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東尋奇

轉眼間西征已一月有餘。這段期間除了妻離子散外,沒什麼大問題。前陣子考證照考得天昏地暗,終於在星期日塵埃落定。但只是暫時,假如沒考過,塵埃全部都要他媽的揚起來。

總之,今天是個好日子,在此宣布蛛網正式復出。還有更重要的,台北咱們明天見。

山東尋奇(一)-圖.jpg  

 籃球篇

我們住的社區有一個垂下來的籃球框,垂下的角度大概跟他媽的柳樹差不多,搞了一個月還沒人修,還經常有人打,打這垂下來的籃框有沒有搞錯。

兩個禮拜後我幾近崩潰,現在適逢季後賽更是不得了。我掐著一位同事的脖子問道,山東這地方到底有沒有他媽的籃球場啊?他跟我說有,在哪裡哪裡。好,某個週末,我揹起行囊啟程了。我朝著南方走,從經四路走到他媽的經十一路,橫跨了起碼七個路口。中間我碰到了狗、猴和雞,他們都跟我要飯糰,我說抱歉我是去打球不是去打鬼的。

後來,我終於找到了。那個地方叫婦幼活動中心,籃球場如下

山東尋奇(一)-圖2.jpg  

WTF,半個人都沒還整個用鐵鍊鎖起來,我橫跨了半個濟南市,連踩籃球場地板的機會都無啊。

其實這球場是要收費的,不知為何鎖起來。外圍有一些沒鎖起來的場,但破破爛爛而且都是小孩子在打,你看他身軀雖然是小孩,但講起來話來有濃濃的鄉音,實在很酷。我在那邊看了好久,竭力忍住進去當孩子王的衝動。然後我回家了,到現在一個半月沒碰到籃球,籃球篇草草結束。

電梯篇

我們公司坐落於一間大樓,共26層,名為證券大樓。你大概想,證券大樓應該就是整棟開滿證券商的大樓吧。話是沒錯,但你還是沒徹底理解證券大樓的精髓。這證券大樓,整棟樓都是同一家公司的,也就是我們。換言之,起碼幾千個同事在這棟大樓上班,幾千個同事一起下班,一起吃午餐,壯觀非凡,簡直肯亞大遷徙在世。

現在問題來了,這件事成為今天的重點。人口如此茂密的大樓,竟然僅配備四座電梯。四座電梯負責運幾乎一個旅的兵力已經顯得形單影隻,何況他們腦瓜子不太靈光。

我拿第一個上班日為例。你知道的,第一天上班基本上做不成大事,事實上是一件事都沒做。我們初到異鄉忙著搞好柴米油鹽,東市開戶西市辦手機。奔波了一天,回辦公室幾乎要下班。台灣正常上班族,下班是很優雅的。通常他們不急著走,他們觀察,大主管走了沒?小主管走了沒?觀察完畢,屏住呼吸,以極低的姿勢貼地面離開,不曾揚起一粒塵土。

但,這邊可沒這麼娘們。那天,咚!五點一到我就看到一位對岸同事,像風一樣由外而內衝進辦公室,邊乒乒乓乓邊喊著:「五點了!」那人半個下午不在辦公室,從一個遙遠的東方飆回來拿包包,甩尾離開,過彎時雙腳甚至在空中打滑。另一位同事,前刻還正襟於座位前,騷動一起行囊已在肩上。然後兩人以前燈貼車尾燈的姿態,列車般離去。

剩下我等南方人,文件還散落一桌,收了五分鐘開始等電梯。然後我們見識到地獄。

電梯區困了一堆人,混雜了東西南北的華裔上班族,以各自的語言議論紛紛:「也太久了吧?」、「怎麼這麼久兒?」、「俺登了蒿一會兒。」但他不來就是不來,準備要來的電梯會亮燈,大家都圍堵在那扇門。但他不會顯示在哪層,只能盲目等。

附帶一提,這邊等電梯基本上還是有排隊的,只是我們是排扇形不是直線型。人們以某電梯門為圓心,向外擴散排著,門一開,群眾就向內收縮擠上去。通常內野區是進得去的,外野區就看運氣。不過不打緊,你看外野區一擠不上,馬上回頭面對另一座電梯,這時候你就是內野區。這道理我也是經過兩三天上班擠不進去而淬鍊出來的。

回到那天下班。等超久就罷,好不容易登登登,電梯風塵僕僕趕來。門打開,裡面像被抽真空般擠爆人。電梯滿不是沒見過,但你了解嗎?我們在25樓啊。在正常運輸原則下,大家都要往下,第二高樓怎麼會擠爆人?這到底是什麼情況?因為所有人都是從低樓層往上坐的。

你可以想像有一名,例如說在9樓上班的男士,我們姑且稱他為強尼。五點到了,強尼像風一般下班,但他發現電梯等很久,而且永遠是人。強尼心想,俺怎麼可以困在這裡?俺不如上下樓都按,先往上再往下不就好了?OK9樓有個強尼,10樓有個史帝夫,12樓有個尼可拉斯。

於是慘劇發生了,強尼從9樓開始往上坐,每樓都有人擠進來。到25樓我們面前時,這群人早就滿三回了。然後,電梯開始往下,也是每樓都停,因為有很多瑪莉、克里斯汀等按了往下的電梯。所以一名9樓下班的男子,他得從9樓每層都停,走到26樓,然後從26樓每層都停,走到1樓。最後,強尼流下感動的淚。

那天我們五點半出公司,滿天星斗。等電梯等了半個鐘頭你能體會嗎?

事發關鍵就在這,山東電梯似乎特別有責任感,屬於使命必達,Fedex型的電梯。只要有人按,風雨飄渺也要打開。他缺乏的,是一種過站不停的智慧。我的意思是,肚子全是人還開個屁?滿了就他媽的自由落體下去啊你!

不過俗話說:「山東電梯甲天下」,又有人說:「山東電梯崩於前,面不改色。」這邊電梯個個猛將,說好載18人,他胸脯一拍起碼可以載到他媽的38人。不,這有點誇張,但2223人的水準跑不掉,這也是少數能一次載走半團AKB48的工具。我想到我家電梯宣稱可以載13人,才進來5個就嗶個沒完,我們還得輕聲細語,雙腳張開平均站在角落,安撫半天才肯動。

以往,我們碰到電梯有點滿就會退縮,誰都不想擠進去被警報聲嘲笑。但由於山東電梯一夫當關,打滿全場還可以多載5個人,山東人沒在怕,一個勁往裡擠。有時候外面的人有點猶豫,裡面還會給予鼓勵:「再來一個兒」、「行的」,一點都不會嫌棄他們,我覺得還挺溫暖的。只是這電梯重到纜線都快斷了,大家還是共赴國難,用生命搭乘之,實在太強悍。

話說回來,電梯畢竟是血肉之軀,偶而還是會趕人。他的問題是,他無法判斷自己的處境,搞不清楚自己還能載多少人,有時候可以有時候不行。例如說今天午餐,一整棟的人要被餵飽,大家魚貫往員工餐廳移動。我們這台很快就滿了,所謂的滿就是很滿,你跟隔壁的人就像在搶籃板一樣。

如此滿的電梯,差不多20餘人在卡位搶籃板的電梯,到某樓還是開門了。外面兩人見狀舉棋不定,裡面如往常般送暖,「可以的,試試吧」。其中一個半推半就走進來,結果在電梯說「超載」後黯然退出。電梯繼續走走走,到某樓又開了,大家議論紛紛,「怎麼還開?」我旁邊女人說:「好吧,來個瘦子就行。」結果,門口站著一位男子,不胖不瘦,好像還行。他躡手躡腳進來,電梯沒講話,關門就走。

這下滿到表面張力都出來了,應該不會再開了吧?不,電梯繼續走走走,到某樓忽然發覺自己太重了,門打開猛喊「超載」、「超載」。笑聲中,不胖不瘦的男子被丟包在一個陌生樓層。

所以我說他們糊里糊塗,便是如此。

不過大體上,我喜歡這邊的電梯文化。搭電梯時,人們不分彼此,就像一家人。上次有個年輕人上來後說:「讓我進來吧,我已經等了20分鐘了。」大家都在笑。漸漸地我也對門口徘徊不定的人,投以鼓勵眼神。

電梯篇到此結束,The End

創作者介紹

蛛網

mmadcit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8) 人氣()


留言列表 (8)

發表留言
  • 金融從業人員
  • 過了許久,還以為版主被阿6仔大軍淹沒了
    沒想到文章還真的是如此

    期待您用您的角度介紹大陸尋奇

  • 肥薯
  • 朱兄下次來敝公司走走吧
    下班移動很輕鬆的!

    歡迎回台灣!
  • 那年夏冬
  • 精彩!!期待您繼續用您的角度介紹大陸尋奇!!比正片更好看xd
  • blue
  • 許久不見蛛網新文章,這篇戳中我不少笑點,尤其是排扇形XD

    未來的文章,除了期待還是期待,加油!
  • wd
  • 子散?! 真的?!
  • Mignon
  • 文章完全切中笑點,版主移居齊魯大地仍不減功力,甘拜下風~XDDD
  • 你的 secret admirer
  • 很棒,好笑。
    Welcome back, man.
  • 肉肉
  • 潛水那麼久第一次浮上來換氣,因為怕在水面下笑到淹死。朱兄Welcome back,希望蛛網永不關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