食記阿嚕米帝王蟹

「我們到底什麼時候要再去吃帝王蟹?」這句話聽了二十次後,我決定為這家寫下食記。

這要從某次部門聚餐談起。

部門聚餐這件事,實在很難形容。吃大餐當然愉快,但你又覺得許多高層在附近活動,壓力有點大。此外,也和高層的風格息息相關,本公司便是以拚酒見長。之前去一家懷舊餐廳,懷舊無妨但菜很糟糕。既然沒什麼好吃,大家只好以酒代菜,彼此倒灌。那天我緊抱著水果啤酒,酒精濃度只有一半之外,還很好喝,靠那個戰力倍增卻一樣被打趴。一到家便昏了,醒來發現人還在餐廳。

我們來聊這家餐廳:阿嚕米帝王蟹。那是另一次部門聚餐,去之前幾乎毫無期待,大概又是上一堆墊檔菜,不用太認真吃,到時候滿肚子酒你還是會飽。部門聚餐就是這樣,胃裡沒東西,膀胱總是滿的。

但,這次不一樣,大大不一樣,各位大大,這次真的不一樣。這家食物美味到令人無暇喝酒,創下一個「吃的比喝的多」的里程碑,堪稱業界奇蹟。回到辦公室後,只要有人開啟螃蟹話題,氣氛必然熱絡,盤都殺三百點了交易員還在螃蟹經。大家聊這家店就像聊初吻一樣,莫不悠然神往。沒跟到的同仁就像索吻被打槍的大一學弟一樣,含恨看著學長。日前經過評選,本餐廳在部門聚餐該領域獲獎無數,包含:

「最佳部門聚餐銀湯匙獎」

「在其他聚餐被提及次數最多獎」

「辦公期間被提及時最多人參與討論獎」

「因故未參加同事最心碎獎」

「因故未參加同事申請再訪次數最多獎」

2012年聚餐雜誌封面人物」

「甲殼之友終身成就獎」等獎項。

食記-阿魯米帝王蟹-圖1.jpg  

 阿嚕米帝王蟹

坐落於市民大道上,門口有幾個巨型水族箱,那都是要煮的,不是讓你帶回家養的。我想起小時候家裡養過金魚,實在是沒什麼成就感。叫名字沒人理你,倒飼料的時候才會圍上來,是一個互動很差的物種。然後光游來游去也會過勞死,存活率極低。以前我去朋友家玩,偌大的水族箱裡只有一隻垃圾魚(清道夫),其他全死光了,結果就一直養著垃圾魚。

水族箱區,最醒目的莫過於帝王蟹群,有好幾隻,而且真的超大。顧名思義,螃蟹中的帝王,帶著一股王者風範站在那,等著被煮。這家還提供拍照服務,當你決定點帝王蟹火鍋後,他會抓出來讓你合照。大家輪流捧著帝王蟹,站在人行道上拍照,那次連路人都過來拍,儼然變成觀光景點。

食記-阿魯米帝王蟹-圖2.jpg  

接下來談到現實的價位問題。從裝潢來看,你大概不清楚進去會被洗劫一空。好家在那天用的是部門經費,花不到自己的錢。我們平常為部門剿匪抗日,立下這麼多汗馬功勞,不就為了這一餐嗎?如果你沒那麼幸運,必須掏口袋的話,根據我方估計,一人約要兩千大洋才能盡興。

所以問題來了,我們當天白吃白喝,自然是滿滿的讚。如果叫你掏兩千塊,你還會歌功頌德嗎?實在很難保證。個人是很願意再去一次。第一神拳裡島袋曾說過:「接下來我要帶你去海底。」人生總要有幾次,真正品嚐海洋的味道,花錢也是應該的。

帝王蟹

曾經我參加一個沖繩旅行團,整趟伙食糟到像過氣的史蒂芬席格。你知道即使當紅的史蒂芬席格都很糟了,過氣的可能連逛街都會被踢。那是第一次去日本,後來我一直以為日本是個飲食沙漠。尤其第一餐,印象特別深刻。導遊在車上興致勃勃報告:「大家都知道,日本最有名的是什麼?對,是海鮮。所以公司特別安排,等下我們第一餐,馬上就去吃帝王蟹火鍋

下車後,整團人在小巷子內左彎右拐,走入一座公寓,再經過狹長的公寓樓梯後抵達一間住戶。客廳擺了三張摺疊桌,然後端上名為帝王蟹火鍋的火鍋。靠,超小隻的啊根本沒多少肉叫帝王殼還差不多。那是我第一次吃到帝王蟹,後來我一直以為帝王蟹主要是提供剝殼樂趣,沒有要吃肉。

所以呢?我見到阿嚕米的帝王蟹火鍋時,相當震驚。就跟我們到某個歲數,會突然發現:「什麼?小時候那些紅包根本沒人拿去存」同樣震驚。首先那鍋子氣宇軒昂,超大一鍋,因為他要容納如此龐大的帝王蟹。

食記-阿魯米帝王蟹-圖3.jpg  

吃正常螃蟹主要是吃身體的肉,腿的肉只有一點點。而帝王蟹的身體似乎沒肉,精華都在腿上。所以鍋中那殼只是展覽,沒肉的,過一會便撈走了,放那邊只是妨礙喝湯。

現在重點來了,那腿便是今天的頭條。我們一人分到區區一隻,我敢說他超越所有人的預期。每人咬下去都是眼睛一亮,人生也亮起來了。如此鮮甜,如此多汁,如此彈牙,從此正式超越少女時代,受封天下第一腿。

有人問那要沾醬嗎?不用,你會在少女時代的腿上塗醬油嗎?當然不會。直接裸吃,你能感受到蟹味完整包覆著你,你彷彿闖入了某隻螃蟹的一生。他一開始是隻小螃蟹,長大後變成一隻中螃蟹,然後他邂逅一隻母螃蟹,他又長更大變成帝王蟹,有一天他被撈起來了,現在變成一條腿。你邊吃邊覺得這隻蟹的人生還真他媽無趣。但沒關係,好吃就好,記得別沾醬,沾醬便俗了。

另外火鍋湯草草帶過,裡面沒什麼料,蔬菜居多。湯頭並沒有突出表現,口味清淡,不過宜室宜家,充分扮演一個傳統良家婦女的角色。你吃了整餐海鮮後,確實需要軟一點的湯。

帝王蟹 again

Oh my god怎麼又來一盤帝王蟹!端上來時全場譁然,這是真的嗎?這是夢嗎?讓我拿陀螺出來轉一下。

原來帝王蟹是兩吃,煮的和烤的。我不騙你,行文至此,唯一能用的只剩下我最不愛的形容詞:幸福。

正常來說人的一生有一次婚禮,而你會去參加好幾場別人的婚禮。無論如何,你會聽見主持人提到上百次的「幸福」。當天你是「幸福的」新人、父母是「幸福的」主婚人、舉起「幸福的」酒杯、喝下「幸福的」紅酒。我上週去參加婚禮,當主持人說出:「現在幸福的小倆口要從幸福的入口處進入幸福的殿堂」時,我感覺這世界已經幸福成災了,因此我盡量不要再增加大家的負擔。

但話說回來,帝王蟹腳一根接一根,這件事真的只有幸福能形容。而且不是那種,生活中隨時會出現的小確幸。而是超確幸,或,爆確幸,爆炸的爆。

自然的一個疑問,到底是煮的好吃還是烤的好吃呢?針對此主題,我們那天也議論紛紛。但我告訴大家別吵了,身在飲食系統的最頂端,根本沒什麼好比的。像籃球之神喬丹,無論你把他拿去煮過或烤過,他一樣在你頭上灌籃。

結論是,烤的腿無懈可擊,與前述的天下第一腿並列為天下第一腿。

九孔

一種貝類。其實我以前分不清楚九孔、淡菜、鮑魚的差別。現在長大有比較聰明,至少可以把淡菜排除在外,因為那差太多。不過九孔和鮑魚的口感很像,也許至今我還是搞錯。

總之他是一種貝類,面積大約兩個五十元硬幣,吃起來脆脆的。一盤10顆,我要特別標明這點:一顆要價300所以一盤是3000現在拿起一顆九孔,吃掉他,就是吞下300元,相當酷。

沒什麼調味,幾乎是燙一下就端上來。這象徵著自信,基本上在海產界,食材越新鮮,越沒有調味。因為海產是最敏感的料理,好的海產帶你上天堂,壞的海產帶你去清腸。吃了壞掉海產,夢裡都會吐。

這道菜同樣令人驚艷,畢竟一顆300元,不驚豔就要垂淚了。你唯一吃到的就是新鮮,另外你也跌入一顆九孔的一生。一開始他是顆小九孔,長大後變成一顆中九孔後來他成了綜藝咖,模仿了趙少康等人。

美味度無庸置疑,但一顆300元有點血淋淋,得進一步審慎評估。我個人認為他在值得邊緣游走,以當天水準,收300元還算正義凜然。如果稍微再差一點點,我就感到不值得了。

生蠔

很多人不敢吃生蠔,很多人超愛生蠔。buffet餐廳裡,你常看到有人端一盤生蠔塔走。我自己是屬於不敢吃生蠔那一型。

所謂不敢吃,其實也分兩型。一種是意識形態型,也就是說他們完全出於意識控制,強迫自己遵守原則,進而拒吃某東西,通常吃素就屬於這型。這有個問題,因為他們本身並不熟悉那個味道,所以經常誤吃。如以前我奶奶吃素還願的時候,到一家北方店大吃花素蒸餃,後來店員衝出來說這是豬油做的啊,當場破戒。像我爸不吃雞,但他根本無法辨別,生平誤吃的雞,湊一湊也快一籠了吧。

另一種是客觀型,他們真的不愛那味道,少有誤吃等情事,個人便屬於這種。像生蠔,我老實說根本就是他媽的痰啊,長的像痰吃起來也像痰。每次大家都激我:「你就試試看嘛。」好,我試,基於挑戰極限的心態,我每次都試。所以我說不敢吃生蠔,別人還存疑,因為他們老是看到我在吃生蠔。

挑戰過程大多是這樣,我越嚼越覺得在嚼痰,然後我就會驚覺,痰不是應該吐出來嗎?然後我把他吐出來。這過程已經重複好幾次了。所以嚴格來說,並沒有常吃生蠔,是常嚼生蠔。

講了這麼多,目的是要襯托出一個事實。阿嚕米的生蠔,我真的整個吞了進去,而且我甚至覺得很好吃。這應該算是生涯首吞,以前偶而也有發生,但大多是不小心滑進去之類。所以,新鮮還是重點,生蠔如果夠新鮮,他也許就不是痰。他從痰的世界跳脫出來,成為食物。

結論

        由於海鮮類實在過於突出,佔去大量篇幅,其他熱炒類便不再贅述。他們還是夠稱頭,善盡蝦兵蟹將的職責。整體來說,阿嚕米帝王蟹是一個讓你平靜花錢的地方,大錢砸下去,心中卻沒有恨,你可以大聲的說:「我花錢但我很驕傲The End

店家資訊

地址:台北市松山區市民大道四段223

電話:02-2577-8989

創作者介紹

蛛網

mmadcit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js
  • 一到家便昏了,醒來發現人還在餐廳
    哈哈, 這絕對是過來人語
  • Js
  • "這是示意圖
    事實上我沒有醉成那樣過"
    沒這樣的經驗 想得出這樣的形容
    我敗給你
  • 妞
  • 我笑翻了~~您的部落格是我近期看到寫的最好笑的一個地方!!
    請努力寫文!!很期待......

  • Alice
  • 蛛大, 我想您吃的應該是鮑魚~~他有賣活滷鮑, 一顆300無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