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食記】小串堂

曾經有人問:「什麼叫義氣?」我說,很簡單,為朋友兩肋插刀就是義氣。如經典國片《英雄本色》裡,小馬哥開快艇離開,心中卻放不下豪哥和榮哥,一個大迴旋後,開衝鋒槍殲滅了數百個臨時演員,這便是義氣。但,現在什麼時代了,連上述豪哥也不再打打殺殺,頂多在頒獎時惡搞一下新加坡導演。「義氣」二字顯然需要重新定義。

那也不難,朋友做什麼,力挺他就是義氣。當然,並非任何事都可以挺,多少有些技術問題難以克服。假使他是房屋仲介,你不可能去買一棟或把祖厝賣掉來瞎挺。但朋友開餐廳,去捧場一下再簡單不過了,根本是天下掉下來的義氣。

這位朋友(簡稱R)不是「小串堂」老闆,而是股東之一,反正就是涉入其中。他常戲稱我為知名部落客,彼此也談了一些跨界合作之類,諸如試穿襪子及內衣並寫心得,整個計畫在我明確表明「我不是他媽的莎士比亞。」以及,「穿個他媽的襪子能有什麼心得?」後作罷。

不過,吃的不成問題。本人自三年前發表第一篇食記後,十年磨一劍三年磨一錘,終於在食記界中「你為何不放照片」領域獨占鰲頭。可惜放眼望去,該領域只有一個人。

食記-小串堂-圖.jpg  

小串堂

顧名思義,小串堂是一家串燒店。基本上來這種店以喝酒為主,用餐為輔。只是我喝酒一向不行,愛喝是愛喝,倒的也很快。記得以前研究所,指導教授是一位相當風雅的男子。有次他辦了一個品酒會,集合旗下所有學生在研究室喝紅酒。他帶了好幾瓶,各產地各葡萄種都有,邊喝還邊講解。例如,「有沒有喝出覆盆子的香氣?」哪喝的出來?但大家都說有。總之我很快就彌留了,結束後還滿臉通紅去家教,醉言醉語,上了一堂有史以來最真誠的數學課。

回到小串堂,坐落於東區潮店充斥的小巷內。東區就是這樣,整個被一股潮氣場包圍,你不抓個頭髮連走都走不進去,直接在邊緣被彈開。身在氣場中心,他的佈置完全不輸給人,屬半開放空間,氣氛很好。據說走美式風格,我是分不清楚,只覺得蠻潮的。唯一要注意的是幅員狹小,畢竟該區域寸土寸金,我們畢生積蓄僅能買下幾塊磁磚,小一點也是沒辦法的事。話說回來,串燒店擠一點才有感覺,你可曾看過廣場型的串燒店?

那天我和朱巡和伯母三人到場,盟主由於加班加到崩潰,只好脫落。附帶一提,她公司加班情形已經到了令人髮指的地步。十點十一點下班都是家常便飯,有一次搞到半夜兩點又不是他媽的站夜哨。

R本來堅持要招待,而我堅持不。我們去吃的本意是為了沽名釣譽,展現名為「義氣」的翩翩風采,免費豈不是本末倒置?可換個角度,對R來說,請我們吃也是展現他的義氣。於是雙方各自在義氣大旗下互相推託,最後帳單內容一片混沌,有自費部分,有招待部分,有打折部分,結局是三人共吃了900元。

貼心提醒,此價格僅供參考,而且最好不要參考。正常你去串燒店,除非把竹籤都吃了,不然這個價格是不可能餵飽人的。

撇開價格不論,口味方面實在沒話說。本人在串燒界浸淫多年,大概吃過兩家,小串堂無疑打趴了之前那家。兩者價位差不多,但好吃度就像307U-Bike進行生死對撞一樣,差距一覽無遺。

以下介紹菜色:

剁椒皮蛋

你知道嗎?研究指出,以2013年台北市餐廳為例,全年倒店總數已經正式超越上半年倒店總數。身處優勝劣敗的世界,茫茫餐廳海裡,你要如何脫穎而出?個人建議,一定要有一兩道別人沒有的菜,樹立自我風格比什麼都重要。

剁椒皮蛋便是成功例子。川菜館裡看到剁椒皮蛋,稀鬆平常,串燒店裡出現是有點受驚。這道菜內行人絕對不會小覷,他是川菜裡頗負盛名的剁椒系列。特色就是辣,而且是又嗆又辣,讓我引用曾經寫過的警語:「在此強烈建議大家吃他時務必提高警覺,很容易嗆到,嗆到的話你可能連喉結都咳出來,當場變成一個女人。」

由於口味之重,一般得配大量白飯。而他們是用蔬菜來包像蝦鬆那樣,相當搭,一口吃下馬上入選明星賽。主廚說是從大陸學回來的,更讓人有血統純正之感,畢竟大陸是中華飲食文化的發源。上次吃一家日本料理,上菜時一直強調是從美國學回來的,我想你跟老美學日本料理有沒有搞錯?

以個人角度,剁椒皮蛋絕對必點,點兩份不為過。

玉米筍

印象中比較常見筊白筍,而他們用玉米筍,又再度得分。

送來時如坊間玉米筍般一根一根,外面有包幾層皮。外層是硬皮,你把他剝掉。你剝剝剝,剝到某程度會看到青綠色的軟皮。這時候停止剝,開吃。你吃過豬皮雞皮陳皮,但你吃過玉米皮嗎?那皮配玉米筍超讚,在眾多皮製品裡面屬於頂尖。奉勸大家屆時不要剝紅眼,一定要把皮留下來。

我忘記有沒有發椒鹽,但不打緊,光裸吃也魅力破。口味清新、純淨、透明系,跟上述剁椒皮蛋形成強烈對比。以現代演藝界來形容,一個是殺很大的遙遙,一個是志氣的遙遙,兩個遙都很不得了。

雞牛豬羊串

既然來串燒店,除非你和尚,否則不可能漏掉肉串。

肉串的差異性不那麼明顯。我的意思是,開串燒店的人應該都有一股把肉烤好的使命感。例如中秋節時你通常是翻肉跟塗烤肉醬的人,而不是拿著衛生筷和衛生碗,走來走去撿肉吃的人。基於此原則,連肉都搞不好的人,你也不會想開串燒店。既然開了,大致上應有一定水準,所以才說差異有限。

說了半天,這邊的肉還是異常的地方。帶有一股特殊味道,些微香氣,又不是很重的孜然味,尺度拿捏洽當。據主廚供稱,那是灑了從山東平行輸入的粉,算是一種秘方。

四種肉來排的話,我最愛羊肉串。主要原因是盟主不吃羊肉,所以他也從我生命中消逝。每到冬天,我最大的樂趣便是趴在羊肉爐店窗外看他們吃,邊幫他們配上對白,「好燙好燙。」或是,「你也來嚐嚐這塊。」等等。既然今天盟主不在,趕緊趁亂點羊。

這串羊油脂飽滿,羊騷味極重。有的人會怕這味道,我覺得沒道理。本來吃羊肉就是要吃騷味,那才是羊的天賦,你不能指責一隻羊太騷。這羊肉羊味十足,吃下去彷彿看見蘇武在世,加上久旱逢甘羊,立即給滿分。其他肉雖然也是佼佼者,碰到羊肉只能旁邊站。不過這或許是我太久沒吃到羊,餓虎撲羊的結果。

烤饅頭

很有創意的一道料理,沒在其他地方看過,值得體驗一番。饅頭橫切之後串起來烤,酥酥的並帶有椒鹽味,實在不錯。回想起當天盟主加班加到晚上10點,晚餐是四海豆漿的饅頭夾蛋。此也饅頭彼也饅頭,盟主的饅頭令人心酸,我們的饅頭忘記加蛋。

明太子馬鈴薯

典型的居酒屋料理,幾乎是基本配備了。馬鈴薯和明太子都是討喜的食物,焗在一起也是絕配,目前還沒碰過難吃的,本店自然也高分飛過。有些東西,大家都作的差不多。即使如此,還是要區分好的差不多或糟的差不多。好的差不多如明太子馬鈴薯,糟的差不多如東坡肉。

接駁車服務

這不是一道菜。

        小串堂有一個兄弟店,叫「串堂」,名字一聽就知道是兄弟。串堂我沒去過,從名字研判,體積應該大於小串堂。另外小串堂已經夠小,如果再比他小可能大家要疊起來吃。

由於占地太小的關係,你很容易沒位置坐。於是,店家特地提供接駁車服務。也就是說,你可以坐計程車往返兄弟店,車資由店家吸收。這服務我打從心裡沒聽過,估計是全國首創,無比貼心。實際運作起來,可能還有些細節要釐清,比如說路線可以指定嗎?能不能去繞去火車站載個朋友再過去之類,我猜是不行,建議大家自行詢問店家。

結論

在此我必須老實說,其實串燒一向不是我的主食。你知道吃串燒便是如此,菜一丁點才上桌就消失了,桌面上往往只有竹籤沒有菜。所以你總感覺沒吃到東西,雖然最終肯定會飽,但內心一股空虛。這種感覺我不尬意,我喜歡整桌食物亂竄如雨後春筍的模樣。

不過最近發現,滿桌食物沒有好處。像昨天中午點了鬍鬚張滷肉便當,我吃一半放桌上去處理事情。弄完要再吃時候,一打開裡面一隻蟑螂逛大街,當場成了他媽的鬍鬚蟑。因此,食物還是早日清光比較安全。

上段跟小串堂關係很低,只是有感而發。總之,雖然串燒我不是很常碰,但這完全是個人行為,因為喜歡串燒的大有人在。無論如何,小串堂無疑是串燒界第一首選,推薦。

店家資訊

地址台北市大安區敦化南路一段161762

營業時間PM6:00 - AM1:00

電話02-27781228

創作者介紹

蛛網

mmadcit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7) 人氣()


留言列表 (7)

發表留言
  • Brian
  • 怎麼沒在臉書通知?還好我不時會來看看~

    微風好像也有計程車服務,但是應該僅限周年慶或是微風之夜,這間串燒敢這樣做應
    該生意好到爆吧?
  • 親愛的讀者
  • "研究指出,以2013年台北市餐廳為例,全年倒店總數已經正式超越上半年倒店總數。"

    ㄜ...這是廢話還是笑點?
  • Amy
  • "回到小串堂,坐落於東區潮店充斥的小巷內。東區就是這樣,整個被一股潮氣場包圍,你不
    抓個頭髮連走都走不進去,直接在邊緣被彈開"

    只是想問,
    你們走進去的時候,沒有遭遇到被彈開的困難嗎(光速遁逃)
  • blueghost
  • 門口要你們打領帶這個梗怎麼沒用到?

    不過這篇無圖食記還是挺不錯,維持一貫水準,我喜歡!
  • js
  • "本來吃羊肉就是要吃騷味,那才是羊的天賦,你不能指責一隻羊太騷"
    一針見血, 你一定有山東或東北傳承來著, 不信的話你回去找族譜
  • wd
  • 研究指出,以2013年台北市餐廳為例,全年倒店總數已經正式超越上半年倒店總數。
    ======================
    另一篇研究提到,2013年登上蛛網後倒店的餐廳總數,已越來越接近所有曾登上蛛網後倒
    店的餐廳總數。
    不過小串堂老闆應可稍微放心,還有一篇研究指出,在12月才登上蛛網的餐廳,至少撐到
    第二年才倒的機率至少有84%

    (怒! 驗證碼輸了五次都不成功!)
  • js
  • "也有可能是西藏血統
    因為我喝奶茶有時候會喝出氂牛味
    不知道為什麼 "

    唉呦喂, 敢情是位活佛來著, 有夠失敬的
    氂牛是個什麼味? 還請不吝賜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