這段目的你懂嗎?在此宣布我六發全中,簡直是fucking Jackson (翻譯:他媽的傑克森。電影搶救雷恩大兵裡的狙擊手)在世,只要讓我接近希特勒200公尺以內,第二次世界大戰馬上就會結束。因此大家請放心,臺海的安全就交給我來保護。

        另一件我要講的是慶生。有沒有搞錯教召還有慶生?沒錯,我也覺得匪夷所思。慶生這種活動我本來就不怎麼熱中了,在部隊裡一群男人慶生更是他媽的成何體統。

        國軍的餐廳是一座巨大的長方形建築,婚禮如果辦在這裡,席開個100桌不成問題。長方形頂端是一個高起來的舞台,那是長官吃飯的地方,底下是四條排成長條形的餐桌,一條大概可以坐一百多人。慶生當天中午,我們照往常一般魚貫進餐廳。我發現舞台上面除了例行的長官之外還多了一群人,類似鄉里鎮長、獅子會、社區內德高望重的人物等,而前面也站著一堆今天要被大家慶祝的人。這時舞台上其中一位,正拿著麥克風幾哩咕嚕不知道在講什麼,回音很大聽不太清楚,我稍微瞄了一眼就往自己的位置走去。

        我的位置離舞台很遠,到了之後我把餐盤放下,然後馬上跟隔壁讚嘆今天的菜。今天有三個主菜:秋刀魚、排骨、雞腿(這個有點不確定),絕對是進入營後最豪華一餐。

我說:「今天慶生果然不一樣,你看這一整條的秋刀魚。」

我隔壁說:「以前在海巡署最常吃的就是秋刀魚了啊,其實我覺得還蠻好吃的。」

我說:「靠有嗎?我以前海巡沒吃過幾次啊。」

        然後我開始吃秋刀魚,我是真的很少吃而且不太會吃,馬上就吃的魚骨橫飛,滿桌都是。隔壁那個就吃的非常有技巧,吃的骨肉分離真不是蓋的。正當我們還在那邊檢討如何正確啃魚時,突然有個長官衝過來說:「ㄟㄟㄟ,還沒開動那邊怎麼吃起來了?」我定睛一看,靠真的,臺上不知道誰還在演講,距離舞台近的那區,所有人餐盤擺在桌上,整整齊齊的。而我的餐盤上,秋刀魚卻已經斷成三截了。但我們這區,大家都在吃,沒人在管舞台上的事,中間的盛飯區人來人往,也有人去裝冬粉什麼的,簡直是兩個世界。

        長官來後,我們也是禮儀之邦,自然就不再進食,大家紛紛把筷子放下坐在那邊。但我們離舞台真的太遠,根本不知道他們在秀什麼。人還一個一個換,大家都要上去講幾句話,不過是慶生嘛,生日的也不是你們這些鄉鎮長,講這麼多幹嘛呢?主持許願儀式嗎?既不能吃又聽不到演講,乾坐著無聊得緊啊。

        過了沒幾分鐘,附近有個人講:「ㄟ你們有沒有聽到?他剛剛好像說可以先開動。」

        「我好像也有聽到,他說大家先開動。」另一個人說。

        「喔真的嗎?好,那開動開動。」

        我們拿起筷子,開始啃秋刀魚。其實排骨也不錯吃,老實說我每次進部隊,伙食我都很滿意。我們又吃的嘻嘻哈哈。但吃了吃,我環顧一下四周,怎麼前半段的人都不吃啊,不餓嗎?我隔壁的也覺得有點奇怪,他說:「他剛是說先不要開動,還是先開動啊?」我說:「不知道耶,可是那邊也有一群人在吃啊。」「好吧,那就吃吧,管他去死。」於是,我們又生氣蓬勃了起來,大家吃的賓主盡歡。

        最後,舞台前在切蛋糕發禮物,餐廳前半段正襟危坐看著表演,後半段已經在吃餐後水果了。慶生會就以這種光景謝幕。

Chapter 5 End

教召這件事啊,我覺得可以體驗看看,現代都市人步調這麼緊湊,偶而回到國軍的懷抱放空一下,未必不是一件好事。不過,就我這次聽來的消息,教召是越來越硬了,據說以前哪有什麼帶槍戴鋼盔,你進去裡面活著就好了。而現在動輒全部武裝,活像個軍人似的,以後也許連刺槍術都重出江湖也說不定啊。所以請大家自行評估,真的不想去的話,躲教召的方式google一下到處都是,不用我多說了。

        到這裡,全員教召中系列到此告一段落。我明天要飛大阪進行一場五天四夜的旅行,我連空的行李都還沒拿出來咧,所以現在得光速下結論。

結論就是,祝大家在台灣玩的愉快。The End

全員教召中系列
全員教召中(一)
全員教召中(二)
全員教召中(三)

創作者介紹

蛛網

mmadcit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ffgg
  • 慶生會耶
  • kellyanniehome
  • 嗯嗯 回來了嗎...


    然後 我這次沒有 因為我餓了 才過來 這裡喔......



  • 書
  • 為什麼只要被教召一次就會連續被召很多次?

    這不是國軍偷懶不換名單。(承辦人表示:每次都被教召員認為我偷懶 >_<)
    現行召訓政策為「納編要員固定編組」,也就是說被選中了之後就納入固定編組,當
    然會連續去好幾次,而且可能會有很大一群人都是固定同一批。

    固定編組的目的可以想成若國家真的有緊急危難,總不能都要打仗了連自己的部隊裡
    是誰都不知道,同一批人會比較容易磨合、有默契,確切知道具備的任務是什麼。以
    這個觀點來想其實固定編組算是合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