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209 (6)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專欄—花枝伯母】

邱澤讓我踏出花枝的第一步

        我記得向大家承諾過,要為蛛網找來多位專欄作家。兩個月前,我們有了「潮女娜娜」。但,不夠,作為一個以「天下」為主要目標的部落格,這火力顯然不夠,我不能停下尋才的腳步。於是,經過兩個月來的明查暗訪,我赫然發現,原來人才就在如此接近的地方,她就是「伯母」。

花枝圖.jpg  

        「伯母」其實是我弟的老婆,但為什麼叫伯母?問的好,自從這個綽號問世以來,這問題被提及過無數次。每次被問,我們都得從頭解釋一遍,令人疲於奔命。因此,我也順便趁這個機會把這個典故公諸於世,麻煩以後不要再問東問西了。

        大學的時候,有一天我和阿仰要去打球,但他沒鞋子,所以到我家借一雙。請看平面圖:

平面圖.png  

        這是我家,當時伯母還不叫伯母,我跟她也沒很熟不知道要叫她什麼。那天他們吃完午飯,我弟在客廳看電視,伯母則在廚房洗碗。我和阿仰回家後,我就直接走進房間,阿仰跟在我後面。經過廚房時,我看到伯母在洗碗,我也沒說什麼就比了一比她,然後對後面的阿仰說:「這我媽。」阿仰看到一個女人在洗碗不疑有他,90度鞠躬:「伯母好。」語畢,哄堂大笑。我記得我笑到一直敲沙發,從此伯母之名不脛而走。

        由於這綽號太響亮,馬上傳遍大街小巷。我的朋友,我弟朋友,伯母自己的朋友都使用頻繁。朋友來家裡,要先對我媽說「伯母好」,然後再對伯母說「伯母好」,造成禮數過於繁瑣。在他們還沒結婚時,我也聽到伯母和我媽互稱伯母,造成倫常的混亂。

        總之,這就是伯母的由來。那花枝呢?花枝是?這解釋起來就簡單多了。由於伯母這個人相當花痴,她的文章充滿了花痴般琦想。我跟她這樣說,「如果讓大家都知道妳很花痴會不會不太好?不如我們用個諧音,花枝代替花痴。這樣大家應該就不會發現妳很花痴,而只覺得妳可能很愛吃花枝。」伯母欣然同意,於是本專欄正式定名為「花枝伯母」。

        OK,照慣例,專欄第一篇話多了些,以下為正文。

mmadcit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食記】百合莊園

星期日晚上,不知道要吃什麼。本來要在food版找個潮店吃一吃,但一直訂不到位。週末的台北人都像迅猛龍一樣四處覓食,實在沒辦法。後來不行了,我們直接騎車出門找尋有緣店。連續碰壁好幾家後,意外經過一家庭園式餐廳,新開的,叫做「百合莊園」。

食記-百合莊園-圖.jpg  

不好意思這張圖並不是真正店家外觀,但我google百合莊園的時候,覺得這張圖比較有趣因而放上。大家就如往常一般,用想像的就好。

外觀看起來,是一家潮型的中式餐廳,照理說兩個人吃中式有些吃力,因為點不了多少菜。可是當下實在太餓不想再移動了,只好催眠自己:兩個人點個五道菜應該還ok吧。

於是我把車停好,在門口稍加觀望。從裡面走來一位男子,比我還高,年紀也比我稍大一點,很帥氣。感覺他是老闆,人挺親切,在那邊跟我介紹菜單,說他們都是創意料理,你們應該可以吃到別地方沒有的菜云云。我說兩個人吃也ok嗎?他說可以啊。好吧,就決定吃你

帥男邊帶位邊說:「你好像有點面熟,是打籃球的嗎?」其實,我也覺得他有點面熟,而且他又說出打籃球,我想應該是真的看過。不過我不確定他是誰,我們末日隊四處征戰,球下亡魂不計其數,怎麼可能一一認識?不過,這時就是禮數的展現了。人家跑來說很面熟,你絕不能說不認識,這顯得你很囂張。再怎麼樣也要撐一下,才不會傷了對方的心。這是儒家教我們的,所謂「有朋自遠方來不亦悅乎」就是在講這個。

        於是我說:「對耶!我也覺得你很面熟。」這麼說是很安全的,你覺得我熟我也覺得你熟,大家都七分熟。講完這兩句,我們就走到座位了,裝熟對話到此結束,我還是不知道他是誰。

我們點了「水煮牛肉」「金沙麻辣軟絲」「樹子高麗菜」,三道菜。

坐了一會,帥男又翩翩而至。

帥男:「不好意思,今天人比較多可能要稍等一會。」

「沒關係沒關係。」我說。然後我覺得,這個人真的越來越熟,剛剛七分熟現在已經八分熟了。我們肯定在某個球場交手過,而且我相信,他可能也是基於相同心態,才會又走過來攀談。

於是我說:「ㄟ?你都在哪裡打球啊,我覺得我們一定有一起打過,因為真的很面熟。」

帥男說:「是不是在台大那邊?」台大,有可能,但我很久沒去了。都是學生時代認識的人,這位帥男帥歸帥但超齡了,應該不是。

「台大我最近很少去耶。」我說,「啊,還是你有打一些業餘聯盟之類的?」

「南港那邊,你有打嗎?」南港運動中心,有一個業餘聯盟叫APAL,沒錯,末日隊在那邊打了好一陣子。那時候我們打的還可以,甚至是末日隊最黃金的時代。

「喔喔喔,有,那邊我們有打。你是打哪隊啊?講隊名我可能還記得。」我說。

「嗯….」這個問題,帥男有點遲疑,「我後來都是幫別人打的所以

我:「喔,沒有固定的隊喔?」

帥男:「對。」

「我們是末日隊,你搞不好有跟我們打過。」末日隊10幾年都沒改名,隊名又這麼響亮,打過應該記得。

「我後來都在李文元打了。」李文元是另一個聯盟,帥男似乎不認識末日隊,但又不好意思說破,只好岔開話題。

「喔,我知道那邊。」這個認親話題即將結束,看來就是不認識。

「好,那兩位稍等一下,菜馬上就上了。這是我的名片。」帥男說。

「謝謝。」我接過名片,靠北

你知道他是誰嗎?他是邱德治,職籃元年宏國隊的球員,綽號「小飛俠」。

謎底全部揭曉了,廢話人家是職籃球員當然面熟,根本不是什麼打過球,都是電視上看的啊!很明顯他只是客套一下才說面熟,我卻他媽的大爆發的認為我們一定認識。還在那邊說你都在那裡打啊?你哪隊的啊?我們是他媽的末日隊,你有沒有跟我們交手過啊?我好險沒說出我叫朱旭你到底認不認識我啊?

等他離開,我馬上跟盟主說他是他媽的邱德治啊。然後我google「邱德治」給她看,人家可是在維基百科裡有條目的人吶!你去google「末日隊」只能看到蛛網上幾篇可笑的比賽而已,這能比嗎?我還在那邊他媽的大嗓門說「我們是末日隊,你搞不好跟我們有打過。」這就像你在喬丹面前說:「你們黑人應該都蠻會打球的。」碰到小飛俠不認識就算了,還強迫對方認識你。我的天,我真的丟臉到家了,這菜我也幾乎吃不下去了,但很餓我還是寡廉鮮恥的吃了。    接下來我快速介紹一下菜,只有三道菜不快速也不行。

水煮牛肉:我不知道該怎麼說,他竟然沒有花椒味,令我六神無主。雖然味道還可以,但水煮牛肉的精髓就在花椒,怎麼可以不放呢?水煮牛肉沒有牛肉我願意接受,但沒有花椒很難妥協,即使邱德治來說情也沒辦法。這道菜除非尼可拉斯凱吉圍上圍裙親手煮給我吃,考量人家是個老美,可能不太了解中華料理的眉角,那還勉強說得過去。否則,不加花椒的水煮牛肉沒有任何機會。小飛俠聰明一世竟然毀在這道菜,令人不勝唏噓。

金沙麻辣軟絲:你以後看到金沙為首的菜名,就代表鹹鴨蛋,可搭配苦瓜,南瓜,豆腐等等。這家配的是軟絲,我覺得還不錯。他有股隱藏的辣味,剛吃的時候完全不覺得辣,等你吃了一堆後,才會感到嘴一陣麻。這就像我剛剛跟帥男稱兄道弟的時候完全不覺得丟臉,等帥男搖身一變為邱德治時,我才感到一陣陣的丟臉。

樹子高麗菜:盟主堅持點這道。本來我對樹子沒啥好感,他就是湊人數的,根本沒什麼味道。不過,這道菜卻異常突出,比直接炒高麗菜好吃太多了。這可以說是今天第二個意外,第一個意外之前講過了,我不想再提那件事。

另外,他的菜份量都不少,我們再度吃到催吐邊緣,證明了兩個人吃中式料理果真很勉強。結帳時,902元櫃檯算我們900元,相當闊氣。令我想到曾經吃過一家小火鍋,結帳時她說:「433元算435元。」令人說不出話。

最後補充一下,他的莊園造景很漂亮,你如果有習慣拍照的人,應該會想拍一拍。有一個被蚊帳籠罩的涼亭式座位挺夢幻的,可以重點取景。在料理方面,三道中有兩道不錯,一道不行,這罰球命中率六成多還算可以,跟詹姆士大帝也差不多了。由於菜單上有些沒看過的菜蠻想點的,但我們兩個看的到吃不到,得多點人來。我會再去,戴著帽子及口罩。

最後,邱德治說:「下次再帶朋友來。」我肅然起敬:「當然當然。」

The End

店家資訊:

地址:台北市大安區樂利路1123

電話:02-27333453

mmadcit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9) 人氣()

 【電影】惡靈古堡5

在這續集電影當道的時代,惡靈古堡系列穩當扮演著他的角色,不斷推陳出新。拍到第五集,他已經超脫了電影電玩MV,以一個跨時代的新媒體型態呈現在我們面前。其成就斐然的程度讓人不敢逼視,30年後的藝術史課本會這樣記載著:「惡靈古堡系列替藝術史開創了新局,堪稱電影界的賈柏斯。只是他還沒死,目前已經拍到25集,26集正籌拍中。」

本系列如此生生不息,編劇自然是居功偉厥,他的實力甚至逼近知名本土創作劇:「霹靂火」。從裡面你可以看到諸如:「今天的好人不排除是明天的壞人」「今天的死人不排除明天出來砍人」等優秀元素。我們可以說,他是目前檯面上的電影裡,製作理念最貼近台灣文化的一個。

因此,基於對這片土地的愛,我建議歹彎狼們千萬不可錯過。我們的心態上已經不只是看電影了,而是以從台灣走向世界,更宏觀更驕傲的角度去賞析他。

        接下來,忘掉台灣之光等等的屁話,我來認真的回答幾個問題。

Q:沒看過1234集的人適不適合看第5集?

A:我先說看過1234集的人,你必須去看,這是你的使命,不要跟我囉嗦。

沒看過的人呢?可以看,但你起碼少掉60%的樂趣。也就是說,如果我給他10分,你可能只會給4分。不過即使如此,還是值得一看。換個角度想,看惡靈古堡其實是一種投資,雖然今天你看了覺得不怎麼樣,但到了下一集,你就會比別人獲得更多。別想一步登天,腳踏實地的累積經驗,拿出10項建設的精神,咬牙看下去。

Q:我如果沒看過電影,看你這篇會不會被爆雷?

A:惡靈古堡的關鍵劇情就只有一句:「艾莉絲屠殺殭屍」。我爆雷了,Kill me

Q:他媽的正經點,我到底能不能看下去?

A:等下我東扯西扯難免擦到一點劇情,這無法避免。但我認為正常人是可以看下去的,你的觀影樂趣並沒有遭致損失。除非在你心目中,惡靈古堡是一部劇情片,那不要往下看。不過我的建議是,連電影也別看了。

電影-惡靈古堡5-圖.jpg  

 

mmadcit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真是抱歉了各位,因為前陣子娜娜跑去好山好水的宜蘭玩耍,然後回來宛如衰神附身狠狠給她重感冒彷彿要懲罰我沒儘快交稿似的(但我也分享了一篇滷肉飯了是吧),今天終於有時間好好坐下來寫紅醬第二吃,但今天看著照片我實在很驚訝我已經快忘記作法了,看來我也已經邁入中年,健忘症上身了。(摳眼淚)(因為沒有流淚所以硬摳一下)(而且我也不是僅有初老症了)

mmadcit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專欄-潮女娜娜】
潮女娜娜最愛第一名滷肉飯轟隆隆登場- 北投矮仔財



        我說過我會儘快介紹第一名的滷肉飯,這家滷肉飯不是說能去就能去,得要天時地利人和才吃得到,你看看,要天時要地利還要人和(主要還是要交通工具),是不是很值得說他是第一名?念茲在茲終於在睽違了半年之後我終於要在吃上他了。

mmadcit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咕嚕求醫記

        上星期一上午,我還在操盤時電話響了,是我媽。老實說,還沒接起來就知道沒好事。這並不是對我媽有意見,讓我解釋一下。通常電話響要有好消息,除非你正在等某個好消息。例如你考了試等放榜,買了彩券請人幫你對,告了白等女方回覆等等。這種情況下,一通電話進來了,你有50%的機會得到好消息。但另一種情況是,你啥都沒做,坐在那邊電話響了,那你連一絲好消息的機會都沒有。這很合理,就像你沒買彩券怎麼可能中獎?也是有可能啦,不過對方應該會有大陸口音。

我這通電話,排除突發的好消息,因為我沒有在等什麼好消息;再排除閒聊,因為我媽很少打來純閒聊,明明在盤中問我魚放哪裡什麼的,不可能。東扣西扣後,剩下的,只有壞消息一途。

即使如此,電話還是得接。尤其我的鈴聲是塞爾蒂克主場觀眾的加油聲,我特地從Youtube抓來的。他會一直重複:"Let's go Celtics,碰碰碰碰碰!",每次一響我就得馬上接起來,不然實在太吵。我無權把交易室變成波士頓花園廣場,更何況季後賽已經結束,冠軍都飛了還在那邊Let's go,實在也提不起勁。總之,我媽說:「晚上要帶咕嚕去看病。」

咕嚕求醫記-圖.png  

 

mmadcit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8)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