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Message

        有一天,我獨自在高速公路上開車開到快睡著,然後我突然想到這個故事,一旦開頭就停不下來,好像一直有人在我腦中對話一樣。我覺得他們的對話很有趣,但就是片片斷斷無法成篇。很神奇,事隔一陣子我還是沒事就會想到那些對話,越來越喜歡,於是我決定寫下來。這是一篇沒有主題,完全虛構的故事,依然沒有建設性,但我很喜歡。

        「嘿!」

「嗯?」我睜開眼睛。

等下,我在哪裡?我坐在駕駛座上。

誰的駕駛座?我爸的Lexus

Lexus在幹嘛呢?他在高速公路上開的飛快。

        照這樣看來,我正在開車,應該沒問題。不對,他媽的問題大了,我開著車怎麼可能剛睜開眼睛呢?

        「你睡著了,」副駕駛座的男人側頭看著我說:「嘿!很危險啊,小子。」

        我快速瞥了他一眼,腦中閃出五個W:你是誰(who)?你何時出現的(when)?你來幹什麼(what)?你為什麼要來(why)?你怎麼來的(how)

「你,你是誰?」我問了第一個問題。

        「問得好!」男人讚嘆的說。邊從懷裡摸出一根煙,擦擦擦,打著打火機。

        「這窗戶怎麼開?」男人東摸西找。不一會兒,他打開窗戶,往窗外吐了一口煙。我腦中一片混亂,我壓根不認識這個人,現在他從容不迫的坐在旁邊抽煙。怎麼回事?怎麼回事?

        「你...」我又問。

        「你!」男人立起一根食指,「你先回答我一個問題,第一,開車該不該睡覺?第二,開車睡覺會怎樣?」

        「不該睡覺、睡覺會車禍。」我說。

        「唉呦不錯喔!兩題都答對了,一百分。」男人笑道。

        我有點忍無可忍,這男的是怎樣?跑進我車子裡,跩的跟二五八萬似的,我提高音量說:「請問你到底是誰?」

        「我是加百列。」男人說道。

OK,加百列。」

        仔細看,確實是個外國人,但中文講的非常自然,自然到我一點都不覺得他是外國人。這一切發生太快,我忙都忙死。眼睛一睜開,人就在高速公路上開車,稍微轉頭,身邊坐著一位陌生人。這些事情都發生了,我怎麼可能還去思考外國人的口音問題?

        「ㄟ!」男人似乎很驚訝,用力轉頭對著我說,一口煙噴了過來。「你不知道我?」

        「我不認識你啊!」

        「怎麼可能?我說你一副高知識份子的樣子,連我加百列都不知道嗎?」

        「不知道。」

Jesus!你沒唸過聖經也該看過電影吧,大天使加百列怎麼可能沒聽過?書都讀哪去了呢?我堂堂大天使加百列竟然還需要他媽的自我介紹,你不覺得糗斃了嗎?」男人說。

        「你是天使?」這個叼著煙的男人是天使?

        男人不發一語,很悶的樣子抽著煙。

        「不好意思,天使不是應該都...」我說。

        「應該怎樣?應該頭上戴著一個光環,翅膀搧呀搧的停在你肩膀上是嗎?」加百列說,「我他媽的也這樣說啊。但上面不鳥我,說什麼時代變了,現在穿成那樣大家還以為你是cosplay來了,手機拿出來喀嚓喀嚓的照,搞到正事都沒辦好。」

        「上面?」我說。

        「耶穌、上帝、神。不是他還有誰?其實有道理啦,現在穿那麼傳統走出去只有被笑的份。我就問說:『那我們應該用什麼方式現身呢?』神說:『以客為尊,他們喜歡什麼樣子你就用什麼樣子。』」加百列說。

        「以客為尊,我們在賣智慧型手機嗎?反正就是這樣,政策就是這樣。你想看他媽的正規天使?抱歉現在真不是時候!」加百列越說越激動。

        我認真的看著他,我喜歡的樣子嗎?

        「靠!你是尼可拉斯凱吉!」我太吃驚了。

        You got it.」加百列說。

「我不得不說,你這小子有眼光。」加百列把副駕駛座的鏡子扳下來,對著鏡子裡的自己左看右看。「我跟你講,上次我去找一個女的。年紀輕輕,長得還蠻正的。結果你知道嗎?她竟然喜歡『猛男尖獄』裡他媽的勞伯許奈德,害我他媽的變成一副娘樣。」

        我不知道要說什麼,我看著他。真的很像,簡直是一模一樣,連聲音都是。他媽的尼可拉斯凱吉坐在我旁邊,我還能說什麼?

        「那個...加百列先生...」我說。

        " I just wanna find some rockets!!!" 加百列突然大吼一聲。

「我只是要找出飛彈」,這是尼可拉斯凱吉在電影「絕地任務」裡的台詞,他演的真他媽太好笑了,我不禁笑了出來。

「絕地任務。」我笑著說。

        「是的,那是我最喜歡的電影之一。」加百列說。

        「天使也看電影喔?」

        「廢話,天堂什麼沒有,百視達到處都是。租片逾期還要收逾期費咧,天堂耶,有沒有搞錯?幾個經濟學家一掛,每個都跑上來,把天堂搞成他媽的全球最大經濟體了。」

        我發現這位天使真不是普通的健談。現在我姑且相信他是個天使,但問題更多了,天使來搭我的車是代表什麼?我他媽已經上天堂了嗎?不對啊,他一直強調上面上面,以邏輯來說,代表我們現在人在「下面」,沒錯吧?

        「加百列先生...」我說。

「ㄟ?幹嘛這樣呢?我們話都講開了,不用這麼生疏了吧?叫我『古斯比』就好了啊。」加百列說。

我的老天,Dr. Goodspeed(古斯比)是尼可拉斯凱吉在絕地任務裡的角色。讓我搞清楚狀況:一個男人出現在我車裡,他有尼可拉斯凱吉的外觀,現在要角色扮演Dr. Goodspeed,我順便提一下他似乎是個天使。

        OK, what can I do for you, Dr. Goodspeed?」我說,我能為你做什麼?

        OK, you know.」古斯比說,「其實我英文也不太溜,懶得學啊。以前大家只要看到我,我根本不用說話,他們就說,我聽到神諭了!世界末日到了,法國要反攻了,幹掉回教徒...我什麼話都沒講,他們已經打成一團了,所以我幹嘛要學英文?」

        這位天使竟然不是歐普拉的外表,我真的覺得太可惜了。

        「好我們來講正經事,打屁打太多了,難得我們這麼投緣嘛。」古斯比用手拍了一下大腿。「是這樣的,前幾天呢,神拿了一份file夾過來。他說這個人的檔案你看一下,我接過來,是你的檔案。」

        「神說這個人運氣不錯,我說對。他說你去找他的時候,順便幫我帶個message給他。message你知道什麼意思嗎?」

        「訊息嗎?」我說。

        「字面翻譯過來是這樣,但他代表更深的意義,代表神的信息。你有沒有看過電影聖女貞德?裡面不就一直強調『我聽到message我只跟法國國王說』什麼的。」古斯比說。

        「我發現我們雖然投緣,但你懂的事情實在有點少,害我累的半死。反正神說帶個message給你就對了。」古斯比繼續說。

        「是什麼?還有我運氣很好又是什麼意思?」我滿肚疑問啊。

        「他說他看過你的部落格...」古斯比說。

「神看過我的部落格?」我感到一陣暈眩,不自覺的打斷了他。

        「嗯,網路很便宜啊。總之他說寫的還ok。但他知道你越來越懶,一整晚坐在starbucks只會上網,這樣不行。他說,這種事情,一旦停止就不可能繼續了。他要我告訴你,要不就繼續寫要不就別再寫了。有點像廢話但有點道理。」古斯比說。

「喔喔,好。」我點著頭,神看過我的部落格,我很難消化這件事。

        「懂了嗎?」古斯比說。

        「我懂你的意思。」我說。

「至於運氣很好,指的是這個....」古斯比說完,拿起手中的菸蒂,向我的臉彈過來。我嚇了一大跳,往左邊一閃,砰!一頭撞上駕駛座左邊的玻璃。

        眼睛一睜開,一台車屁股出現在眼前,已經不到1公尺的距離。我馬上踩下煞車,車屁股離我越來越遠,我一身冷汗。

高速公路上,車內只有我一個人。我回想起來,對,剛剛邊開邊昏昏欲睡,看來最後真的睡著了。所以剛剛是夢嗎?但不知道是不是錯覺,空氣中似乎有很細微的煙味。無論如何,這位古斯比先生救了我一命,如果他是真的,現在大概化身為林書豪跑去什麼地方傳達message了吧。我答應你,還有神,開車不再睡覺了,部落格也會繼續寫,一路順風,古斯比先生。

"Forget Maui." 我喃喃自語道。(別去茂伊島,這是絕地任務裡,「史恩康納來」對尼可拉斯凱吉說的最後一句話。)

創作者介紹

蛛網

mmadcit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肥薯
  • 根據線民表示...
    好像有一些按摩有一些訊息
    難以分辨啊(沉思)
  • 鎖元富
  • 我想....你可以去看看尼特族王子這本漫畫
  • 盧比
  • 我也超喜歡尼可拉斯凱吉的
    還有安東尼霍普金斯的聲音
    也很迷人
  • dolz123
  • 我就知道神明都有在看部落格的,難怪某人一直都交不到男朋友,一個正常的美女男人運可以差到這種地步,除了神明有刻意操弄外我想不到別的原因。在此鄭重向神明聲明,那個女人因為打擊太大現在已經寫不出來了,如果還想看好笑的文章,請好好處理一下...身為一個神明,應該一點就通,怎麼處理應該不用我多說吧...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