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區籃球代表隊訓練日誌
社區籃球代表隊訓練日誌-圖.jpg  

 

兩個禮拜,這是一名籃球員不碰球的極限。而現在是一個半月,現在還是NBA總冠軍賽季。

上星期六,我忍不住了。

「強尼,你聽我說,我今天一定要打到他媽的籃球。」

其實現實中並沒有強尼這個人,但因為「想打球」這念頭浮到最高點,我必須對著誰講那句話時,四周並沒有別人,只剩強尼。強尼事實上是個虛構人物。

問題是沒球,於是我跟一位朋友,直奔超市買了一顆籃球,而他買了一顆西瓜。他是一位真實存在的朋友。

五點半左右,隱形眼鏡、球衣、球褲、球鞋,全部上身。來山東第一次全副武裝,我覺得好像期待這天很久了。

問題是去哪打?三個月前我一下飛機就求神問卜,結果問到一間走路要走30分鐘的場地。我去過一次,走過去還好,但人生地不熟的不好意思叫山東佬參我,最後無功而返。

我選擇近一些的,近到搭電梯就到的社區獨立籃框。由於這是個有規畫的社區,四面門禁,警衛環伺,一般人是進不來的。不過如果你有心,還是可以從一個完全沒有管制的門進來,或直接請任意警衛幫你開門,他們都很樂意幫忙,有時遠遠看到你就直接開門了。所以大體上本社區算是通行無阻。

但沒球友怎麼辦?我問強尼願不願意陪我去,「因為我今天一定要打到他媽的籃球。」強尼說他並不想去,但最後來是跟來了。

到球場,我發現四個小鬼在投籃。小鬼是無害的,但你把他擺到球場就是麻煩。要不他們自己搞個比賽,那我就沒得打了。要不他們找我一起,那我只能在一群摸不到我膝蓋的人面前扮演籃球之神。怎樣都是麻煩。

我越走越近,步伐驚動了小鬼。八隻小鬼眼對著我,我有些不好意思,雖然他們只是小鬼。我從他們身旁經過,小鬼議論紛紛:「來了一個這麼高的」在我放包包時,一名小鬼問口了:「嗨

「嗨」我說。

「你厲不厲害?」ㄜ有點難回答,血洗小鬼們應該沒問題,但也稱不上厲害,而且我很少被這樣問。

「不厲害。」我說。

「噢。」小鬼有點失望。

然後我和四名小鬼並肩投籃,小鬼對我很感興趣。不時發出一些疑問,例如:「你可以灌籃嗎?」「你住在這裡嗎?」「這麼準」以及

「你打哪來啊?」

「你猜。」

「台灣來的是吧?」靠,我真的很訝異。如果一名歷盡風霜的人猜中我的身世,那還好,他可能生平見過很多台灣人,之類的。但眼前一名國中小鬼是怎麼回事?我看著他,造型有點像郝劭文,一口鄉音。

「你怎麼知道?」我非常訝異。

「台灣人講話都像這樣。」這小鬼是他媽的方言普查員喔。

「對,你猜中了。」

「你們都住附近嗎?」我問。

「你猜。」fuck 我才不想猜那麼無聊的問題。

打了十幾分鐘,有三個小鬼要走了,聽他們討論好像要去吃冰淇淋。郝劭文說沒錢,「你們請我我就去」。最後都走了。

我在那邊繼續打了一個半鐘頭,直到天黑都不再有人過來。但我很高興回到這裡,阿福說過:「有籃框的地方就不孤獨」,何況還有強尼陪我。The End

創作者介紹

蛛網

mmadcit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eay-boy
  • 小粉絲來搶頭香
    沒想到打籃球這麼簡單的一件是到了大陸也變成極為困難了
    突然覺得身在台灣很幸福><
  • js
  • 好慘!連我身高150, 體重八十的一介女流都不忍心, 想下場來陪你打了!!!
  • 粒粒
  • 幫我跟強尼問好.
  • 肥薯
  • 勸人向善的DVD(預購)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